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到長沙,特別先買了本三聯出版的電子書,之前去潮汕的時候也買了一本,書本的架構不算喜歡,但是談起餐廳料理,多有不同於網民的觀點,參考性頗高。

這書翻著翻著,就來到一句長沙俗話:「楊裕興的麵,奇峰閣的鴨,德園包子真好吃。」

來到城裡,問一下當地業務跟出租車師傅,連連搖頭說這些都是坑外地人的,楊裕興的麵貴,奇峰閣沒人知道,德園包子最是離譜,老店味道也就一般,真假分店開的到處都是,於是這段話就跳過不談。

再翻著書找了另一段話:「長沙老字號裡,只有火宮殿,玉樓東,奇峰閣三家傳承了湘菜譜系」,這火宮殿一提,氛圍跟炸了鍋一樣,痛罵聲不斷,想來當地人看不過去。

弱弱地問一下啥原因,大抵是價錢太過離譜,百度了一下,臭豆腐賣到一百零八元,這敢情是演水滸傳來著。

後來長沙業務帶著去找了衡陽西渡的湖之酒,拎著去了市井氣極重的一盞燈,酸蘿蔔炒肚絲,土匪豬肝,鴨掌筋,炒泡椒牛肉,碗碗見紅,盤盤缺邊,辣的接地氣。

倒是湖之酒意外好喝,甘洌香甜,跟小米酒的味道些許相似,卻是柔和多了,這家一盞燈是街頭小攤出身,感覺就像在台北吃海鮮快炒,人氣固然火爆,要說這是湘菜老味道,總是帶著點不對勁的感覺。

酸蘿蔔炒肚絲
酸蘿蔔炒肚絲
鴨掌筋
鴨掌筋
西渡 湖之酒
西渡 湖之酒

隔天吵著要吃剁椒魚頭,正好有兄弟過來出差,湊了一桌人,去了湘潭九龍魚頭王,這裡的魚頭直向擺起,魚口朝天,泡椒滿口,頗有從水面出頭的霸氣。

服務員下手分魚,盤中紅黃綠繽紛,相當好看,夾了下顎肉一口,土味十足,非常失望,鮮筍味道一般,牛肉炒得不錯,最好吃的,居然是蓮子銀耳羹。

兄弟叫了大堂經理過來開涮,死不認罪,說他們的魚頭都是這樣,搖了搖頭揮揮手,叫她出去,不吃省煩。

剁椒魚頭
剁椒魚頭
蓮子銀耳羹
蓮子銀耳羹

最後一天中午自己溜去了玉樓東,這百年老店來頭甚大,曾國藩的孫子,湘鄉翰林曾廣鈞寫過「麻辣子雞湯泡肚 令人常憶玉樓東」。

一個人過來,這湯泡肚是點不了,於是要了髮絲牛百葉,麻辣子雞,小塊紅燒肉,另外點了一盤臭豆腐,這長沙黑豆腐在全國大街小巷都遇得到,來了發源地,自然要試試,不過味道不出色,難怪本地人對這老字號頗有微詞。

麻辣子雞炒的嫩爽,居然覺得不夠辣,但是髮絲牛百葉精彩萬分,刀功精巧,牛百葉在這樣的細的厚度中俐落爽口,不過這油下了重了一些,一疊牛百葉,上層跟下層的味道有落差,勉強可以接受。

甜點來了拔絲湘蓮,裹了粉去炸也就算了,蓮子不挑心也太過偷懶,問了一下服務員,居然說這樣比較好吃,這真是沒的說了。

長沙臭豆腐
長沙臭豆腐
紅燒肉 傳說中毛主席的最愛
紅燒肉 傳說中毛主席的最愛
麻辣子雞
麻辣子雞
髮絲牛百葉
髮絲牛百葉

整體來說,長沙這些老字號功底還是有的,但是恃才傲物,生意又好做,一直亂開分店,看來衰敗難免,還是趁早吃一下,省得日後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