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 10 月,離開了台灣,搭上飛往澳洲的班機,下定決心開始打工游牧的生活。

 

2014 年 10 月,離開了澳洲,懷著興奮的好奇心,邁出環遊世界之旅的第一步。

環遊世界 1460 天,從來沒想過會出現在我的人生裡。原本只是想在紐西蘭打工度假,豈知餅愈畫愈大,計畫竟成了走遍天下。經過再三考慮,決定放棄紐西蘭,先行前往澳洲賺取旅費。

想想小時候的夢想,或許是因為家庭的影響,想當名公務員、也想過當位科學家、亦或是發明家,但隨著年紀增長,夢想漸漸地模糊了起來,開始懷疑……這真的是我要的未來嗎?

難不成真的要踏入社會給予的人生模組「出生→讀書→工作→結婚→生子→衰老死亡」?曾經對這些想法深信不疑的我……猶豫了。

大三的時候,姊姊做出特別的決定,背起背包前往紐西蘭打工度假長達一年,對當時的我來說,這出走是相當特別的啟發。家裡從來沒有人離開那麼久,頂多父母出差個幾天,自己在外地讀書,一個多月至少也會返家一次,但姊姊這一去,就是十個月……或許此時,在我心底深處,已種下了種子。

畢業典禮前,不知哪來的念頭,想去環島一週,本來打算約室友一道同行,但他已經另外有約,我決定自己一個人。

從台北開始獨自騎車,順時鐘環島八天,第一次獨遊、第一次環島、第一次住青年旅舍、第一次與陌生人同房、第一次長時間與自己獨處,初嘗獨遊的滋味,不僅不覺得孤獨,反而覺得新鮮、有趣與飽滿,這飽滿是前所未有的。

透過與自己的對話,第一次感受到心靈如此的富足,有如一劑強心針,內心的那些不完整,似乎找回些許碎片,缺口被填補起來,一旦體驗過這感覺,就成了戒不掉的癮頭,此時此刻,種子開始萌芽。

畢業之後,等待服兵役的時間相當漫長,因為對未來的日子,尚未有藍圖和雛型,沒特別去規劃,好聽點說是空窗期,難聽點說是頹廢。

看著日子一天一天地流逝,卻整天無所事事,母親都看在眼裡,覺得我似乎可以去做做其他事情,便提議要不要一個人去日本旅行?

這想法來得很突然,卻很是時候,可以給平淡無趣的等待時間來些衝擊與驚喜,隨即馬上訂了隔週的機票,開始專心研究路線和功課,並且安排所有住宿和交通方式,背起背包飛向廣島。

雖然不是第一次去日本,但卻是第一次一個人出國,有如前往未知的領域一般,可是我感到的不是恐懼,而是興奮,現在回頭仔細想想,這或許就是讓我流浪的種子成長茁壯的一趟旅行。

澳洲打工度假簽證結束,我如釋重負,背上那沉重卻滿載期待的背包,先是從大洋洲 > 東南亞 > 俄羅斯 > 歐洲 > 中東 > 東非 > 二訪歐洲 > 拉丁美洲,一路走向世界盡頭。

從準備、出發、至結束,總共花 1460 天,繞了地球一圈,四年來一步一腳印深深地烙印在我心底,那些流過的血、溢出的淚、痛過的傷、真心誠意的對待和朋友、甚至陌生人的微笑……

朋友曾經說過:「死藤水儀式將會某種程度地改變你!」

雖然已經喝過難喝得要命的死藤水,我還是不確定大地之母是否改變了我。但有一件事我很確定,旅程中所遇到的人事物,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對生命的態度,若是生命中有一種絕對,我想,那就是這場無怨無悔的流浪吧!

 

更多環遊世界的熱血故事:

一封寄給三十三歲勇敢台灣女孩的信,她花了十三個月騎單車橫跨歐亞大陸

最自由的人:環遊世界七年的台灣小伙子──林文翔

【單車環遊世界七年的瑞士家庭 01】就算懷孕、生小孩了還是不停向前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