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處理工作簽的記憶,其實現在已經有點理不出頭緒來了,又是一段很黑暗的回憶,大致上在義大利最後一年多的過程就是,問了許多人的建議,大家都各有「偏方」(因為法條很亂,移民局的警察們有時也很看心情)

心亂如麻的我,聽了各方各說各話,思緒像是被小貓玩亂的毛線球,全纏在一塊,聽了一堆主意之後,反而毫無主意了。

為了搞清楚大家說的各種方法到底又根據什麼法條,我自己也上網去看義大利的移民法規和流程,而網頁只有義大利文版。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義大利文學得那麼快,之於我,這已經不是語言能力的問題了,這是攸關生死存亡的事情!看不懂,我就邊研究邊查單字。

這中間,也試著用不同的工作簽法條,遞了申請,然後,我的簽證,就這樣卡在移民局,幾個月的時間,都出不來了,我呢,就是介於合法和非法居留的灰色地帶,每天提心弔膽地過日子。

當時在義大利,只要遞了居留申請,移民局都會給一張紙條,表示「這個人申請已經收到了,在拿到正式居留證之前,這張紙條是合法居住的證明」,但是,基本上只有這張紙條,是不能出境的,也就是說,就算想去歐盟其他國家遊玩,也是不行的。

記得,把申請遞進去的時候,檢查我的文件的女職員什麼也沒說,意思是所有該有的文件都有了,給了我這一張紙條,要我幾個月之後憑著紙條領工作簽(居留證的申請必須跟居留的「原因」綁在一起的,當學生的時候申請的是學生居留,這時候申請的就是工作居留)。

那時候,心中好雀躍,想著再過一陣子就可以正式好好找工作了;領簽證的那一天,我一大早(都是一大早,不然移民局的隊伍就會很長),搭著那班平時根本不會用到的軌道電車,心中難以壓抑的興奮,我的笑臉,嘴巴都快咧到兩邊耳朵了,而接過我的紙條窗口內的警員一如既往,面無表情。

要去移民局的早上,都是這樣的清晨
要去移民局的早上,都是這樣的清晨

 

要去移民局的早上,都是這樣的清晨,六點多鐘;移民局早上八點開工,從我家坐軌道電車大約要一個小時的時間,加上等公車的時間,喜歡賴床、常常睡不醒的我,都是一大清早就出門。

如果是夏天,天空就會溫暖且清爽,美麗的藍,這是個秋末的早上,灰藍灰藍的天空,跟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到移民局報到卻拿不到居留證的我的心情一般沈默。

警員大哥進去了很久,我的心也開始往下沉,趴在窗口,望眼欲穿;他終於都出來了,把那張紙條原封不動地還給了我,這時我的義大利文已經可以應付生活中大部分的雜事了,

眼看他一副準備要喊下一號、完全就當作我這個人沒有站在他面前一般,我急急忙忙地問,為什麼。

「你的簽證還沒好,沒有為什麼,你一個月之後再來一次吧。」,就這樣把我打發了,我的心情用「在谷底」已經不足以形容。

盼不到遙遙無期的工作簽證

之後,一個月再一個月,每次都是給我一句「你的簽證還沒好,沒有為什麼」,接下來的幾個月,我也不知道自己待在義大利,是不是合法了,因為又是眾說紛紜,說是這張紙其實只能使用幾個月之類之類,至於幾個月,也沒有一個統一的答案。

我就守在米蘭,哪裡也不敢去,害怕一離開,就再也進不去了;每個月,搭上那班公車,一個月接著一個月,心上的石頭,就是不斷加疊上去。

之後幾個月,幾乎從移民局出來,我都要坐在公車站牌邊上的椅子上哭一會,才有勇氣和力氣搭上同一路軌道電車,回到我的日常生活,故作鎮靜地裝作一切都不需要擔心、想辦法找工作賺錢。

直到有一次,我再也承受不了這個壓力和不確定性,才出了移民局門口,馬上跌坐在地上大哭起來。

那時候,大概也才早上八點多,天氣微涼,路上什麼人都沒有,也顧不得什麼禮貌形象,就是好大聲好大聲像是要把整顆心哭出來一樣地大哭。

一開始是把包包抱在自己的懷中,一會就是鼻涕眼淚,哭到呼吸困難,從包包裡拿出衛生紙,擤了鼻涕繼續哭,垃圾桶其實就在兩、三步的距離,也沒有力氣爬起來丟垃圾,要不了多久,就給擰成一團的衛生紙包圍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有位老人家出現在路上,我看了他一眼,繼續哭,沒想到他竟然走過來,看他逐漸向我接近的當下,還很脆弱地希望,「他是不是要過來問我好不好?」

老人到了我面前,居高臨下,「你自己要把垃圾撿起來丟掉,不要把我們的環境搞髒了!」

當時哭花的臉,加上老人的話帶來的驚嚇,應該是整個扭曲不成樣了吧,怯懦地邊哭邊點頭,繼續哭著,眼角的視線看到老人漸漸走遠。

然而,神奇的是,老人把我的玻璃心瞬間凍成冰塊的同時,卻給了我站起來的勇氣,用最後一張衛生紙,(真的是最後一張,哭了兩整包的面紙),擦乾眼淚,站起來,彎身一一撿起散落一地的紙團,丟入垃圾桶,背起包,往公車站走去。

全世界只有我在乎我的世界是不是支離破碎,如果我沒有辦法找到修復它的勇氣,那它就永遠好不了了。

 

前情提要:

一個人勇闖米蘭,追求我的時尚夢,光鮮亮麗的背後卻是無盡的眼淚

更多 SM Chang 的義大利旅居故事:

絢爛耀眼的米蘭夏天:日光浴、小麥肌、和專屬於我的 25 歐元的幸福

夏天的我像是火紅的玫瑰,在托斯卡尼的豔陽下綻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