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我還是沒有工作簽證,只有那張移民局給我證明已經提交申請料的紙條,只能做 part time,薪資少得可憐,幸運的話,就是只夠付房租,所以,還是得找更多兼職才可以。

可是義大利政府規定的工作時數已經滿了,怎麼辦,我想,還是可以靠語言能力賺點錢吧,所以,再度用上我的搜索本事

說真的,這麼會上網找東找西,在印度第一份網路行銷的工作功不可沒,可見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白流的汗,和白付出的努力。

第一個方向是找出版社,那要怎麼知道哪個出版社有工作給我做呢,當然是不知道啊,所以,我就上博客來網路書店,把每一本書都點點看看,記下每一個出版社的名字,然後再回頭搜尋出版社的聯絡方式,

以前自己興趣翻譯過的小短文派上用場,我就把它們當作樣本寄給出版社,就這樣,我還翻譯過一本書;

第二個方向是翻譯社,這個領域跟我印度的第一份工作的公司雷同,所以有跟幾家翻譯社 freelance 了起來,接一些英中修改的工作。

總之,養活自己很難,同時兼四、五份工作也是很正常的,因為沒錢,一年多的時間,哪裡也不敢去,連到米蘭周邊小城鎮遊玩的頻率都幾近於零,(延伸閱讀:絢爛耀眼的米蘭夏天:日光浴、小麥肌、和專屬於我的 25 歐元的幸福

一年多的時間,現在回想起來,就是不斷想找更多工作,不斷要求加班,貪圖多那麼一點點的加班費,一週七天,幾乎是無休無止的狀態,然而,往往公司錄取我時答應給我的工作合約(特定一種,比較好辦工作簽證)都沒給,然後,卡在移民局的簽證已經是遙遙無期。

用盡全力,生命自會找到出路

後來,朋友的朋友動用了一點關係幫我查了卡關的申請,默默地幫我處理掉了,我準備了另外的申請資料,再遞一次(因為一有申請卡在裡面,沒有解決,怎麼樣是無法再遞一次申請的),

當時的情況就有點像是三百壯士,無論如何都是死路一條;就在朋友幫我解決了問題之後,我同時靜下來看看自己在人生中的位置,進度落後這件事就不用提了,多說都是淚。

我意識到,繼續留在義大利是沒有前景的,投入的力氣與精神,所做的犧牲和妥協,都像是給黑洞吸走了,重點中的重點是,我沒辦法同意讓自己繼續毫無目地燒錢,

就在此時此刻,前東家 GUCCI 的老闆找我吃飯(一直有保持聯絡,偶爾會找前同事們吃飯),說是她的老闆想找我,那天,他們問我考不考慮回亞洲,在中國有開缺出來,他們想要讓我過去。

我想,當在生命中盡全力往前的時候,生命自己就會找到出口,前老闆的這個 offer,來得恰是時候,因為我已經開始考慮暫時回亞洲,開始找新加坡、香港的機會,雖然,想也沒想過自己會開始一段旅居中國的生活。

就這樣,一刀斬斷最後在義大利糾結不清的工作簽證和找工作心力交瘁的無限迴圈,電鍋、熨斗,連衣架子一堆東西都送給了朋友,海運了兩個紙箱的行李。

機場的托運行李過重,我再次使出華人小女生義大利文不好裝可憐的招數,地勤小姐意思意思收了我一點錢也就算數了,然後,再從台灣拎了兩個大箱行李,抵達上海。

週六小市集的攤販
週六小市集的攤販

 

這是米蘭家門前每個週六的小市集的其中一個攤販,每個週六只要走過這條路就很開心。

我的廚藝很差,會烹飪的食材非常有限,又是一個人,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買的。就是看看街坊鄰居婆婆媽媽拉著購物籃來採購,青菜、水果、盆栽、烤雞、海鮮,應有盡有。

決定離開義大利很難嗎?非常難,有一部分的自己,像是打了場打敗仗,很怕跟外人提起「放棄」義大利這件事情。

有一陣子,別人問我是什麼因緣際會到上海工作,我也總是要花很大的篇幅把說法大肆修飾一番,聽起來才不會那麼像戰敗者。

不過,或許真正的強者,除了在該全力以赴的時候,能使盡全力不留退路,也該有能力在意識到是離開時,瀟灑地離開吧。

我想,仍然有很長的時間我還是會記得這段瘋狂找工作,地上哭一哭,爬起來繼續遞履歷的日子。

那些沒能擊敗我的,都會讓我變得更強

那時候,我常常走著走著,接到電話就往包裡猛掏筆記本,打電話來約我面試的人,才不管我聽不聽得懂他的語言呢,總是很不顧形象地,接起電話、掏到筆記本,就趴在地上記起筆記來了。

最後翻譯一本書的那個機會,我是帶台灣才做完的,家人問我怎麼找到這個工作,聽到我的描述,很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哪有人找工作找到這個地步的。

當時,哪想得到那麼多,沒錢,工作就是往死裡找,我唯一給自己的底線是,一定要有一份工作是在精品業,再辛苦都不能放棄了自己的初衷。

有時候,會想告訴那個教授,謝謝他當年的那句話,我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修煉想把它練成一把刀,也才沒有餓死,或是燒更多家裡的錢。

兩年前面試現在這份工作的時候,第三關是大老闆面試我,他看看我的履歷,問我一句,「你憑什麼覺得自己有本事/值得在這一路上爬升得這麼快?」

我很有自信地說:「因為,不管做什麼事,我只求做最強的那個人,如果不是最強,我肯定是最強的那群人其中一個,所以我值得。」

而,早上十點前各個品牌店員的臉色,還有不管在什麼溫度下都覺得有股涼風颼颼的精品街,還有坐在路邊不顧形象大哭、不期待有王子來拯救的日子,給我最大的禮物,是教會了我傾注所有生命力,永遠專注在人生最重要的追求上。

精神身體上的勞累辛苦、旁人的言語眼光、奢侈品業特有的物質誘惑、對未知的恐懼與退縮,比起我想堅持過自己想過的日子這個單純的追求,也就只是一朵又一朵的浮雲,

沒有什麼身外之物,在我的生命中是永恆的,只有「我」才是永恆的,這也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寶物,而且這個我,只要下定決心,世上就沒有什麼是克服不了的難關。

 

SM Chang 的血淚奮鬥故事:

一個人勇闖米蘭,追求我的時尚夢,光鮮亮麗的背後卻是無盡的眼淚

盼不到工作簽證,一個人身在異鄉,哭乾了眼淚,還是得大步向前

在義大利獨自練就的三項絕技,讓我行遍天下都不怕找不到工作

更多 SM Chang 的義大利旅居故事:

絢爛耀眼的米蘭夏天:日光浴、小麥肌、和專屬於我的 25 歐元的幸福

夏天的我像是火紅的玫瑰,在托斯卡尼的豔陽下綻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