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的拉普蘭區位在北極圈內,氣候非常嚴寒,嚴寒到什麼程度呢?

我們在的這幾天都大約是 -20 度上下,這麼說可能有點抽象,這麼說好了,這幾天最不習慣的一件事情就是……鼻毛結冰!!!(崩潰)

因為實在太冷了,當你吸氣把冷空氣吸進鼻子時,鼻毛就結冰了!但當你在呼氣時,它又融化了,就是一個好像鼻子裡面卡著東西但是又弄不掉的感覺(痛苦)。

然後由於會呼吸會呼出水氣,所以頭髮、劉海、睫毛通通都結上一層雪白的霜,其實也滿漂亮的哈哈哈哈,簡而言之露在外面的所有毛都會結冰。

這種溫度可不是開玩笑的
這種溫度可不是開玩笑的

 

這麼冷的天氣,大家最好奇的應該是要不要把自己包成大粽子吧?

其實我們到拉普蘭之前也考慮過要不要把所有能穿的衣服套到身上,但後來發現只要洋蔥式穿法就好囉,Shelly 的穿法是發熱衣+襯衫+薄毛衣+普通棉外套+羽絨外套,然後兩件褲子(裡面可以是內搭褲)是滿必要的。

來到芬蘭也打死不穿兩件褲子的 Shelly,第一天不信邪在戶外穿一件褲子活動兩小時,整個大腿凍成紅色後,就乖乖套上第二件褲子了。Maggie 的穿法是厚發熱衣+襯衫+長羽絨衣+長風衣+厚發熱褲+雪褲。

不過身體其實不是最冷的,頭是保暖的重點,因為頭部占身體散熱的 30%!耳罩是好物!因為風會穿過毛線帽,耳罩可以保護耳朵不會凍僵或是掉下來(真的有可能!)

因為 Maggie 是個非常怕冷的人,因此出發前還特地去買了一頂超級保暖的雪帽,幾乎能夠把整張臉完美地罩在帽子下。

零下20度的標準穿著
頭髮都結冰了

 

以個人感覺來說,其實最最最凍的也不是腦袋,而是手指及腳趾!!!四肢的末梢凍到完全失去知覺,套了兩層手套的手指一樣凍到不聽使喚,連開門鎖的力氣都沒有。腳趾也非常地凍,就算受傷了也完全沒感覺,因此必須不時地彎曲他們,確定他們還存在。

建議一定要戴兩層手套,尤其是想拍照的人!相信我,你不會想要在零下二十度的氣溫裸手操控相機。如果有兩層手套,至少可以只拿掉一層來拍照。另外也建議一定要穿一到兩層厚毛襪,搭配防水防滑最好還有內刷毛的靴子。

拉普蘭這樣一個嚴寒的地方,其實是不適合人類居住的,但人類總有辦法找到方法活下去,之前看過一句話形容北歐人「生於天、受於天,鬥於天」,覺得非常地貼切。

這次我們來到極圈,當然要體驗一下當地人如何在這麼惡劣的氣候下生存啦~~~

Snow shoeing 夜遊森林

這裡終年低溫,積雪厚到嚇死人,踩下去大概會深陷到膝蓋,可想而知行走非常困難。

所以當地人會利用 snow shoeing 的方式移動,主要原理是讓腳踩的面積增大,減少下陷的幅度,但我們體驗的時間是黑漆漆烏嘛嘛的晚上,啥都拍不到,所以就沒有照片可以給大家看囉。

一片銀白的世界
一片銀白的世界

Cross country skiing 日遊森林

還有另一種方法叫做cross country skiing,長得有點像一般的滑雪裝備,只不過是在平地上移動,有種半滑行的感覺,這種方式可以幫助人長距離地移動。

我們挑戰的是4公里的 cross country skiing,這種滑雪類型非常適合初學者喔!第一次在森林裡滑雪,陽光透過樹縫灑在白皚皚的雪地上,閃閃發光,真的美得很不真實!

但因為當天溫度接近 -20 度,再加上滑雪其實很耗體力,一整趟滑下來,除了身體因為運動而變暖和,我們的手指及腳趾都冷到凍壞了。

在這 4 公里的路程中,我們差不多都維持在整隊的倒數第一!(Maggie 是全程都倒數第一XD)想想在台灣慢跑 4 公里,30 分鐘就能解決的事,滑雪卻花了快 3 個小時!一整個身心俱疲呀 orz。

雖然雪地活動真的很累人,不過我們這種一輩子沒看過雪的台灣小孩,首次挑戰 cross country skiing 和 snow shoeing 成功,還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既可以體驗當地文化又可以消耗熱量,如果大家來芬蘭,很推薦一試!

累死人的 Cross country skiing
累死人的 Cross country skiing
第一次在森林裡滑雪
第一次在森林裡滑雪

更多你所不知道的芬蘭:

原來芬蘭人也是哈日一族,和曖昧對象約會的最佳地點竟然是壽司店!?

芬蘭 vs. 台灣教育制度大 PK!台灣學生的「用功」程度,讓芬蘭高中生都嚇傻了

冰天雪地中的芬蘭坦佩雷大學的新生訓練,第一件要學的事情就是「破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