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 Hitchhiking,是想由 Christchurch 搭車前往 Fairlie。

跟換宿家庭約好的時間是 1 點,但因為 Hitchhiking 有太多未知數,我早上 8 點就拜託旅伴把我送到 Templeton 去等車。

天很冷,我很忐忑,而旅伴笑笑地說「可能我去前面 U 轉回來,你就不在原地了,而且司機是帥哥」果真,才舉了 5 分鐘的紙板,就有一台破破爛爛的房車在我跟前停下。

趁車裡的男孩忙著收拾副座,我偷偷地瞄了一眼,車裡非常亂。基本上那不是車,是他的家,副駕有一堆零食,後座更是放平變成了一張堆滿衣服的床。

男孩收拾好後下車一把就把我的背包拿起,放到了他的「床上」。

「哎,那個,我的背包很髒,對不起。」

他笑了,牙齒很白,丟下一句「上車吧」就回到車上。

他的目的地是 Dunedin,可以把我送到會經過的 Ashburton。1 小時的車程裡,他說他媽媽希望他進大學,但他並不想那麼做,於是一考獲大學入學資格就出發去旅行,去了英國、加拿大、日本、牙買加等 14 個國家。

他也是個 Hitchhiker,明白等待的心情很難熬,所以自己開車時一見到有人在等車就會停下。

他是廚師,也是滑雪教練。提起廚師,我雙眼發光,畢竟自己只會在廚房製作災難,所以總覺得會烹飪的男生特別帥;提起滑雪,他雙眼發亮,說他去旅行只挑冬天,唯一的行程就是去滑雪。

就當他在我心裡猛加分時,我們到了 Ashburton。

第一位把我接走的司機是位帥哥,可惜….

車子停在加油站,我剛背起背包,他就開口問:「其實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再送你到 20 分鐘後的路口。」我想了想,也好。

車又開了,我們又開始說話。這一次,他挑了個很奇怪的開場白:「在馬來西亞如果給抓到吸毒是不是很嚴重?」

我低沈地答說:「我不吸毒,不清楚。」

他卻沒聽出我不想聊這話題,反而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他在牙買加吸毒給抓的故事。

說完,他拜託我幫他打開副駕的抽屜拿點東西。東西?我立刻聯想到大麻,不會吧?!!當下心情很複雜,很害怕,但在他車上不幫他也說不過去呀,於是還是打開了抽屜。

抽屜裡空空如也的,什麼都沒有,他喵了一眼後大罵一聲「Bitch!」

我完全驚呆了,現在是什麼情況?他發現我的表情不妥後立刻說:「哦哦,對不起,我不是罵你,是在罵我的朋友,她吧我的香菸偷走了啦。」

他又笑了,牙齒依舊很白,但在我眼裡,那笑容卻不再純潔。車裡的氣氛也開始變得奇怪。

幸運的是,不到 3 分鐘我們就來到轉彎的路口,我下車了。明明是那麼帥,那麼有才華的男孩,怎麼就愛吸毒呢?

可惜呀可惜,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想那就是我在 Hitchhiking 的第一堂課裡所學到的事。

第一次Hitchhiking的目的地是到那美得很不真實的Fairlie去農場當綿羊保姆
第一次 Hitchhiking 的目的地,是到那美得很不真實的 Fairlie 去農場當綿羊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