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景色開始變化,照現大面紅土和不規則田地,小飛機緩緩挨向大地,一天多的等待與飛行暫時要告個段落。

剛才還像模型般迷你的房舍草木開始以原始尺寸湊近身旁來,飛機雖小,降落時卻平常靜定,只有我們年輕的心興奮地跳,我們好奇的眼睛像獵鷹般張望。

最初的這些日子我們的確就像遊戲中的新玩家,緊緊跟著等級早已破百的老手們認識環境、拜訪角色、點選技能、補滿物資、既想闖盪冒險,又得謹守規範,在這裡走那裏跳,一角一角地點開未知的王國地圖。

我想等我再更熟悉這裡的每個斜坡和廊道才能寫得好些,現在這整間醫院對我來說還是個巨大的迷宮。

堡壘
首都Mbabane一景
王城一景

我們的住所和醫院位在首都 Mbabane,雖貴為首都,但其實這裡的人口城市規模只約一座鹿港小鎮。鹿港雖小,媽祖廟和小吃俱全,Mbabane 的心臟地帶也集結了現代化的商城和超市。

離鄉求學的大學生都知道,只要有家樂福和一攤鹽酥雞就能過活,這裡的大型超市就像家樂福,而雖然沒有鹽酥雞,但當地最著名的烤雞 Shisa Nyama 也夠塞住貪食的嘴了。

南非超市Shoprite
王城的人們

第一週役男們全體出動採買,先到市場買木瓜,又繞去買蛋(免費 Bonus 一盒入手),再開去中國商店辦些家鄉味,途中還停在號稱全史最好吃的路邊烤雞攤滿足口慾。

最後車往何先生的菜園,出發前團裡的人說這裡的菜新鮮又便宜,親眼看見何太太拎著一大把現採的青綠蔬菜(喔竟然有青江菜!)從田園裡走來,才真的認識到什麼叫做便宜又新鮮。

役男們全體出動採買
役男們全體出動採買
全史最好吃的烤雞
全史最好吃的烤雞
貨幣
貨幣

役男的日常:打掃、做菜、洗衣、遛狗、看書、聽歌、偶爾坐上卡車後座大聲唱著忘記妳我做不到。

狂雷、怪風、夜霧、朝陽,大塊的白雲和更大面的藍空,黑夜裡發光的新月與金星以及無法辨認的南天星座。

 

初來的第一週,飲宴與拜訪自然少不了。喝了幾杯聊過一席也就不再陌生,我猜想會來到這裡的人大概總有些故事,再用往後的時日慢慢聊吧。

那天在晚飯前還有一些時間閒晃,學姊帶著我們幾個要繞上坡去看看一間當地著名餐廳。

對面兩個當地女性突然招手叫我們過去,說想幫我們拍張照,我們有點難為情(或許又有些暗爽?)地答應了。拍完後她們說要跟朋友分享,其中比較年長的那位則熱情地給我們每人一個擁抱。

我笑著和 Billy 說他們該不會是觀光局派駐在此地的 NPC 吧,對每個路過的外國遊客拍照及擁抱,以表達史瓦濟蘭人民的親善友好。

當然不是這樣的,見到她們那麼自然地微笑,我知道這是最真誠的一個擁抱。

以上這些便是我對王國最初的冒險印象,但要是哪個外國人繞完台北市跟新北市後斗膽寫出一本「X國人眼中的台灣」,我一定會在心裡翻一千萬次白眼,然後立刻叫他給我越過濁水溪和翻過中央山脈好好再走一回。

所以我心裡仍期待著那顆還沒見過的大石,那些尚未走訪的村落,那些可能寫進生命的故事,那些我還不知道的史瓦濟蘭。

對了,另一個成就是我已握到國王的手,更重要的成就是以為會塵封一年的西裝在第一週就煞氣登場了。

 

郭查理的王國醫師大冒險:

上集:跟隨史懷哲的腳步,深入非洲大陸,我成為了史瓦濟蘭王國醫師

下集:那個病人突然走了,卻沒有人知道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