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亦達傳了訊息過來。

「嘿,修修,你明天有什麼計畫嗎?」

「明天啊?想去吐魯番博物館看看,你呢?」

「我啊,沒啥安排啊,不如我跟你去吧。」

「好啊,那也是早上九點同一個地點見?」

「OK!明天見!」

隔天早上,我看他一個人過來。

「早啊,小石呢?」

「我把她打發走了。」

「打發走?發生什麼事啊?」

「哎呀,她巨煩,其實之前在大理認識的時候,她就一直要跟著我,我不讓她跟,她就鬧。」

「哦?你們是前一陣子才認識的啊?」

「是啊,後來好不容易擺脫她,結果她又跟上來,昨天還說要跟我睡同一間房……」

「什麼!?你們昨天同房睡啊?」

「對啊,她說可以分攤房費嘛,我想也好,省點錢。沒想到昨晚她忽然把衣服脫掉,作勢撲上來……」

「哇靠!這麼主動!」我心裡 OS:人帥真好……

「我就生氣啦,叫她把衣服穿好,就把她趕走了,唉,別說了……」他甩了甩手。

我仔細看看亦達,帥氣的臉加上高挑的身材,玩世不恭的神情和一點痞痞的不太理人的態度,手上又拿了台厲害的相機,少女殺手的條件幾乎都具備了啊!他出來走跳的這段時間,想必拒絕了不少主動撲上來的少女,傷害了不少無知的少女心,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吐魯番博物館是新疆第二大博物館,館藏相當豐富,但是我對那些破銅爛鐵沒啥興趣,這裡最有名的就是陳列了十幾具兩千年歷史的乾屍!這裡因為高溫乾燥,屍體下葬之後一下就乾掉,再加上高溫,連細菌都無法生存,所以竟然能保持千年不腐爛。

仔細一看,很多屍體的毛髮、皮膚紋路都還清晰可見,還有一具屍體更是詭異,連肌肉都還在,就只是「乾」掉而已,看久了真的會毛毛的。

吐魯番乾屍,放一張就好以免嚇到大家
吐魯番乾屍,放一張就好以免嚇到大家

吐魯番該看的都看得差不多,我也該繼續出發了。亦達要直接坐車去喀什,然後去紅其拉甫口岸看看,我正好也要騎到烏魯木齊之後,飛去喀什玩個幾天。於是我們互相擁抱道別,約定一個禮拜後喀什再見。

喀什是中國最西邊的城市,雖然還在中國,但是看到的臉孔絕大部分都是維吾爾族。剛到這裡,馬上會感覺到一股不協調感:破損的磚房配上現代的摩天輪和信號塔; 公車上每個人都講維語,電視播出來的卻是字正腔圓的北京話。

這裡是中國政府設立的第一個內陸經濟特區,中巴經濟走廊的樞紐,一帶一路的要衝,但路上卻到處顯露出緊張的氣氛,武警、裝甲車到處都是,連進超市都要安檢。

我住在艾提尕爾清真寺旁邊的青旅,每天早上都可以聽見晨禱的廣播聲,亦達從紅其拉甫口岸回來後,住的是老城區的另一間青旅,我們約了一起去逛逛巴扎(市場)和週末的活牲畜市集。

喀什

喀什摩天輪

喀什

亦達背影

朝拜中的穆斯林

喀什

這幾天冷得很,我的耳朵凍得發疼,看著街上的男性鄉民,幾乎九成都戴著形狀不一的毛帽,有尖的,有圓的,有方的,但不管什麼形狀,都能把耳朵蓋住,女性鄉民則是一律包上頭巾。和亦達約在清真寺前,看他遠遠走過來,喝!好小子,怎麼你頭上也有一頂?

「這頂是我爸的,裡面可是真的羊毛啊,特別暖,一頂好像要七八百塊。」

「哇靠這麼貴,我們去巴扎看看有沒有便宜一點的好了,我的耳朵快凍掉了。」

坐公車到了巴扎,才知道這裡真不是普通的大,分了好幾區,每區都賣同類的東西。我走到帽子區,才問了幾家,頭都暈了,這價格也差太多了吧!我又分不出哪個是好的哪個是劣質品,最後乾脆在一個路邊攤,從 50 人民幣殺成 25 買了一頂,戴上去的那一刻,哇~不管它的質料是什麼,都完美地完成任務──我的耳朵好暖和啊!

