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三月又是國內自行車界的大拜拜,我找了一天去會場找親愛的徐正能學長聊聊。他看到我,重重拍了一下我肩膀:「哇,你怎麼現在才來?錯過這場分享好可惜啊!」

「什麼分享會啊?」

「就是那對瑞士夫妻啊!這是我看過最別出心裁而且極富詩意的分享了,我剛剛還流了幾滴眼淚了呢……」

哦!?是他們!

在我的單車環球旅程中,甚至回台灣之後,常常會有人會跟我說:「哇,你實在太狂啦!」「你是我見過最瘋狂的人!」「強者修修,我可以跟你拍張照嗎?」我都會回說:「其實我真的還好而已啦,這世界上還有許多比我更瘋狂的人。」

這對瑞士夫妻就是我心目中的強者第一名!來說說他們的事蹟。

男生叫做Xavier,以前是個建築師,專門設計瑞士豪宅的設計圖。他很喜歡旅行,有次遇到了一個腳踏車環歐的年輕人,就決定以後一定要用這種方式去旅行。女生叫 Celine,是個登山嚮導,認識了 Xavier 以後,聽了他充滿熱情的計畫,跟他說:

「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好啦這段是我自行腦補的)

於是他們在2010展開了一個計畫,他們賣掉所有的東西,準備從瑞士騎腳踏車到地球的另外一端──紐西蘭。他們穿越歐洲,從土耳其進入中東,拜訪了內戰前的敘利亞,經過伊朗進入中亞五國──土庫曼、烏茲別克、塔吉克(翻越帕米爾高原!)、吉爾吉斯、哈薩克。

看到這裡我有點呼吸困難,喘一下。之後他們進入西伯利亞,穿越零下30度的蒙古,進入中國東北,然後坐船到南韓以及日本。可能覺得中國只騎過東北不過癮,他們又坐船到上海,然後走完全長 4976 公里的 312 國道。

在中國的路上,他們意識到彼此就是一生的伴侶,決定共組家庭。一個多月之後,當他們兩個在尼泊爾健行時,他們找到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人間仙境,Celine 跟 Xavier 說:「你要準備當爸爸了。」

他們的父母聽到消息超開心的,準備迎接他們回瑞士。

「抱歉啊爸媽,我們想要繼續騎下去。」

「!?!?」

長輩們雖然嚇壞了,但還是支持他們的決定。於是他們從尼泊爾進入孟加拉,然後挺著大肚子進入印度(我 OS:你們瘋了嗎!?)於是在 Celine 懷孕七個月時,飛到了馬來西亞檳城。

Celine 發現她不能再騎下去了,於是就在檳城找個地方住下來待產(什麼!?)。三個月後,Nayla 誕生了。

長輩們欣喜若狂,飛到檳城去看他們夫妻倆和剛出生的小公主,然後舉辦了一場溫馨的小婚禮。過了一陣子,長輩準備訂回瑞士的機票,問他們什麼時候準備好要一起回去。

「抱歉啊爸媽,我們想要繼續騎下去,還沒到紐西蘭啊。」

「!?!?!?!?!?」

他們在檳城休息五個月後,買了個嬰兒推車,把裡面佈置得像城堡裡公主的房間一樣,繼續出發。他們往北騎進泰國,再到柬埔寨看吳哥窟,往北穿越寮國進入中國雲南,到了大理後坐火車到廈門,然後坐船到台灣,在2014年完成環島。

Celine, Xavier, and Nayla
Celine, Xavier, and Nayla

在環島途中,他們因為要尋找好用的腳踏車發電機,幫 Nayla 的拖車裡面的電風扇充電,認識了尚品綠能一家人,變成好朋友。

接下來的事情讓我整個嚇壞,他們在夏天抵達澳洲,穿越了 1200 公里的納拉伯沙漠!那是所有腳踏車騎士的夢靨啊!整整1200公里,一・個・人・都・沒・有!中間只有少數補水站,有的還不能喝!

他們攜帶了 60 公斤的水上路,加上食物和其他裝備,兩台車都超過 120 公斤,對一般的腳踏車騎士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挑戰,何況他們還帶上一個一歲多的小女孩!

