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會找這部片子來看,單純是因為喜歡 Juliet Roberts,對於以笑容征服世界的女性(而不是純顏值),我總是多幾分崇拜,更不要提那雙又長又直的腿了。

接著就是,電影裡提到的三個國家:羅馬、印度、印尼,我深有所感,雖然已經抱著看好萊塢愛情片就是注定被灑滿臉狗血的下場,卻意外地,十年過去了,隨著人生的經歷,偶爾會想到電影中的對白,再回想這三個自己旅居/數度拜訪過的地方,都能獲得無數的力量。

開始之前,可能需要簡介一下我的時間線,

2006 年是第一回上孟買(印度)工作

2007 年離開印度,完全沒有再回到印度的打算,本想直接去義大利求學,但是礙於存款不夠厚,變成去自助旅行一個月,當作勘察(其實是自我放風)。

2008 年初,回到孟買,投入第二份工作。

2009 年初,開始覺得人生陷入爬也爬不出來的谷底,開始思考自己願意放棄「夢想」多久,進而開始埋頭找資料,10 月,拖著兩個行李箱,抵達米蘭,開始學語言,找房子。

2015 年,第一次拜訪峇里島(Bali),自此愛上這個島嶼,甚至想過買套房子,考慮定居。

 

My Eat – 混亂中的頓悟,唯有過去的我,能帶我邁進未來

Maybe my life hasn’t been so chaotic. It’s just the world that is and the only real trap is getting attached to any of it. Ruin is a gift. Ruin is the road to transformation.」– Quote from the Movie

電影中的女主角,為了追尋讓她能再次在生活中發出讚嘆的事物,選擇了羅馬;而我,是為了全面放空人生,To take a break from myself。

這十年之間,重遊羅馬至少三回,卻沒有寫過一篇文章,自覺沒有可以找出對這個城市正確的描述的語文能力,而羅馬,值得一個語言中,最完美高尚的詞彙。

該怎麼描述這個城市的宏偉?居以義大利首都和第一大城之位,它的地下交通(Metro 地鐵,也就是台灣所說的捷運)遠遠不如米蘭(第二大城),每次去羅馬,光是想要怎麼找公車站牌就讓人很頭痛,政府說要擴展地鐵,也是已經至少十年的事了。

但是,因為每次施工挖地一會兒,就會挖到古蹟,又得停工很久,所以,大體而言,就是一直呈現毫無進展的狀態;這個城市古蹟的密集度,就是這麼驚人,而我,也只能在每回找不到大眾交通工具的時候,大暴走,不到斷腿不罷休。

2007 年,年輕氣盛的我,旅遊的方式還是相當積極地蒐集景點,會每天排好大致行程,一一攻破。

羅馬,是我抵義的第一個城市,第三天開始馬上敗下陣來,因為,真的是每走幾步,就是一個看起來像是古蹟的地方,我對著地圖找名字,找得頭昏眼花,感覺自己不是在看景點,全是在看地圖,後來幾天,就是抓個大方向,隨性拍照轉悠。

最能代表羅馬的,肯定是競技場(Coloseo),羅馬時期,它是政府控制人民思想的工具,現代,留下的宏偉建築,但是平民的吶喊聲、奴隸飛灑的血液,只能留給遊客想像,置身其中,有一種錯過一個偉大時代的恍惚。

就算把整個畫面塞滿了,也無法表現出站在牆下,恨不得自己能仰頭更多,將整個建築收入眼底的震撼,或許說,當年人們是多麼幸運,過於簡化事實,也過於天真,畢竟,無人想再生活在奴役的時代,但是卻無法甩開錯過一個大時代的微微惆悵。

羅馬競技場coloseo

羅馬競技場coloseo

 

競技場長年處於維修狀態,義大利很多古蹟政府已經無力維護,都是私人企業贊助維護的;一方宏偉,一方殘桓,我心中總是會有一個大巨人的畫面,扛在他肩上的,是兩千五百年的歷史。

羅馬競技場coloseo

羅馬競技場coloseo

 

競技場內部,已經很難明確指出到底當年統治者的位置、民眾的位置、奴隸的入口、競技廝殺的範圍到底在哪裡了,電影電視中那人滿為患的畫面,真的就在這麼一個以圓形的範圍中發生嗎?

