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伊朗的我還在適應種種不同,例如法律規定女人必須在大眾場合包的頭巾 (hijab)。

起初也沒引以為意,只想說既然這邊法律如此規定,那我就跟著入境隨俗,直到和沙發主人 Shiva 及 Milads 聊了好多好多,關於國家、政治、文化、宗教、生活和其他,激起我閱讀更多關於 1979 年伊斯蘭革命在伊朗的前後轉變。

那是一段混亂的過往,而最後勝出的是當時呼聲最高的霍梅尼,他將伊朗變成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並成了第一個精神領袖,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伊斯蘭漸漸從個人的宗教自由選項之一變成一種生活規範。

全國禁止販售酒類商品,因為穆斯林是不能喝酒的,豬肉食品當然也完全匿跡。

男女之間的分界特別嚴明,例如學校有分男孩上學時段和女孩上學時段,捷運有女性專用車廂(男性止步),甚至有的公車也分前半截車廂男性後半截車廂女性專用。

種種限制對女性由多,女人不准在大眾場合唱歌跳舞、女人不准騎機車、女人在沒有父親或丈夫的允許下不能申請護照……

我找了有關太陽花學運搭島嶼天光的視頻給他們看。他看完之後跟我說:"Taiwan is not small, because Taiwanese are strong."

他說他很欽佩這樣自主性的社會運動,同時也很羨慕這種自由,因為這是在伊朗完全無法想像的。

不要說大喊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女人在大眾場合連拿下頭巾和穿短袖的自由都沒有。

當 Shiva 跟我們說,身為藝術家的她多嚮往自由,渴望脫離明明自己不是穆斯林,卻要處處小心偽裝以免惹上麻煩的生活,這些都是我們很難想象的。

「真好,你對你的國家充滿希望……」Milads後來這麼對我說。

他臉上複雜的神情是對身不由己的處境的輕描淡寫,有些苦澀隨著時間被藏的很深。

離開前我問 Shiva 如果有天我將她寫入文章,有甚麼話是她想對大家說的,她笑了一下淡淡地說:「請好好享受你習以為常的自由。」

在伊朗拿掉頭巾是違法的,但有許多女性正為他們的自由而與威權努力對抗著。
在伊朗拿掉頭巾是違法的,但有許多女性正為他們的自由而與威權努力對抗著。

更多尤莉的單車環遊世界冒險故事:

上集:幸福是什麼?和心愛的人躲在簡陋的藏族僧房裡,吃著生日地瓜,就是幸福

下集:待續…

看看尤莉為什麼要走上這趟旅程:

一封寄給三十三歲勇敢台灣女孩的信,她花了十三個月騎單車橫跨歐亞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