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的火車車程,到了 Cascais,出站需要刷票過自動門,我眼瞎,沒有看到過大型行李的閘門,從普通閘門就打算牽車通過,下場就是,腳踏車車給夾住了。

而且,自動門一直發出尖銳的尖叫聲,我是既尷尬又慌亂,而且腳踏車過了半顆頭,我人整個還在站內,眼光四處逡巡了三、四圈,都沒有看到站務人員,絕望感又出現了,感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來就覺得沒有太多時間騎完預定的行程了,現在又……

找到緊急呼叫鈕,按了下去,耶,一個穿制服的人來了,本來以為是緊急呼叫鈕起了作用,沒想到火車站伯伯以來,一口葡萄牙文,口氣聽起來很不好。

指指我,再指指按鈕的方向,從他的肢體語言(就算一個字也聽不懂),我知道他是在責怪我隨便按緊急按鈕,但是他還是檢查了我的票,讓我從旁邊另外一個閘門出站了,責罵我的架勢,完全沒有歇停的意思。

我也急了,又是英文夾雜義大利文(覺得只要是拉丁語系都可以上場助陣),指指腳踏車,原來剛剛伯伯並沒有看到卡住的腳踏車,我這一提醒他,他老人家更生氣了。

我一直彎腰道歉,也是各種能用的語言都用上了,請他幫忙,旁邊有一家人,本來打算從閘門牽腳踏車進站的,給我的腳踏車慘況嚇住了,而伯伯完全沒幫我解救車子的意思,另外一位沒有穿制服,但是好像也是在火車站工作的先生要我去找售票窗口的人幫忙。

急急忙忙,六神無主地找到售票窗口,媽呀,只有一個窗口開著,而且大概有十五個人在排隊,內心又是一陣涼颼,我走到隊伍前面,半彎腰鞠躬道歉,請那位先生借我插個隊。

他,是一口葡萄牙文,眼神非常不友善,大致上的意思就是,「每個人都很急,都來插隊就好啦」,我給嚇得退到後面去,一邊擔心沒有盯著腳踏車,萬一被偷了怎麼辦(別人是要怎麼偷啦!)

隊伍大概前進了三個人,我滿心焦急,突然,有一位在排隊的先生,對我招招手,讓我插隊,天啊,感動啊,好人好多!

售票口的先生,聽了我的解釋,拿了鑰匙就跟我到月台了,沒想到剛剛把我罵到臭頭的伯伯,竟然已經把我的腳踏車解救出來,一副若無其事、好像本來就說好要幫我的樣子推到我面前,心裡完全不知道剛剛在一群人面前求著插隊、把售票員拉出來耽誤其他排隊乘客這齣戲到底是演給誰看的….。

伯伯又唸了我幾句,指指正確進出腳踏車的閘口給我看,看我猛點頭,才把車子還給我。

雖然心神未定,也是好不容易出了火車站,循著腳踏車店帥哥描述的方向,找腳踏車道去了。

太陽此時超級大,騎到海邊,才發現十月天,穿著比基尼的誘人朣體鋪滿整個海灘(誘人的點是穿得很少,曬太陽啊曬太陽,我最喜歡的休閒活動!)

懊惱著自己怎麼就沒有把泳衣帶在身上,邊踩著腳踏板,內心邊掙扎著想要下水曬太陽,最後,害怕騎不完行程的心情,阻止了大海陽光對我的呼喚。

誰能預料到,都十月了,南歐的沙灘海水太陽還是這麼誘人
誰能預料到,都十月了,南歐的沙灘海水太陽還是這麼誘人

 

很難找到比這位大姐和她的狗更會享受人生和狗生的了
很難找到比這位大姐和她的狗更會享受人生和狗生的了

 

騎了兩公里多公里之後,發現到頭了,內心突然有點不過癮,也暗暗覺得奇怪,打開 Google Map 才發現自己完全騎錯方向,感到有點懊惱,但是,那條正道到底在哪裡啊啊啊啊啊????