夜間的競技場
夜間的競技場

凱旋門

 

從競技場遠眺康士坦丁凱旋門 (Arco di Constantino),真的是每走兩步就是古蹟,康士坦丁大帝的豐功偉業,我不是歷史專家,就不贅述了,但是這個名字,國中有好好唸書的孩子應該是不會忘記的。

凱旋門正面

 

凱旋門正面,它是羅馬時代修建過最大的凱旋門,征戰的血腥、統治者的勃勃野心,已經塵歸塵、土歸土,後人能做的,只剩下仰望,而歷史,總是戰勝者和意識形態家的。

競技場外的現代格鬥士Gladiator

 

競技場外的現代格鬥士(Gladiator),可以付點錢與他們合照,後面還有當時議會的官員裝扮,我不是特別喜歡,過去的血與汗,就該留在後人的想像中。

離開競技場,步行不到十分鐘,就是 Roman Forum (Foro Romano)和Palatine Hill (Palatino)的入口,

2007 年時,隱約記得沒有排到什麼隊就進去了,2015 年重遊故地,在將近40度的氣溫下,這隊伍,讓人絕望,這個位置,至少要一個小時才能接近入口,慶幸自己早已遊過,大搖大擺地穿過隊伍,只去不用門票的公園部分散了一下步。

從競技場遠望,人山人海
從競技場遠望,人山人海

 

閱讀了一些資料,羅馬的豐富歷史,搞得這麼一小塊地方,似乎每一根柱子,都有幾百個故事,女子不才,再度有那麼一點頭昏眼花, Foro Romano ,似乎可以翻譯成羅馬廣場,在那些很遙遠的時代,其實被稱作 Forum 的地方,就是整個城區生活聚集地,市集、聚會、政治演說、政策公佈,都在這一個地方。

每次看電影,都有一種「哇,那時候的國家好大」,但是又回想起旅遊所見所聞,「其實就是與當今整個城市相比,就這麼一小塊地方」。

如過還是很抽象,沒關係,想像 Game of Thrones 裡的 King’s Landing ,其實也不就是整個王國那麼一個小小的地方,卻是整個世界的心臟,城牆之外,其實就是一片荒野。 Palatine Hill 就坐落在 Roman Forum 中心高 40 公尺的山丘上,現今,踅行其中,彷彿置身現代城市中的古老花園。

這塊地方,是古羅馬最早的發跡之地,一切的歷史,不管是影集「羅馬的榮耀(Rome)」、「斯巴達克斯(Spartacus)」、電影「神鬼戰士(Gladiator)」都是從這裡出發。

有些遺蹟已經拼湊不齊

 

有些遺蹟已經拼湊不齊,只能將殘桓斷壁排開,以示曾經存在的證據,不過有些時候這些零碎的部份,躺在這裡,是等著考古學家,找出它們所屬的地方,拼湊回去。

有些屹立不搖相當完好

 

有些部份,卻又像見證歷史的眼睛,數千年間,屹立不搖,相當完好。

有些地方,已經分不清這部份的建築在當年扮演的是什麼角色,是城牆的一部份嗎?是城橋的一部份嗎?以現今的角度,相對高度讓人困惑,除了抬頭靜靜觀望,我無從有任何想法,畢竟,比起這一磚一瓦的年歲,我還是太年輕。

 

此處是否像希臘神廟般,曾經是有頂的建築,是議會的場所嗎?是市集聚集地嗎?是當年的酒肆之所嗎?到了現今都變成壯麗,醉漢的喧鬧,只留在時間裡?

 

走到花園的部份,也頂著大辣辣的太陽好幾個小時了,找個樹蔭,拿出準備好的三明治午餐,回到今世,單純享受陽光。

這個民主文明開端的地方,Brutus 那句我愛凱撒,但我更愛羅馬(Not that I loved Caeser less but I loved Rome more),我心想,凱撒就是在這個地方被刺殺的嗎?雖然當時為了爭權奪利,如今,誰能不愛羅馬呢?

這些「廢墟」和「現代」毫無衝突感交錯著,很多富有歷史的城市,常常會有舊城和新城之分,在羅馬,「現在」烘托著歷史,畢竟,在這個商業至上的世界,為歷史和人類的文明足跡騰出足夠的空間並不容易。

 

Piazza Navona,另外一個我很喜歡羅馬的地方是,它的每一個廣場似乎都有自己的歷史和故事,同時,熱鬧的餐館四周林立,街頭藝人和畫家各據一方,一瞬間所有的時間線都交錯在一起。

 

在隨意的一個轉角處,在這個滾滾脈動的城市裡,巧遇一方靜謐。

Life could be chaotic just as in Rome where one cannot tear apart the past and the present. The only trap is having the illusion that one could leave the past and move ahead without any history attached. Choas is a gift.

Chaos is to remind me both the great and the weak of self and only by embracing both, it could transform into the strength to top myself.

(人生或許就是混亂的,就像如果將歷史與現今拆分之後,羅馬將不再是羅馬;唯一的陷阱是自己錯以為可以不帶任何過去踏入未來;混亂是好的,混亂不斷地提醒我,只有同時面對承認我的一切成就和我的一切失敗,才能找到超越自己的力量。)

 

時尚教主的十年試煉:
之一:My Eat──義大利羅馬,到處都是古蹟的永恆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