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only takes one person to overcome the fear.

我對海(浪)的恐懼,也是在峇里島給「治好」的。

年紀很輕的時候,曾經被大浪(不過大概也就是高度高過我的胸口吧)捲進去兩次,浪衝向沙灘時,措手不及,在水裡捲了好幾圈,浪退的時候,再給多捲幾圈,當時恐懼的感覺,直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所以只要有一點浪,我就完全不敢自己下水,就算鼓起勇氣下水個一兩次,也不敢往裡游,接著上岸時,想像中浪會從我背後撲過來的恐懼也是讓我花足了力氣,連要離開水上岸都要做足心理準備,這樣的精神壓力,進出兩次就精疲力盡了。

前面已經提過,Padang Padang Beach 是我的最愛,所以幾次上島,我都會連續花幾天的時間待在這裡,有一回,光摩托車來回就要將近三個小時,還是心甘情願來回。

好幾年,我到海邊休假就是躺著曬太陽,看書,怎麼也不嫌無聊;正午太熱,不是躲進小帳裡吃喝,又是椰子水,又是冰的 Tonic Water,亦或,有時也會躲進出租衝浪板的小夥子的大遮陽傘下,一方面可以有個閒聊的對象,一方面,這傘,免費;也因為我天天報到,小夥子們也記得我的臉了,三不五時我從海灘巾上爬起來,準備下水「冰鎮」一下,他們就會一直招呼我,問要不要衝浪,啊,不會衝,他們還可以兼當教練。

遮陽傘底下的衝浪板

 

我說想學衝浪,也是講了非常多年了,但礙於「怕海水」,一直無法鼓起勇氣豁出去租個板子和小夥子教練就往海上划進去;直到去年,我發現海上有新的動向,而且我竟然躺得有點覺得無聊了,更加上,這回小夥子們直說不衝浪的話,可以試試這個,Stand-up paddling。

Stand-up paddling 就是站在板子上划水;這項活動的板子,比衝浪板(比照初學者用的大板子)還大,比我整個人還大,頗重,板子背面有個凹進去當把手的地方,如果我把它夾在腋下,手的長度只是剛剛好搆到那個把手的位置,要把它拖進水裡,一定要拖進碎浪更裡面才能開始爬上板子,不然馬上又會被衝上岸。

也是花盡吃奶的力量,而且我是無法把它整個舉起來扛著走的(請想像電影中衝浪辣妹扛板子讓人噴鼻血的樣子),只能狼狽地拖在沙地上,更甭提還要帶著長度跟我身高差不多的槳(本人身高快 160)。

一天,無聊之際,海浪看起來也還算親切,我走向板子出租的攤子,說,「我要租一個小時,可不可教我怎麼玩?」,皮膚黑金的小夥子很義氣地幫我把板子扛進水裡,在我上板子的時候還幫我扶著,等我站穩才把槳遞給我。

第一回上場,光要爬上板子站起來,我就連站都沒站穩就直接摔進水裡兩回,還好,平時健身哪個動作該用身體哪部份的肌肉的記憶很快就抓到訣竅,第三回登板成功,開划,先是向著安全線划去,划過安全線,向太陽划去,一瞬間,全身心都體會到向日葵隨著太陽轉是什麼感受,好自由,好自由。

Stand_up_paddling

 

一開始還是有點怕怕的,總是一直盯著腳下,但是又不能一直盯著海,因為海浪會讓人頭暈、失去平衡,視線範圍就是在腳邊板子邊緣的範圍內,直到背有點酸,頭低得有點昏,一抬頭,已經離岸邊好遠好遠,周遭都看不見人,只有我,在海中間,迎著太陽,一種到現在我還是找不到確切形容詞的神奇之感,再低頭,海水清澈,海床上的石頭,海裡的魚,就在眼前。

「原來,一切其實一點都不可怕」,當時,我想一直就在海中央,就在承載我的一丁點面積的板子上,希望時間停止,讓這股被治癒的激動,永留心中。

我東西南北划來划去,跟後面上來的划客微笑,直到意識到,一個小時可能早過了,才往回划,也是不容易,第一,風向往往吹得我沒辦法直線前進,光是抓準方向就花了很多力氣,第二,愈靠進岸邊,退浪的力量就愈強,要划得更用力,才不會前進十步退九步,最後,一定要衝過浪尖(因為一到浪尖,就是浪碎的時候,變得很不穩定,可能又被往回推),板子出租的小夥子,一看到我,就迅速跑過來幫我拉上岸。

海上太陽底下玩得太開心,明明玩到一半就想到自己出發前沒有補防曬霜,就是捨不得結束,結局就是整個背部曬傷,but totally worth it!!!!!

