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到大學演講,尤其看見學生的眼神裡透露著對未來的迷惘與恐慌時,我真心覺得這些年輕人才是臺灣的希望,最令人放心,因為「有感」才能「勇敢」。

但這群人卻經常一臉擔憂的追問我:「我不知道未來要幹嘛?出社會要做什麼?」

老實說,唯一有答案的人,是五年或是十年後的自己。但年輕人都聽不進去,甚至某次有學生問我念護理科出來能做什麼?其實我很想直接叫她去預約職涯發展中心的老師。

聽了劉軒的演講,他提到自己當初準備從哈佛畢業時,也對未來感到迷惘,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所以他讀研究所時休學一年去浪遊,去思索未來的路。他當初讀的是心理教育相關,畢業後並沒有從事相關工作。

如果連優秀的哈佛人都會對未來感到焦慮,甚至不務正業。我們普通人的焦慮也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大家也就別太放心上,不如放心體驗世界所帶來的挑戰,培養對世界的信任感。

聰明與優秀,不等同有能力解決人生的焦慮,這是我出社會後深信不疑的。

倘若你是學生,肯定不會放任焦慮的自己,會不斷迫問自己:「我未來該做什麼?」

我想無賴派小說家太宰治應該能解決許多學生的煩惱。他有次到遇見二位年輕學生拜訪,有感而發地說:

「對於當今的學生諸君,不禁心生憐憫。學生不屬於社會的任何部分。我頑固地地堅信,學生是思考的漫遊者。是晴空的流雲。不該成為編輯。不該成為公務員。不該成為學者。

若成為老成的社會人,對學生而言是可怕的墮落。這大概不是學生自己的罪過。肯定是被誰如此安排的吧。

學生本來的面貌,肯定就是神的寵兒,詩人的模樣,要好好珍惜這段時間,切勿玷污自身……,能夠與神並肩坐在神的寶座上的,唯有學生時代而已。學生諸君務必要以『心之王者』自任。與神共度的時期,在你們的人生中僅此一次。」

學生到底該做什麼?除了求知以外,更要當「心之王者」,一起共勉之。

 

更多藍白拖的旅行小宇宙:

別尋著別人的足跡去旅行!走自己的路,去嘗試、去跌倒、去經歷,人生才會精采!

流浪者的十項心之修行,出走,是為了要變得更強回來

感受到恐懼,代表你正踏出舒適圈,前往偉大的航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