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的 9 月,我完成了西班牙 Santiago de Compostela 的朝聖之旅,朝聖的路線是目前最受歡迎、設施和資訊最充足的法國之路 Camino France。

從法國邊境小鎮 Saint Jean Pied de Port 出發,跨越庇里牛斯山到西班牙境內,再一路向西前進,沿途經 Pamplona、Logroño、Burgos、León 等大城市,全程大約760公里。

現今的朝聖者多用步行、騎自行車方式前往聖地牙哥古城,中古世紀的朝聖者除了步行外,也會使用騎馬、驢子等作為交通工具。

本篇文章要來介紹我心目中印象最深刻的回憶,有些只有一面之緣,走過路過卻必須錯過的地方讓我至今都還有些遺憾,或許會是我下次再度踏上法國之路的原因。

已經走過法國之路的朋友,什麼是令你最念念不忘的呢?而還沒走過但計劃去走的朋友,希望這篇文章能給您一些參考,不要錯過某些小地方,也預祝您在朝聖之路上創造出自己的回憶,滿載而歸!

 

PS. 括號內數字為距離聖地牙哥的公里數,實際數字版本眾多僅供參考。若無數字可能是泛指某一地區,或不限範圍。庇護所營運月份以官方指南提供資訊為主,如有變更歡迎通知 @旅途三小事 更改!

1. 庇里牛斯山風光(775KM)

從 Saint Jean Pied de Port出發後,法國之路第一天就是一個挑戰,主要是高度落差會從 200m 到 1400m,而通常在山裡氣候也較多變,下雨可能影響視線容易迷路。

因此出發前,朝聖者辦公室的志工會發地圖上面標示著幾個需要特別注意的路標,按照這個走準沒問題。

我出發時天氣非常好,能看到雲海,多數時間在森林中漫步,爬完陡坡雖然非常累,但沿途景色宜人、加上身處在以往只從地理課聽過的「庇里牛斯山」、還有第一天剛出發時處於體力最好的階段,因此走這段路時心情非常愉悅。

庇里牛斯山風光

 

2. 寬恕之峰 Alto de Perdón(683KM)

寬恕之峰位於距離鬥牛城 Pamplona 的 10 公里後,這段路對我而言可說是體現 Navarra 地區高低起伏、極多破碎石頭,給我震撼教育的一段路程。

其實路本身並不困難,但當時我穿著一雙不夠好的登山鞋、每天都為著水泡所苦,爬山路的每一步都舉步維艱。

儘管辛苦但風景絕對值得,沿著這條路能看見巨大風車的轉動,到達高處可看到寬恕之峰著名的朝聖者群像,顯示由古至今朝聖者的樣貌,並欣賞山腳下的田園風光。

寬恕之峰 Alto de Perdón

 

3. 皇后橋鎮 Puente la Reina(672KM)

這個鎮上有座美麗的古橋,中世紀時這個城鎮就已是從庇里牛斯山北面而來三個朝聖路線的匯集地,現今則是 Camino France 和 Camino Aragonés 的相會之處。

而這座羅馬式大橋的建造就是 11 世紀時的皇后,因得知朝聖者們常為了過河而遭到船夫趁機敲詐斂財,為了廣大朝聖者所建立的橋,因此得名。

這座城鎮保留了中古世紀美麗的樣貌,而前一晚的庇護所志工有提過在 Camino Aragonés 距離皇后橋鎮的前 5 公里左右有個值得參觀的教堂叫做 Iglesia de Santa María de Eunate,我因為走得很累來不及在午休前抵達便放棄了。

皇后橋鎮 Puente la Reina

 

4. 星星鎮 Estella(648KM)

朝聖者所經過的路是一條狹長的主街,而公立庇護所就在這條主街上,沿著小鎮旁的埃加河(Rio Ega)漫步時可看到河邊休息、戲水的人,據傳中世紀時有人從遠方看見大量星星墜落,翻山越嶺抵達後發現這裡有一尊聖母像覺得是神蹟,因此取名叫做星星鎮。

星星鎮 Estella

 

5. 酒泉Fuente del Vino (645KM)

法國之路上最先經過 Navarra 地區、La Rioja 地區盛產紅酒,沿途可以看見很多葡萄園,商店內的紅酒價錢也都非常便宜。

從星星鎮出發的 3 公里路程後就可看見 Bodegas Irache 的酒泉,噴泉開關打開居然是紅酒?聽起來很像是神蹟。

其實這裡有一項傳統,從 11 世紀開始經過這裡的朝聖者都會被贈與紅酒和麵包,後來由當地的 Bodegas Irache 的酒廠繼承了這項傳統,在修道院附近的空地設置酒泉提供給朝聖者。

也因為這個景點非常有名,我遇到許多朝聖者都會準備好小杯子、法國麵包、起司帶來配紅酒享受,小酌一番再上路。雖然,噴泉下的紅酒品質並不如瓶裝販售或是餐廳提供的濃醇香,但是誰在意呢?