於是在 2015 年 4 月,他們終於抵達紐西蘭南島,環島一圈之後,完成了這個本來預計三年,結果卻花了五年的計畫,他們的路線在地球上看起來,是一個連結歐洲和亞洲的無窮大的符號,他們稱之為「無限之心」。

你覺得他們心滿意足了嗎?不,他們馬上又規劃了下一個計畫,他們即將回到西伯利亞和蒙古,要環繞整個北境的國家(我聽到時大喊:King in the north!結果沒人理我……),所以必須要找到一台最棒的旅行車,於是他們又來到台灣,找上了旅行車專家──台灣雲豹。

在 2017 年的台北自行車展台灣雲豹的攤位,我第一次見到他們一家人。我看著 Celine 懷胎五個月的肚子,又聽到了他們接下來的計畫,我心想,這兩人的狂到底有沒有極限啊。

這時候他們聊到了正在做的一個計畫:「Children of The World」。他們要到世界各地去採訪當地的小朋友,看看他們都在忙些什麼事情、拜訪他們的家庭、了解當地的文化,之後會編成一本小冊子,免費給瑞士的學校老師使用,讓瑞士的小朋友也能對世界各地的小朋友有所瞭解。

他想知道台灣的小朋友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活動或慶典,正好「台灣用騎的最美」的 Eddie 大哥也在現場,他最近的一本書,就是騎單車沿著中央山脈拜訪原住民16個部落的《單車‧部落‧縱貫線》,馬上義不容辭的說要帶他們去。正當他們在思考要請哪位員工幫忙做隨隊翻譯的時候……

「選我選我選我!」我馬上舉手大聲說。

開玩笑,跟著這幾位神級人物一起騎車的機會,可不是每天都會發生啊!於是經過數天的討論之後,Eddie 大哥規劃了一條從花蓮崇德出發,先去太魯閣逛一圈,沿著193縣道到玉里,再騎到延平鄉,去參加一年一度的射耳祭。

在出發前,Celine 發現她的肚子已經大到無法騎車了,所以他們的好朋友──尚品綠能的羅姐和宜靚,自告奮勇要開車載 Celine 和 Nayla 一起,順便當我們的保母車。

於是我和 Eddie 大哥從台北出發,乘坐台鐵的雙鐵列車,和他們一行人在新城會合。清晨不到五點就在萬華車站上車,早晨的電聯車沒什麼人,但光要把負重20公斤的腳踏車固定在柱子上,就花了我們不少功夫。而且一節車廂就只有兩根柱子,只能停兩台車,如果乘客一多,腳踏車還不見得能上得去。如果台灣想要推廣兩鐵和腳踏車旅行,在這方面真的要加把勁。

在頭城轉車,我們在崇德下車。Eddie大哥帶我到他最喜歡的一片沙灘,遠遠的就可以看到清水斷崖,這裡是他探索東海岸的起點。經過一條鄉間小路,先碰巧遇上了誤點的普悠馬號,火速把相機拿出來一陣猛拍。再往前騎一小段,就到達了他們昨晚的營地。

折磨單車客的兩鐵列
折磨單車客的兩鐵列車
可以看見清水斷崖的海灘
可以看見清水斷崖的海灘
遲到的普悠馬被我們逮個正著
遲到的普悠馬被我們逮個正著

他們一行人已經把行李差不多收拾好,準備出發了。從自行車展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再次重逢,大家都相當開心,尤其 Nayla 用她招牌無敵甜美的笑容歡迎我們,看了都快融化了。

我們稍微討論一下今天的行程。會先去新城天主教堂看看,然後前往太魯閣,騎到天祥之後掉頭,晚上在新城附近找地方紮營。

轉了兩個彎,一個很類似日本鳥居的建築映入眼簾,這就是新城天主堂。為什麼會有鳥居呢?因為這裡的前身是新城神社,是 1937 年由日本人建立的。

話說從頭,1896 年是日本佔領台灣的第二年,當時的台灣總督府和太魯閣族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緊張,有一位太魯閣族的婦女被日軍侮辱,終於點燃了太魯閣族年輕人的怒火,於是他們將駐軍在新城的日本軍人全數殺掉,史稱「新城事件」。

