懼是一種養份。

直到現在,我依然會害怕一個人異地旅行,尤其是要獨自面對語言不通的陌生世界。

心裡頭有話想說卻無法說出口,只好改用肢體取代口舌的難堪樣子,總是在人生記憶庫佔有重要地位。

這次紐西蘭公路之旅行,還沒取車前的腦袋出現過許多擔憂,如果車子半路拋錨怎麼辦?爆胎怎麼辦?迷路怎麼辦?車子被偷怎麼辦?

無論遇到何種狀況,終要獨自面對語言不通的陌生人,自行解決問題。

當我幻想事情真發生時,就會喚起蟄伏的恐懼,陷入無力的泥沼,原本對探索的興奮瞬間潰敗,這些一層又一層的情緒會彼此堆疊或覆蓋,接著製造出另一種負面情緒。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這些負面情緒不一定能傷人,但會干擾感知系統。

有時干擾言語,無法平常心與外國人溝通;有時干擾眼睛,無法靜下心欣賞眼前景色;有時干擾耳朵,當環境吵雜時會心煩;有時干擾皮膚,怕熱怕冷怕下雨。彷彿肉身在旅行,靈魂待原地

當干擾過強時,我會在深夜人靜反思檢討,把所有擔憂整理一遍,接著告訴自己真遇狀況,一定會被友善路人幫忙,一定有辦法解決異外狀況,給自己來場信心喊話或放空一切,等遇到麻煩再說。

旅行結束前,順利安全還車,車子完全沒有任何狀況,但一趟旅程下來遇見很多語言不通的陌生人,經常使用肢體語言溝通,甚至在路上主動載了一位阿根廷背包客,一路用破英文聊天。

現在想起紐西蘭的收獲,除了美景美食外,是做了各種傻事,自己因跨越某些恐懼而感到喜悅,並且相信未知世界沒想像中可怕,凡事都要放膽嘗試。

關於恐懼,會茁壯也會凋謝,是茂葉也是枯葉,終會掉落土壤化為養份,滋養生命。

 

skydiving

更多踏出舒適圈的故事:

最自由的人:環遊世界七年的台灣小伙子──林文翔

那一年,我跨出了舒適圈,一路走上了 4256 公里的美國太平洋屋脊步道

一封寄給三十三歲勇敢台灣女孩的信,她花了十三個月騎單車橫跨歐亞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