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有媽媽問我:「我想讓孩子去旅行,但家裡收入不是很好,該怎麼辦?」

有爸爸問我:「沒錢該如何去旅行?」

有學生問我:「我想去旅行,但存款不夠怎麼辦?」

關於「生錢事」,年輕時我會理直氣壯的說:「能賺多少,取決於能力有多少。沒錢沒能力就不要去旅行!」

但年過三十以後,我慢慢接受運氣和命運的成份也很重要。

雖然看似消極,其實是一種順天命的態度,也可能是因為發現自己討厭工作,因為世界上會動的生物,只有人類需要工作,怕沒工作而感到貧窮,幾乎成為一種病態。

看看畢業學子,怕以後找不到工作而恐慌;看看職場上班族,怕失業或棄業而焦慮。

這種貧窮病甚至開始進化與繁殖,蔓延至生活中。

怕貧窮,無法去旅行、無法享受生活、無法結婚生子、無法安定。

好像要家財萬貫才能滿足一切的生理與心理需求,社會的貧窮病已把所有人逼向情緒的死胡同。

當然,我不是慫恿大家廢在家不出去賺錢,而是儘量別把財富當做萬能藥。藥吃太多,反而更容易傷害健康。

好像有點離題,言歸正傳,如果大家想去旅行,卻感到貧窮,該怎麼辦?我最近從席慕蓉的作品找到答案。

「我的父母沒有給我一個堂皇富麗的生活環境,然而,他們給了我最大的一筆財富,他們給了我所有能讓我親近大自然的機會,他們給了我一顆自由的心,這是作為一隻幸福的小鳥的必要條件。

為了這一點,到今天,我仍然在不斷地向我的父母說出我心中的感謝。也為了這一點,我希望我的孩子們也能享受同樣美麗的童年,所以,我們仍然捨不得搬出石門鄉間。

雖然,朋友都勸我們,要打事業基礎必須要住到大城市裡,為了孩子的學業也該及早遷到臺北。

我知道他們說得很有道理,不過,我仍然儘量地拖延著,希望孩子能在鄉下住得越久越好。

我的孩子會爬樹,會抓知了,會捉螢火蟲。聞得到稻子的香,金銀花的香,茉莉的香。早上起來,會去給我採樹上新開的白蘭花,或者後院剛熟的芭樂。

高興的時候,會向我租一塊地,去種空心菜和扁豆,雖然只是五分鐘的熱度,然而在這樣一個豐盛的自然界裡,也會有幾次小小的收穫。

有風的天氣,去大草地上放風箏,沒有風的日子,和小朋友去騎車、打羽毛球。

有一次,我聽見姐弟兩個在談話,小的向大的說心事:『住在臺北多好,吃完晚飯還可以出去看電影。』

而大的回答說:『住在鄉下也好啊,吃完晚飯還可以去爬山。』」

如果,你沒從父母身上獲得這筆財富,也別抱怨,請儘可能透過接近大自然,給自己一個爭取財富的機會。

若能獲得這筆財富,才能擁有自由的心,走在旅行的路上。而非被眼前的鈔票財富所侷限,永遠只能站原地觸摸情緒底線。

explore nature with curiosity

 

更多藍白拖的旅行小宇宙:

別尋著別人的足跡去旅行!走自己的路,去嘗試、去跌倒、去經歷,人生才會精采!

流浪者的十項心之修行,出走,是為了要變得更強回來

感受到恐懼,代表你正踏出舒適圈,前往偉大的航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