騎回頭,一路問人,還經過一段都是行人,騎行道上腳踏車的圖樣完全被行人的腳步遮蓋住了,一邊抱著很多很多的問號,硬著頭皮,爬著上坡路,大概過了十五分鐘,才撥雲見日,終於看到明顯的腳踏車圖樣。

而且,前方有車,沒有路人,已經是兩點半過一點,提醒自己,四點不管有沒有騎到終點,都要回頭。

海風很大,在大太陽下的汗水,才剛冒出皮膚,就給吹乾了,所以儘管天氣熱,也沒有濕黏的不舒服感,一路上很多人回頭看我,心中莫名其妙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

漸騎漸遠,人煙稀少了,連騎腳踏車的同志們也幾乎沒有有出現過了;內心別無其他思緒,踏板一上一下,看到美景就停下來拍照,相當愜意。

視野遼闊的海岸線,舒爽。
視野遼闊的海岸線,舒爽。
鋪得相當平整的腳踏車道,但是,上坡逆風還是開始讓我感到相當吃力,感覺大腿漸漸和身體分離。
鋪得相當平整的腳踏車道,但是,上坡逆風還是開始讓我感到相當吃力,感覺大腿漸漸和身體分離。

很快地,就是一路上坡了,沙灘面積漸漸換成懸崖峭壁的景觀,腳踏車道旁邊就是汽車道,一路上毫無遮蔽物,隨著距離的推進,坡度也加大了一點,風力更是非常豪放地迎面吹來,腿開始感覺吃力,陽光開始有點太熱,需要補充水分的頻率愈來愈高。

一個多小時,遇到的騎客不過十個,大家都會互相點頭微笑,還有人對我說加油;已經完全不敢去開地圖了,害怕看到剩下的距離還有多遠,萬一很遠,很可能就失了騎到終點的意志力,直接回頭了。

最後,已經無心欣賞風景了,所有的心思都專注在大腿上,在健身房 spin 教練的聲音開始出現在腦海裡:

「Push and pull. Push and pull. Brace your core. Chest up. Chin in. You can do it. Push and pull. You can do it. Happy thoughts!」

就著這個思緒,不斷地不斷地對自己重複著,終於!,騎到了終點,也才再次抬頭,與蔚藍的天空四目相接。

四點,不宜蹉跎,腳踏車轉頭,再循著原路線而回,風還是吹著,內心碎念起腳踏車店的帥哥:「不是說回程就順風了嗎?!根本沒有!(哭)」

雖然大部分是下坡路,但是,中午 cheese burger 的熱量早就消耗殆盡,只能喝水當補充糖分,而且水也快喝光了,

「Push and pull. Push and pull.」的口訣再拿出來,已經感覺到自己平時因為熱量不足準備強制關機的前兆,一路頂著找食物的意志力,大腿已經不是我的,往城裡回去。

四十幾分鐘,終於開始看到賣食物的小餐車,不幸的是,隊伍很長,有強制關機前兆的我,是不能乖乖站著排隊的,因為很容易一陣暈眩襲來,只能繼續騎,將心思專注在身體的運動上。

又過了一會,騎到「地獄之口」(Boca do Inferno),看到冰淇淋沒有人排隊,馬上下車點了個「藍莓榛果巧克力」,大快朵頤起來,還買了瓶水,大口喝水,才覺得七魂六魄完整歸位。

 

這一段七公里左右,但是比起從里斯本市中心騎到 Belem,感覺光這段就有十幾公里。

至於為什麼這個 bar 叫做「地獄之口」呢,因為附近的海岸線剛好行程一個岬角,底下有個小拱門,加上海水打在岬角的方式特別「粗暴」,因而得名,可惜我吃冰的角度並沒有看到這個畫面。

補充完能量,接著往城裡,準備趕火車回里斯本還腳踏車,

忙著騎單車,沒有好好觀賞 Cascais 的港口。
忙著騎單車,沒有好好觀賞 Cascais 的港口。

Cascais 是葡萄牙的第三大城,十四世紀開始,成為一個重要的港口城市,本身光觀業發達,是有名的度假勝地,我也很想再回去躺躺海灘,曬曬太陽。

回到里斯本,照到鏡子,突然了解到為什麼一路上都有人回頭看我了,他們心裡想的應該只有一句話:「這個穿細肩帶、短裙騎腳踏車的瘋婆娘!」

整個上半身完美曬傷,通紅通紅的,也算是破紀錄了,連唯一有擦防曬的臉上,(不是因為只在乎臉,是因為我的防曬霜也是我的隔離霜,所以臉上是唯一天天都有防曬的部位),太陽眼鏡大圓圈遮住的地方顏色也比臉頰淺,只能說敗給自己。

「這個臉,能頂著去買貨,我的偶像包袱少到也真的是沒人了。」

早上七公里上坡練跑,加上二十公里腳踏車,我對自己相當滿意。

特地讓曬出兩截顏色的手腕和里斯本街景合照紀念
特地讓曬出兩截顏色的手腕和里斯本街景合照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