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完畢,這天的行程是租腳踏車,從 Praca do Comercio 沿著海岸線的腳踏車道騎到 Belem Tower,書上說這段路很值得一騎,剛好我喜歡隨時可以停下來拍照的彈性,比搭火車關在車廂裡強太多了。

而且,一直想體驗一下 Shosho Chang 騎腳踏旅行是什麼感覺,距離大約八公里,自認為沒有問題,再怎麼走走停停,大概兩個多小時可以搞定;下午計劃接著去 Cascais,里斯本附近的一個小鎮,搭火車大概四十分鐘,聽說海岸風光很美。

腳踏車店的小哥,聽到我的計劃,大概也讀出我百般不願意浪費時間先把腳踏車從 Belem 騎回來還,再出發去Cascais。

「妳知道其實妳可以帶腳踏車上火車的嘛?」,「一會我跟你說 Cascais 的海岸腳踏車騎行路線,沿路的風景很漂亮」。

聽帥氣帶刺青的小哥這麼一說,整個人興奮了起來,「帶腳踏車上火車耶,我從來都沒有做過這件事!好帥氣!」,很爽快地就付了一天的租金,穿著短裙、細肩帶,瀟灑地出發了。

騎到 Belem 的路線很好找,一路上都有遊客,路面很平,太陽溫熱但不蟄人,還有海風徐徐。

因為是第一次在旅途中騎「長途」腳踏車(其實完全是第一次在任何旅途中騎腳踏車),我特意開了 Nike Run 來計算里程數。

一路上都有很多騎客陪著,不怕走錯路
一路上都有很多騎客陪著,不怕走錯路

愈靠近中午,氣溫增高的速度愈快,本來還罩著水藍色白色條紋長袖襯衫,九點多出門時還覺得涼,此時整個人發起熱來,把襯衫脫下來,綁在腰間,一件黑色蕾絲細肩帶,邊騎邊吹風,剛剛好。

經過 Padrão dos Descobrimentos,這是一個紀念碑,在十五、六世紀,葡萄牙向外與印度和遠東往來做生意的船隻停靠出發的港口就是以這裡為據點,立碑於此,以紀念這段「大發現(Age of Discovery)」

我想,當年在台南靠港上岸建立紅毛城的葡萄牙人,也是從這裡出發的嗎?

經過紀念碑,離 Belem Tower 就不遠,先經過一個轉角,才發現原來這個角落是看日出最「夯」的地點。

商家大中午就擺出黑板,提醒大家要看日出,就要趕快訂位,可以開船出海享受浪漫情懷,還有餐廳提供點心加啤酒,豪放地看日落。

商家大中午就擺出黑板
商家大中午就擺出黑板
Padrão dos Descobrimentos 的紀念碑
Padrão dos Descobrimentos 的紀念碑

 

滿滿接近目的地,Nike Run 已經顯示八公里,還沒真的靠近,就已經看到景點附近萬頭鑽動,騎著腳踏車的我,突然有種無法得其門而入之感。

因為多帶了一台鐵馬,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在人潮中穿梭,而且因為車是租的,很怕停在路邊會被人偷走。

目的地,Belem Tower,這個塔,跟前面介紹過的紀念碑應該可以圈成一組,它在「大發現」時代,是為了防衛 Tagus 河的吞吐口而建,算是個防禦堡壘,而現今,已給列為世界遺產。

目的地,Belem Tower
目的地,Belem Tower

看到排隊等進門的人龍這麼長,牽著腳踏車的我已經有點退縮,畢竟下午還有不知道幾公里的騎行距離等著我,腳踏車店的小哥又特別叮嚀我一定要趕上五點左右的火車回來,否則就會來不及換腳踏車,故此,這天的重點活動是騎腳踏車,不必要的景點參觀就免了。

為了確保自己不會事後後悔,還特地先 Google 了一下這個景點的圖片,看看內裝的照片的比例,沒想到往下刷了兩、三下,都還是只看到塔的外觀的照片,吃了定心丸,錯過應該也沒什麼。

不過,趕景點我還是有個限度的,兩百四十度很仔細在塔的周圍繞了一圈,城牆上和窗櫺精細的雕刻,不知道為什麼讓我聯想到哥德吸血鬼式的時尚風格(八竿子打不著,但是我的大腦聯想並不受我的控制)。