從此之後,日軍就一直想除掉太魯族,但因為山中地形複雜,所以遲遲無法得逞。1914 年,當時的臺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擔任討伐軍司令,派出兩萬多名軍警發動大規模攻勢,受到太魯閣族人奮勇抵抗,但寡不敵眾,終究落敗。

日本戰敗後,神社也即將遭遇被拆掉的命運,但是天主教會把這塊地買下來,從瑞士來台傳教的戴宏基神父極力保護所有遺跡,才把這些日式建築保留下來。

我們把車牽進去停在矮牆邊,船型的教堂爬滿了綠色植物,園子裡矗立一塊「殉難將士瘞骨碑」。Eddie 大哥說,他第一次看到這塊碑時,覺得熱血沸騰,這讓他想起太魯閣族當時悲慘的命運。

笑容無敵甜美的Nayla
笑容無敵甜美的Nayla
新城天主堂和紀念
新城天主堂和紀念碑
船型教堂,Nayla跑向她的玩具
船型教堂,Nayla跑向她的玩具

我們要離開前,戴宏基神父騎著機車回來了。他看到我們,先把我們念了一頓,說大家都騎腳踏車進來,這是不對的。我們連忙說不不不,我們是用牽的,他才比較和氣一點。網路上對他「革命家」的性格描述果然不假。

我們介紹 Xavier 和 Celine 給神父,神父用法語向他們打了聲招呼,然後他們就嘰哩咕嚕交談了起來,本來還擔心神父是德語區來的。他們用法語講了很久,我們在一邊隨意拍照,接著他又用中文向我們說明這塊土地和太魯閣族的歷史,我們站在那裡聽訓,雙腳都被小黑蚊咬得哀哀叫,但還是由衷佩服他對台灣的付出。

Nayla也被小黑蚊攻擊
Nayla也被小黑蚊攻擊
我們一行人和戴宏基神
我們一行人和戴宏基神父

從新城出發,我們三人騎進太魯閣峽谷。這裡的風景就不用我多說了,說了也是多餘,就請大家看看照片吧。

我們一行人在一個觀景平台吃小七的涼麵當午餐。Nayla 的體力異常驚人,就在那邊爬上爬下,跑一跑跌倒了,像沒事一樣撥撥灰塵繼續跑跳。她玩了一陣,看到一個小斜坡上面有個平台,比她還高,就看她跑到另一側的最邊邊,盡全力助跑之後試圖衝上那個斜坡,試了幾次都沒成功,有一次還狠狠地撞上去摔下來,但他們夫妻倆完全無動於衷,旁邊的遊客都嚇壞了。

我很好奇,問他們都不擔心嗎?

Celine 說:「最糟也只是腳瘀青而已啊,沒什麼大不了的。」

Xavier 接著說:「如果你總是禁止她,不讓她自己嘗試,她永遠都學不會。我們尤其不喜歡對她說”No”這個字,來做個實驗,如果我叫你不要去想一隻正在變魔術的猴子,你現在腦子裡是不是已經有畫面了?小朋友就是這樣,你越禁止她做什麼,她偏要做。」

隔天 Nayla 在路邊摘了一支菇婆芋的葉片,二話不說先往嘴裡送,結果嘴巴麻了起來。Celine 拿水給她漱漱口,看她沒事了,也不責備她,只跟她說:「寶貝,妳下次就懂得要尊敬大自然了吧。」

這是他們教育小孩的方法:在確保最糟狀況可以接受的前提下,盡量讓她嘗試,不是一味禁止,而是用心陪伴和引導。之後他們和我分享他們的育兒經,我聽了頻頻抱頭吶喊:「這會不會太誇張啦!」

預知詳情,下回分曉。

太魯閣

太魯

Nayla

太魯閣

完整故事:

【單車環遊世界七年的瑞士家庭 01】就算懷孕、生小孩了還是不停向前轉動!

【單車環遊世界七年的瑞士家庭 02】他們的女兒是為這個世界帶來的寶物

【單車環遊世界七年的瑞士家庭 03】兩年之後的重逢,友誼歷久一樣濃

【單車環遊世界七年的瑞士家庭 04】台灣是個獨一無二的單車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