還是一飲而盡,喝到微醺以後再上路吧!我喝完以後也暫時忘記背包重量、腳上水泡,走得比平常有力、快速,甚至還走過頭迷路,看來出發前喝紅酒,比喝紅牛還厲害!

酒泉Fuente del Vino

 

6. 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548KM)

此城鎮以一位終生奉獻於朝聖之路的修士為名。

在中世紀,由於朝聖、宗教之旅越來越發達,因此帶動了鋪路、橋梁、醫院、庇護所的建設需求,Domingo 因致力於協助朝聖者順利通過此城前往聖地牙哥,也在死後被封為聖人。

今日的 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是一個生活機能非常方便的城市,郵局營業到下午 2 點半(前面多數小鎮的郵局都營業至中午而已),讓我能在這裡順利地把背包裡多餘的東西打包好寄到聖地牙哥。

鎮上有兩家運動用品店,我也在此替換掉我的舊鞋,買了一雙更耐走的登山鞋重新出發。

而這裡的教堂、城鎮圖案都有兩隻雞,相傳有個德國朝聖者家庭的兒子在此冤死,其父母在走完朝聖之路後回到這裡發現兒子還活著,便向正在吃晚餐的市長申冤反應。

市長不屑地說:「你兒子如果還活著,那我現在吃的雞也能活了。」

話一講完,雞突然開始叫了!於是這被視為神跡的故事便流傳至今,據說教堂裡面兩隻雞的其中一隻,就是那隻復活雞的後代。教堂內不能拍照,我當時忙著買鞋子錯過參觀教堂的時間,真是一大遺憾。

 

7. Hospital de Órbigo(269KM):

城市前的入口處有一座壯觀、興建於十三世紀的羅馬式大橋,橋下總共有 19 個拱門且至今保存良好,此座橋幫助了從萊昂前往聖地牙哥的大量朝聖者,也有騎士團在此興建醫院,爾後形成聚落。

原本橋下水量很大的 Órbigo 河在上游興建 Barrios de Luna 水庫後,現在已變成一塊草原。

橋下有一塊告示牌講解歷史以及現代慶典活動的照片,想著跟中世紀的朝聖者走著一樣的橋梁經過城鎮到聖地牙哥,內心總是覺得感動。

Hospital de Órbigo

 

8. 鐵十字架山 Cruz de Hierro (225KM):

鐵十字架是法國之路上進入後段、走了三個禮拜後才會抵達的景點,此地位於 1500m 的山上,是過了大城 Leon 後坡度較具挑戰的路段,也可以算是邁入另外一個階段的指標。

在電影 The Way 裡,朝聖者從故鄉出發時會帶著一顆石頭在身上,在這裡放下石頭代表放下過去心中的執念,並且歡喜迎向進入聖地牙哥的最後一段路程。

我認為在這過去的幾週、幾百公里中,朝聖者透過自我檢視、認識自己、不斷與內心對話中,對心靈多少會產生新的衝擊,不管是愉悅的、沮喪的、外在的、內在的……朝聖者本身走到這裡已經出現了或多或少的改變。

我曾經以為走完這條路可以為人生的煩惱尋求某些解答,後來發現負責回答那些答案並不是上帝或是耶穌門徒聖雅各的責任。

十字架山像是在告訴我,有時候我們把想要追求的事物想得太過龐大、理想化,後來發現超出自己能力無法負荷感到焦慮痛苦,不要去苦惱那些你無法掌控的事,專注在自己心之所向即可。

我內心實質的變化是,漸漸淡化了物質上的需求(然而回到都市後還是無可避免),感謝每天付出的勞累都能得到回報,例如得到一杯水的滿足、安穩的睡一覺、好好享受一頓晚餐,品嚐食物的鮮甜原味,或許都是這趟旅程最充實的意義。

鐵十字架山 Cruz de Hier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