有位街頭藝人小哥的音樂,也讓我駐足了大概四分鐘之久,我喜歡的一曲音樂,加上明明就不是歌德吸血鬼風的古代堡壘,加上近代又不完全現代的音樂,豔陽下完美的衝突感。

 

十二點多,本來想馬上衝去坐火車,但是不爭氣的肚子和血糖背叛了我,突然之間覺得腿也舉不動了,腳踏車也牽不動了,眼睛就只是不斷尋找熱量高、可以迅速解決的食物。

非常俗氣地找 cheese buger 報到 (早上晨跑時才和 Robyn 聊到 cheese burger 根本就不能算是真正的食物),但是我忍住沒有喝可樂,乖寶寶。

 

邊狼吞虎嚥漢堡,邊查閱已經被打爆的公司手機,還有幾百條未讀的微信,大部分,都是在討論接下來要買貨的 collection (Summer 18) 樣品的事情,Fashion Show 剛好在黃金周前,交樣品訂單的期限就訂在黃金周期間。

想要逃避公事也逃不了,在峇里島的老闆,想要一個快速簡短的電話會議,我說,等我到了火車站就可以打電話。

考慮到,第一,要找到去火車站的路(雖然地圖顯示就在漢堡車的後方,我還是很不放心);第二,多了腳踏車這個「拖油瓶」,「趕火車」這件事已經是不可能的;第三,還要在等火車和抬腳踏車上火車之間短暫的空檔打電話會議;我突然有了十萬火急之感,漢堡連嚼帶吞,一下子就吃完了,帶著鐵馬,找火車站去。

火車站,果然就在漢堡車後面,一下子就找到了,同時,還看到,又陡又高又長的天橋樓梯,我很天真地想了一分鐘,「那…….車站入口在哪裡呢?」

我抬頭仰望「高聳入藍天」的梯子,這邊上去,另外一邊還要走下來,扶著腳踏車坐墊的手,下意識捏緊了一下。

 

此時此刻,正是「健身一世,用在一時」的最佳寫照,因為坡度陡,基本上得把龍頭抬得跟我的肩膀一般高才有辦法上一級階梯,但這還是好的,腳踏車的長度,幾乎跟我的兩隻手臂完全伸展開來一樣長,所以很難使力,而且,因為是變速腳踏車,後車身其實很重,內心蠻絕望的,這個時候。

上了兩級階梯之後,發現旁邊有一個小溝,意識到這應該是為了腳踏車設計的,欣喜若狂,趕緊又花了一股吃奶的力氣,把前後輪架到溝裡去,接著往上推;有比較容易嗎?

說真的,我已經感受不到,有溝無溝,都很吃力,只覺得前途茫茫,而且前後方都有來人,除了吃力之外,更加緊張,深怕擋了別人的去路。

就在內心了無希望之時,突然感覺腳踏車一輕,有那麼零點五秒的時間,我誤以為自己打天上生出力氣來了,轉頭一探究竟,一位男士對我笑笑,指指上面,意思是他幫著我一起把腳踏車抬上去。

感動啊!途中和上到天橋前前後後我大概道謝了五十遍,感動啊,陌生人的幫助。

接下來,走過平台,要下樓梯了,這比上樓梯挑戰性更高,因為沒有腳踏車溝,車尾就像不停話的小孩子,一直想要往下衝,才下三級階梯,我大概變換了十種架車的姿勢,內心不斷地自說自話,「天啊,這麼長的梯子,要死了,要死了」。

這一折騰,上上下下一折騰,火車已經進站又過站了,眼前只少還有二十級階梯要下,下車的乘客,這是也湧了上來,我舉步維艱。

突然,突然,又是車尾一輕,再次轉頭一看,方才和我擦身而過的一個男孩子,回頭過來,拉著車位後座,跟我說一聲跟我一起把車抬下去。

感動啊!而且還是十分鐘之內遇到兩個好人,都不敢把內心的激動表現出來,怕人誤以為這個女孩子瘋了。

終於上了月台,老闆也剛好打電話來,電話結束,火車剛好進站,手機忙亂地塞進包裡,趕忙牽車進車廂;進了車廂,研究了老半天才把腳踏車停好、鎖好,找好位置坐下。

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一幕,內心特別驕傲。
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一幕,內心特別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