特色的庇護所:

9. San Juan de Ortega(502KM)

這是一個山腳下的小村子,整個村裡只有一間教堂、一間庇護所、一間 bar。我所遇到的多數朝聖者會走到下個鎮找有廚房的住處,但這裡非常有特色所以我當時決定住一晚。

庇護所是由 1150 年興建的修道院改建而成,當時的村民 Juan 為了讓朝聖者在經過長途山路後有個可以安心休息的地方,在山腳下蓋了教堂、修道院,其追隨者也在此興建醫院。

庇護所雖然已是 800 年歷史的老建築,但是內裝頗為現代,洗澡是熱水,也提供 wifi,入住時可登記是否需要另外付費的晚餐。

晚餐很像學校自助餐,大家拿著盤子排隊等待庇護所志工添飯,同時在飯廳與朝聖者一起享用的感覺也非常難忘。

庇護所開放時間:3月至11月(也有網站寫只開放到10月)

San Juan de Ortega

 

10. Itero del Castillo 的San Nicolás(433KM)

這是間義大利修士設置的庇護所、由 13 世紀的教堂改建而成,據其他朝聖者的情報,此間庇護所特別之處在於保留了中古世紀的原始樣貌,不依靠電力仰賴自然光,生活一切從簡,晚上大家會一起吃燭光晚餐──因為庇護所沒有電燈!

現今法國之路上的庇護所九成九都已具備 21 世紀應有的基礎設施(包括 wifi),而這裡一年只開放三個月,如果能夠在此住上一晚,絕對會是特別難忘的經驗。

可惜因為當天要繼續趕路只能在外面看著住客,喜孜孜地從庇護所走出來,臉上帶著新鮮感,到現在都還有點後悔應該至少要進去聊聊天、參觀一下。

庇護所開放時間:6 月至 9 月,只有 12 個床位。

庇護所內部可看臉書地標上朝聖者分享的照片:https://goo.gl/3SzKns

Itero del Castillo 的San Nicolás

 

11. Villarmentero de Campos 的 Amanecer 庇護所,感受嬉皮氣氛的好地方(405KM)

Villarmentero de Campos 是個只有一條主街、一間教堂的小村子,老實說當初只是因為喝太多水想找地方上廁所,順便點杯咖啡坐一下誤打誤撞地走進 Albergue Amanecer,一進來發現這裡宛如桃花源!

這間庇護所兼 cafe 有很大的草地、很多吊床,各式的住宿(除了最一般的上下鋪、還有帳篷、小木屋、水管!)雞鵝小狗一大群在這裡遊蕩,背後播放著心靈音樂,在這裡就算發呆很長一段時間也很美好,是個可愛又神奇的地方。

回台灣後的三個月我在 IG 搜尋這間庇護所,看到朝聖者分享一張有趣的照片,因為這裡的鵝嚇到朝聖者,所以老闆Vilbert 正在罵他的鵝群,留下了可愛的畫面。

庇護所開放時間:4月至11月。

Villarmentero de Campos

 

12. Manjarin一人村莊(223KM)

Manjarin 在鐵十字架山頭不久後的小村莊,外頭立著許多醒目的牌子旗子,走過絕對不會錯過,此處由穿著騎士服裝的 Tomás 為朝聖者經營,提供短暫休息、或一晚的食宿。

Tomás 在 1986 年走過朝聖之路,當時附近住處很少、山上冬季很冷,便決定在山頭上提供一個地方讓朝聖者休息,喝碗熱湯熱咖啡(看到這裡有沒有覺得很像中世紀善人在做的事)

由於山上資源有限,所以這裡的庇護所非常簡陋,據說沒有沖水馬桶、更無法洗熱水澡,毛毯也不太乾淨,一切都非常原始。

儘管如此,Tomás 真心誠意地接納朝聖者,給予前來住宿的朝聖者神聖的入住敲鐘儀式、充滿溫暖的豐盛晚餐,朝聖者能在山上看夕陽度過寧靜(又有點詭異)的夜晚。

從外國論壇看起來,多數入住的人都已作好心理準備而來,所以能接受設備的不完善,這裡反而變成旅途上他們最難忘的地方,甚至是朝聖之旅最充滿魔力的一夜。

近年來 Tomás 的健康狀況不佳,冬天會回鎮上和家人一起住,但動完手術身體稍恢復以後仍然回到 Manjarin,想必他對朝聖者充滿著愛和關懷。

希望下次我回到法國之路時,也能拋下設備、物質的疑慮,感受這些簡單、古樸的美,學習朝聖路上真正的精神。

Manjarin

 

人生新體驗:

13. 水泡護理

朝聖剛開始多少會遇到起水泡的問題,起因大概可以分為走太多、走太久,或是鞋子不好。

我原先帶的登山鞋因為底不夠厚不利於走在碎石路上,每走完一天至少多長出一顆水泡,若沒有及時處理隔天水泡會再繼續長大。

而這次學習到的水泡護理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庇護所志工教我,用全新的針筒,把水泡裡面的液體快速抽出來,傷口擦上優碘、貼OK蹦保護,因為傷口很小通常隔天早上就可以癒合。

第二種就是大家最常用的把針消毒穿線,用針刺入水泡的兩端讓液體從線的兩段慢慢流出,再以OK蹦貼住傷口和固定住線頭。

因針筒較難取得、丟棄不方便,所以後來都還是使用針線居多。

水泡是朝聖者在前半段路上最常見的話題,分享彼此的藥品、交換處理經驗,幾乎是第一個禮拜每天在做的事情。

另外,若是夏季朝聖,可在走完當天路程、洗好澡後, 把腳泡在加入鹽和醋的冰水內,這是庇護所志工另外傳授讓腳放鬆舒緩的好方法。

水泡

 