整個背部曬傷

 

接下來幾天,管它已經曬傷,天天去玩,而且是租一次兩個小時,一回在海上遇到一個羅馬尼亞女生,她看到我握槳、划槳的姿勢不是很正確,還特地划過來教我。

我其實觀察她很久了,因為她竟然還在板子上深蹲、伏地挺身、做 down dog、做瑜珈的 chaturanga,我的眼睛其實早就像喬巴看到 Frankie 的新裝備瘋狂閃星了,她主動過來跟我講話,好興奮(腦殘粉現身)。

我藉機多取點經,原來,「海上瑜珈 (SUP Yoga) 」已經在很多國家流行起來了,聽了就興奮,直覺未來休假又有好多活動可以做!

我在過度嚴重的好勝心驅使下,也想試試自己能不能在板子上做一些其他的動作,深蹲和伏地挺身,過關,其它就不是很標準,特別是 chaturanga,這個動作本身就有重心的移轉,要在一個原本就需要特別人保持重心平衡的板子上,我這個菜鳥很吃力。

我在第二次玩的時候,做了兩件必須做的事:第一,讓自己在海中間故意摔下板子!成功玩起 Stand-up Paddling 之後,我就開始考慮接下來學衝浪的可能性了,但是,想到不管如何,衝浪衝到浪頭總會跌下來這件事還是有點害怕。

有些時候,重點不在於成功了幾次,而在於有沒有失敗過,唯有失敗過,才能更義無反顧往前衝,因為最糟糕的事已經發生過了;所以,重點不是我成功地站上板子幾次、站多久,而是無論跟著板子發生什麼事,我都可以再站起來,所以,我故意跌進海裡,自此,我知道衝浪再怎麼從板子上跌下來,都沒關係。

第二件事,自己把板子拖進水裡再拖出來,不能自己 handle 板子,怎麼當衝浪辣妹呢!儘管這板子實在是很不一樣,我還是想知道自己辦不辦得到,所以,我做了,在 Jimbera Beach,儘管短短走到海邊三、五公尺的距離就要換手好幾次,儘管一開始推了幾次一直被沖回來,小腿還給撞出好幾處瘀青,最後成功是我決定豁出去了!

瘀青也好,破皮也好,盯準浪準備要往回退,我跳上版子,將槳快速地垂直板子的方向擺在前端,身體趴下,壓住槳,免得它給沖走了,雙臂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勁地往海裡划,腦中只有一個想法,「只要划過浪破碎的那條線,就成功了!」,成功划進去站起來時,我覺得自己是 Queen of the World!

回程時,浪變大了,所以前進十步,退後八步的狀況讓我很害怕,回不到岸邊的恐懼感又出現了,但是,我只有我自己,無論如何都得靠自己的雙手划回去的;開始靜下心來觀察浪的節奏,注意到通常是有幾個中小的,比較破碎,接著一個大的,雖然比較可怕,但是計算對了,就可以一舉給沖上岸。

觀察一陣子之後,我選了個大浪,在注意浪快到時,佔好浪碎處的位置,這時另外一個考驗就來了,大碎浪沖上岸的力量雖然夠大,但是也表示我更容易跌下來,如果在未上淺灘就跌下來,一切就前功盡棄了,因為沒有人在上面控制方向的板子,就會亂跑,一亂跑,上不了淺灘,我是肯定拖不上岸的,拖不上岸,我可能就又要回到一開始要推進海裡的掙扎。

因此,我當機立斷,一感覺自己在浪頭上了,馬上跪下來,壓低身體,集中重心;選的這個浪頗有力,碎浪都上了淺灘,板子還是有給抬起來的感覺,意外地讓我初嘗「衝浪」的滋味,無與倫比!這股興奮感,一直到我花了吃奶的力氣、覺得自己手就要斷了,把板子還回去的時候,老闆娘問我「How was it? It’s a great day for paddling」,「It was great. The wave was just AMAZING!!!」

再下一次休假,我學了衝浪。

板子出租的小夥子,一定沒想到,他每天這麼不厭其煩地問一個女孩子要不要衝浪,到後來,間接地讓她刻服所有的恐懼,對乘浪的感覺,從此上癮。

There is no search needed. All I need is within myself.

