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被關在單人牢房的九天,完全改變我的人生哲學,我知道我已經回不去原來的我了……」

Arash 一邊說著他的經歷,一邊不自覺的蜷曲起身軀,彷彿當時的夢魘還在。

2009 年,伊朗人因對當時總統選票的質疑,在德黑蘭引爆一連串的街頭抗議 (Iranian Green Movement),許多人因此遭到盤查或逮捕,而 Arash 便是其中之一。

他後來因罪證不足被釋放,但重見天日的他和從前那個關心社會正義的他判若兩人,曾經被他當成信仰的「人皆生而平等」從此崩毀。

在現實生活中他是走出牢籠了,但他的心仍被關在那個黑暗角落煎熬掙扎。

好不容易他重新找到努力的方向,成為一個自己翻譯書籍的獨立出版商,翻譯著他覺得在伊朗需要的相關知識,例如關於女性經期的照護(他說他是第一個在伊朗出這類書的出版商),和如何健康的跑步之類的。

當然這些書都必須被政府機關審慎過才能出版。有些提及性器官的字眼,即便是為了醫學常識也會遭到刪除,更不用說那些不被允許的禁書了,他只能偷偷摸摸地用假名來出版。

我問他,既然出版禁書有風險,那他為何還要冒這個險,不怕再被抓去關嗎?

他只淡然地說讓大家看見不同的價值觀,這是他為現下的伊朗努力的方式。他的語調沒有熱情沒有澎湃激昂,卻是我聽過最熱血的對高壓威權的反抗宣言。

臨走前我請他送我一句話,他想了一會兒便在我的本子上寫下:

保持內心平靜是一門藝術,幫助別人內心平靜是一門更高深的藝術。

相信他也正在這門藝術的領域中摸索。

Arash 翻譯的書籍們
Arash 翻譯的書籍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