14. 品嚐各地特色小吃

西班牙幅員廣大,每個地區的文化、美食都有不同的特色,除了朝聖路段尾聲的加利西亞地區以章魚出名,這次我還在當地人介紹下嘗試了產區在巴斯克地區的烈酒 Pacharán(原本點了咖啡,但老闆說最近 Pacharán 剛釀好問我要不要試試)。

朝聖初期若行經拉瓦拿時不妨問看看當地酒吧,Pacharán 的巴斯克語是 Patxaran,是一種淡粉紅色的烈酒,這種酒是用某種像李子的果實加上糖和香料蒸餾釀製,喝起來甜甜的、帶有八角味,在超市也可以買到玻璃瓶裝。

另外若是走到 Burgos,也可嘗試該省份的特產:血腸 Murcilla,這一塊塊黑色的食物是把米、豬血灌在腸子裡,西方人不太吃內臟和血,所以我也很好奇為何西班牙會有這道加入豬血的料理。

Murcilla 吃起來其實有點像台灣夜市的豬血糕,原料和做法也差不多,不過我們的豬血糕會加入花生粉、醬油、香菜,或是炸過後灑上椒鹽。

而 Murcilla 則帶點豬血的腥味,吃下去內餡容易散掉,同桌的德國友人只吃一口就面有難色放回桌上,但對我來說就很像是沒加調味料的豬血糕,或是變成黑色的灌糯米腸。

品嚐各地特色小吃

 

15. 印象深刻的下坡山路至Molinaseca(208KM)

法國之路上有起伏最大的山路不外乎第一天的 SJPP 翻越庇里牛斯山、萊昂省份的鐵十字架山以及加利西亞山區的 O Cebreiro。

而我第 21 天的路程便是從高度 1000m 的 El Ganso 爬升 500m 到上面介紹過的鐵十字架山、經過一人村莊 Manjarin,再沿路走 15 公里到高度 600m 山腳下的小鎮 Molinaseca,沿路風景可以看到遠方綿延的山脈和風車、山下的城市。

不過下山路這段不太好走,除了在山上繞來繞去消磨耐性外,地面也都是大塊的石頭,走一整天到這裡很容易軟腳,為了防下坡膝蓋受傷只能慢慢前進,當我走下山進城已經是傍晚 6 點半。

在中午過後路上無車無人,只剩朝聖者獨自在烈陽下面對堅硬的下坡、未知的路況和無止盡的路途,不免內心感到孤單、身體感受折磨,景色和心境都很像 Hape Kerkeling 在電影《我出去一下》後半段在朝聖路上大哭的場景。

走過後再度回想,或許這也是旅途中的淬煉,再痛苦的過程都將會成為難忘的回憶。傳說每一個朝聖者在朝聖之路上至少都會大哭一次,雖然我那時沒有大哭但已能體會那種頓悟、釋放的心情。

「實際的情況是,朝聖之旅會加速我們對世界感到幻滅的過程,雖說一般人都將朝聖看作是體驗思古幽情的途徑。我想只是要大概兩個鐘頭的時間,就足以讓人回到現實,擦亮眼睛看清一切:朝聖之路就只是一條路,如此而已。

途中有上坡、有下坡,會讓人失足,會讓人口渴,有清楚或模糊的標示,會與一般道路平行,也會深入山林之中,無論何種情況都有屬於它的好處,但同樣也有許多不便之處。

簡而言之,離開做夢與幻想之後,朝聖之路往往會以令人措手不及的真實姿態現身:一條艱辛的長征、一段平庸的人世風景、一段煎熬身心的考驗。

你必須挺得住這場戰役,才能再次洞見它的不凡之處。」

P37,《一個人的不朽遠行:聖雅各朝聖之路》Jean-Christophe Rufin 著

 

16. 雨中健行

朝聖之路一個月中,很難保證天天都是晴天,尤其是山中天氣多變,不難遇到下雨。

如果是輕微小雨還好,畢竟天氣涼爽有助於走路。但我在最後走進加利西亞山區的 O Cebreiro 那天,天空傾盡全力地下起大雨,就算穿著防水外套、Goretex 登山鞋仍然無法倖免、全身被淋溼在山上冷到不停發抖的窘境。

這條路段經過山頂以後會開始在山區上上下下,最後下山抵達高度差 600m 的 Triacastela。

出發前帶的登山大雨衣和刷毛厚外套因為行李太重,在路途前段就已被我率先寄去聖地牙哥,走不到半小時已溼透的我想到這件事,才驚覺如果連背包都溼透今晚就沒有乾爽的睡衣和睡袋了。

匆匆在山頂商店買了 10 歐的背包雨衣,結帳完才想起這根本是朝聖者套餐的價錢。在最有挑戰的路段上遇到大雨,走路走到分不清臉上是雨水或淚水是我當下心中的一大不幸。

一路上走走停停,一有商店就進去買熱湯熱茶,和其他朝聖者一起躲雨、烤火爐取暖是我那天唯一的回憶(但是累到沒拍任何照片),在抵達庇護所抱著暖和又軟綿綿的烘過衣物,又幸福地想流淚。

我到現在都無法忘記睡在我下鋪的澳洲奶奶抱著衣服說「these are so warm」的可愛表情, 仿佛這世上已經沒有其他更讓人感到幸福滿足的事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更能體會到,朝聖者需要的其實不多,日常生活的基本標準就已經超過朝聖生活的高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