在峇里島我一直沒有計劃要去大城鎮,一回遇到的人帶我去 Semiyak 晚餐,也沒有引起我太大的興趣,給人說在進行「Eat, Pray, Love」之旅,我還是在第一回旅行回程後才發現,一日遊的 Ubud 就是電影設定的小鎮。

會去 Ubud,只是因為那天下雨,去不成海邊曬太陽,臨時買了件雨衣,騎了兩個多小時的車,一走在主街道上,心中再度有了愛上這個地方的感覺,很奇妙,周邊的小店餐廳的韻律,是從來沒有感覺過的,不完全是「傳統或是本土」,也不完全是「西方」,有點像羅馬新舊完美共存的感覺,這邊來自各地人的文化也完美共存,打造出獨樹一幟的脈絡。

這家小店完美地詮釋各方文化,新與舊共存,打造出獨樹一幟的氣氛
這家小店完美地詮釋各方文化,新與舊共存,打造出獨樹一幟的氣氛
鎮上的廟宇,巧妙地坐落在這個當地人和外國人相互點綴的鎮中心
鎮上的廟宇,巧妙地坐落在這個當地人和外國人相互點綴的鎮中心
某一家小餐廳的擺設
某一家小餐廳的擺設
天氣實在太熱了,喜歡擺設的話,就坐下來喝一杯吧
天氣實在太熱了,喜歡擺設的話,就坐下來喝一杯吧

 

街上的餐館,大多都各有特色;而我也在這邊尋獲當地的印花絲質服裝,前前後後總共買了一件上衣、兩件洋裝,人見人讚,重點是可以水洗,「就甘心」。

但是最重磅的,還是當地的蕾絲,講到蕾絲,大部份的人想到的大概是法國蕾絲,就是很細緻的那種,其實我本來也是,直到我逛到一家當地專做傳統蕾絲的品牌,Uluwatu(是的,跟海神廟的名字一樣),雖然顏色都是中性色,黑、白、米,好好挑,可是有很多好物,而且超級舒服!

就是這家店!
就是這家店!
在店舖櫥窗展示的蕾絲
在店舖櫥窗展示的蕾絲

 

第二回拜訪峇里島,我就特地安排在 Ubud 待了一整天;拜訪過,多少能猜到為什麼電影設定選擇這個地方,它有一股說不上來,安撫人心的靈氣,儘管天氣很熱,街上人很多,卻同時很寧靜,萬物似乎有著自己運動的軌道和道理,沒有什麼是不符常理,也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我是個外來者,卻也同時感覺到不管走到哪裡都有立足之所。

是不是在峇里島就會尋得真愛,或許「真愛」,這個概念,不該只局限於「一個人」。

每天在這個島上的日子,我都覺得無比平實,這絕對是對我這個在零售業討生活的人相當奢侈的心理狀態,它提醒我人性的美好,讓我,至少在旅遊的時候更願意敞開心胸,給自己交新朋友的機會(雖然過了25歲之後就沒有很成功);在這裡,也讓我找到除了一堆衣服鞋子之外,那麼一點點樸實的自己,「樸實」的根本,一直是我不斷變強的原因之一。

十年,穿梭在語言與文化中,無意識地依著過去走入未來。

「I am a person living at the edge; then, I saw the universe conspire to my favor. It’s not a matter of what food I am consuming, which god I am practicing or how I interpret love. It’s about my marching out towards the middle of the street when the green light signaled.」(我是一個住在邊緣的人,然後,我看見整個宇宙都來幫助我;我吃什麼食物、信仰哪個宗教,或是如何解讀愛的真義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綠燈亮起時,我跨出步伐,往馬路中間走去)

Maybe sometimes I would lose the balance and tumble a bit; maybe sometimes I could go as steady as a mountain and full of confidence. The only balance in life is when I look inward, I truly understand that I am happy for no reason. (或許有時候,我腳步不穩,摔跌在地,或許有時候,我腳步穩健如山,充滿自信;生活中唯一個平衡,就是當我真正感受到自己,快樂著,不需要任何理由。)

Ho attraversato me la stessa di 25 anni. Adesso, comincerò un viaggio nuovo. Attraverserò.

(I’ve travelled pass the 25-year-old me and now, a new journey begins and I will cross over.)

 

時尚教主的十年試煉:
之七:My Love──印尼峇里島,衝浪板上的豔遇,讓我的生命變得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