達成任務後,時間也不早了,我們慢慢走回清真寺,想在對面的夜市找點東西吃。我喜孜孜地戴著新帽子四處晃,漸漸地發現一件事,怎麼常常會有路人衝著我笑?而且大部分都是女生!有回眸一笑,有抿嘴一笑,更多的是噗哧一笑。

有次我實在忍不住,抓住一個路人指著自己的臉問說:「真的很好笑嗎?」沒想到她笑得更厲害,一邊搖頭一邊逃離現場。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如果你想把妹的話,只要能逗她笑出來,大概就贏一半了。沒想到我這癟腳的鬍子加上山寨毛帽,在當地竟然變成無敵的把妹利器,我連話都沒講對方就笑了,而且是地圖武器啊!

喀什巴扎

喀什街景

喀什小孩

我最愛的饢

喀什小朋友

我和亦達約了週末去看喀什的牲畜市場,聽說是來喀什必看的地方。

坐公車到了市場附近的十字路口,不用問就知道怎麼走,就跟著人群走就對了,有的人手上牽著羊,也有一整車的,大家都往市集前進。我們到的時候,市集裡已經滿滿的都是人和牲畜了,有夠熱鬧,有牛、有駱駝、有驢子、還有馬,牠們都是歸類在不同區域的,其中數量最多的就是羊了,牠們大多被綁成一串,用「待宰的羔羊」來形容,實在最恰當不過了。

很多鄉民已經湊在一起比手畫腳,想必是著名的「袖子交易」。這裡的買賣數字和討價還價不是明講的,而是在袖子裡面比劃一番得出共識,如果雙方都同意價錢,握個手,交易就成啦!

其他鄉民也沒閒著,有的要把牛從車上拖下來,拖得臉紅脖子粗,那牛就是不動,有的忙著把駱駝的嘴巴扳開,看牠有沒有蛀牙(?)。到了後面一區較空曠的地方,是試馬區,買家在交易之前會上馬去跑個幾趟,看看馬兒的狀況好不好,有的還會拖著馬車。我們看得興致昂然,快門按不停。

牲畜市場

講價中
講價中
兩人還是拉不動一頭牛
兩人還是拉不動一頭牛
呆頭羊
呆頭羊
看起來很囂張的駱駝
看起來很囂張的駱駝
一臉囂張的駱駝
一臉囂張的駱駝
檢查駱駝嘴巴
檢查駱駝嘴巴
幫忙的小孩
幫忙的小孩

試馬

俊男配駿馬

換底片中
換底片中
亦達說想要買下這頭驢
亦達說想要買下這頭驢

 

逛了一會兒,有點餓了,有人的地方當然就有攤販,市集的周圍有一排賣吃的,我們叫了碗羊肉湯,要了個餅,吃了起來。我先喝一口湯,哇,這也太新鮮了吧!突然瞥見旁邊地上有顆黑黑的東西,嚇!是顆羊頭!我知道為什麼這麼新鮮好吃了,因為都是現殺的啊!我把頭別過去,繼續把碗裡的羊膝啃個乾淨。

回程我們一樣走到那個十字路口等公車,已經有一堆鄉民在那邊等了。其中一位老爺爺看著我,又笑了出來,我看了也覺得有趣,問他是哪裡好笑,他不會講普通話,就是一個勁兒地笑。亦達說:「乾脆我幫你們拍一張好了。」「哦,好啊!」我對那老爺爺做了個拍照的手勢,再指指我們兩個,問他能不能和我合照一張,他笑著點頭,於是留下了這張照片。

我和老爺爺

 

回去的車上,我問亦達還要再待幾天。

「可能再兩三天吧,錢也快要花完了,該回去了。你呢?」

「我也是,定的是後天的飛機。對了!有件事情我一定要做,我想在清真寺前面賣唱!」

「臥槽,你還真的要賣唱啊?什麼時候,我去幫你拍照。」

「就明天下午好了,不過我好久沒練習了,吉他根本都沒有拿出來過啊,哈哈哈。」

「你少來了啦,經歷過那麼多場面,還會怕嗎?」

「還是得練習啦,要不然彈不好大家不會丟錢啊!不然等等我拿吉他到廣場前面練習一下好了,練完我們一起去吃飯?」

「好啊,那我先回去放個東西,等等見!」

回旅舍把吉他拿出來,和弦一刷,天啊,音全部跑掉了,調好音之後,彈了幾下,又發現指甲太長,剪完指甲,發現手指太僵硬了,所以爬了一下格子暖暖手指。練到一半,我想,待在這裡無聊死了,去清真寺廣場練吧。

星期天下午的廣場上熙來攘往,還有讓小朋友坐上繞圈的駱駝,相當熱鬧。我找了個花台坐下來,把吉他拿出來,袋子隨便往前一丟,就自顧自地邊四處張望邊爬起格子,爬著爬著,有兩個小女孩本來在遠處往我這裡瞧,後來就直接在我前面坐下來了!

我想,糟了,有聽眾了,雖然今天我只是來練習的,但也不能太混啊。於是我彈起了張雨生的<我呼吸,我感覺,我存在>:

「我呼吸,我感覺,我存在; 我歡喜,我悲哀,我有情有愛~」

「命運在我面前橫擺,理想迴盪在我胸懷……」

咦,今天嗓子的狀況還不錯喔,可能是這幾天吃好睡飽,休息夠了的關係。於是我越唱越起勁,這首歌最後張雨生用嘴巴把吉他的 solo「唱」出來,我也瑕不掩瑜地完成了這趴。唱完之後,兩個小女孩很用力地幫我鼓掌,我那時候決定,只要有這兩個觀眾,我就一定要盡力唱!

於是下一首唱的是中國歌手許巍的<藍蓮花>,這首歌我是在中國好聲音聽到的,歌詞很簡單,旋律也很質樸,我蠻喜歡的,就練了起來,原本的歌詞是第二人稱,我唱的時候都改成第一人稱的「我」,唱起來比較有感覺,因為歌詞就是我的心情寫照: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我對自由的嚮往,天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無牽掛~」
穿過幽暗的歲月,也曾感到彷徨,當你低頭地瞬間,才發覺腳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地世界,如此的清澈高遠,盛開著永不凋零,藍蓮花~」

飆上最後的高音後,廣場上似乎大家都知道這裡有人在唱歌了,有些就圍了過來,我見狀心想,不管了,今天就當做正式上場吧,還練什麼呢?於是我把我的布條拿出來擺在地上,裡面丟了幾張小鈔,準備繼續唱下去。這時候亦達來了。

「喝,已經這麼多人啦?」

「對啊,今天就算正式上場了吧!啊對,相機給你,幫我拍些照。」

我下一首唱的是 Coldplay 的<Yellow>,這首歌需要調弦,我就趁機跟觀眾喇勒一下,說我在騎腳踏車環遊世界,在這裡賺點旅費,請大家多多支持。然後我唱著:

「Look at the star, 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and everything you do, yeah they were all yellow……」

「Your skin, oh yeah your skin and bones, turn into something beautiful, you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so, you know I love you so!」

我今天的狀況真的好極了,真假音的轉換順暢,氣又足,一首唱完馬上又唱下一首,一連唱了快十首,在附近巡邏的警察才來把我趕走,說這裡不能賣唱。沒關係,我順利達成任務啦!賺了大概二十多塊人民幣,等一下晚餐有著落了!

我最初的聽眾
我最初的聽眾

我呼吸我感覺我存在

賣唱背影

留著鬍子的街頭藝人

 

我們去夜市,先是點了個我們每天經過都會買的炸甜甜棒(不是圈),然後找了個羊肉料理的攤子,挑了好幾個不知道是什麼部位的羊肉,坐下來大快朵頤,然後聊著彼此各自的計畫,他說他回去會把書念完,然後繼續把攝影工作室經營下去,我呢,當然就是能走多遠算多遠吧。

回台灣後,我看到他在微信發了則文章,裡面放了他幫我拍的很多照片,他說:「修修,你真是我這一路上遇到最好的小夥伴,雖然你的鬍子可笑極了。等我去台灣找你!」

我想到他在吐魯番幫我拍的一張照片,他說他在做一個計畫,他想幫旅途上遇到的朋友把夢想寫在紙上,幫他拍張照,然後做成明信片寄給他。我那一陣子在路上騎車時,沒事就背心經,然後迴向給那些扁掉的動物。所以我沒想很久,就在紙板上寫下了「觀自在菩薩」五個字。

作為一個人生的目標,我想沒什麼比這個更終極遠大了吧。

觀自在菩薩

 

上集:《1082萬次轉動番外篇 06》火焰山上背著徠卡 M2 的小鮮肉

下集:《1082萬次轉動番外篇 08》抵達戰鬥國家的第一天就發生了慘劇,幸好交到了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