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是一件美好的事情,途中自然也充滿著令人回味無窮、印象深刻的回憶。

有些城市,去過了還想再去,有些小店,美味得想要再訪,有沒有到過哪個地方的往事,讓你在午夜失眠時刻特別想念?

又或者是當你終於賺夠旅費能夠舊地重遊時,才發現那間店已經歇業、頂讓?

或許寫出這篇緬懷過去的文章,對於未來出發的旅人並沒有實用價值,但感謝這些小店和經營者,曾經帶給我溫暖並且到現在都還忘不掉的美好城市印象。

京都:髒髒米其林的洋食コロナ

2011 那年,台幣兌日幣匯率 0.3 以上,還沒有這麼多間廉航進駐台灣,日本發生了 311 大地震。

就算是賞櫻季節,京都並沒有湧入預期的大量遊客,我住的 hostel 出發前一天才預訂,六人房裡包含我只有兩個房客,公車不管從哪站上車都有位子坐。

櫻花美麗地綻放、在冷風中搖曳著,遊客雖帶著笑臉賞花,卻感嘆花季的短暫、生命的脆弱,整個旅程散發著一種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的緊張感。

出發前看到部落客介紹了一間在京都市中心四条河原町的某條小巷子內,叫做「洋食コロナ」的排隊小店。

大排長龍的洋食コロナ
大排長龍的洋食コロナ

 

這間店曾經上過日本電視節目採訪,並獲得「髒髒米其林」的獎盃和證書,節目經常會去日本各地挖掘看起來髒髒破破但是食物超級美味的小餐廳。

老闆是一位年事已高的 95 歲老爺爺,原來老爺爺曾是海軍的廚師,戰後回到日本,1945 開始在京都開洋食店,這麼一做就是66年。

由於店裡坐位不多、一周只開四天而且只有晚上營業、加上老爺爺動作慢,想吃到洋食コロナ的招牌美食,必須排上一小時以上的隊。

不管是京都人,還是外地來的遊客,總抱持著「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吃到」的覺悟來到這裡。

店裡招牌是豪邁地打了五顆蛋的玉子三明治,或是厚實的炸豬排三明治,抹上了特製芥末醬後竟都是如此完美的搭配,即使吃不完打包帶回住處當隔天早餐,豬排三明治還是非常美味。

放了五顆蛋的三明治
放了五顆蛋的三明治
豬排三明治同樣豪邁
豬排三明治同樣豪邁

 

或許也是因為吃到機會如此得來不易,那種感動現在想起來還是一陣鼻酸。

同年秋天我又再去了一次京都,這次剛好坐在吧台欣賞老爺爺的廚藝,拍下他料理的身影,2012 年 2 月,這間店歇業,便少了一個去京都的動力。

如果老爺爺還在世,現在也已經超過一百歲了,就算不在了,這幾十年開店的光陰不過就只是千年古都風華流轉下的轉眼一瞬,店關了、人走了、京都還在。

老爺爺料理的身影
老爺爺料理的身影

 

過了幾年後,翻閱一本京都的日文雜誌,才知道當年老爺爺的手藝有人傳承了,招牌玉子三明治在京都另一家名叫喫茶マドラグ(La madrague)重生,後來也進駐了東京神樂坂。

當初得知這個消息時,我開心地從床上跳起來完全睡不著,恨不得告訴我每個朋友。

雖然近幾年都還沒有機會再重遊京都,到東京又太忙,只能憑網路遊記照片暫時解饞,期待總有一天再回去品嘗我所懷念,那年在京都的美好時光。

喫茶マドラグ

地址:京都市中京区押小路通西洞院東入ル北側

網址:http://madrague.info/

FB:https://www.facebook.com/lamadrague.kyoto/

赫爾辛基:療癒生活的海鷗食堂Kahvila Suomi

海鷗食堂是 2006 年的日本電影,雖說是日本電影但卻在芬蘭拍攝,劇情平鋪直敘沒有太大起伏、畫面簡潔乾淨就像傳統北歐設計,卻在日本帶起了一陣芬蘭熱。

故事是幾位日本女性,放下包袱後在赫爾辛基生活的過程。

為什麼來芬蘭?因為芬蘭跟日本有點像:至少都吃魚、因為手指隨便指到就來了、因為行李不見,找到前先待在這裡。來到赫爾辛基的理由不管多麼無釐頭,但還是隨遇而安地過著寧靜生活。

而電影的主要拍攝場景 Kahvila Suomi,就變成了影迷的朝聖景點,儘管擺設格局變化挺大,仍不改我們的興緻。第一次去遇到的是稀稀落落的單獨旅客,2014年再訪時看到巴士會帶一整車參加旅行團的日本遊客進來用餐。

不管是怎麼樣的客人,都可以感受到他們眼神中的興奮和雀躍,那種曾經在方框裡的畫面突然真實立體呈現在面前的感動,仿佛也得到了電影裡才有的氛圍和療癒能量。

 

其實赫爾辛基對旅人來說並不算是個有趣的城市,物價比起其他北歐國家雖稍便宜,觀光景點卻沒那麼多。

Kahvila Suomi 附近區域頗為寧靜,夏天多數人休閒娛樂是在公園曬太陽、湖邊度假、或搭船去 Suomenlinna(和蘇俄戰爭時的防禦碉堡)戲水走走。

這樣的生活以我們亞洲人來看或許是極為無聊,但是我特別喜歡這種無聊,這種充滿平靜生活感正是我在海鷗食堂裡看到的氛圍。

(其實還有很多景點像是 marimekko的café、Alvar Aalto 的建築和工作室、流線型的當代藝術館Kiasma,對我而言赫爾辛基並不無聊,這個城市只是需要懂他的人罷了。)

Kahvila Suomi的 餐點價格在北歐國家非常平易近人,可以點選喜愛的主餐,享用自助沙拉吧、咖啡、以及老闆自製有點像黑麥汁的芬蘭飲品,這樣加起來大約10到15歐,就可以飽餐一頓。

 

老闆人也非常健談,熱心地介紹店裡的食物,臉上總是帶著笑容,跟北歐人給我的第一印象不太一樣。後來只要有朋友問我赫爾辛基要去哪裡,我一定會推薦這間小店。

不過這間店已在這幾年歇業、易主,現在由日本人頂下來經營,改名成 Ravintola Kamome,招牌設計變了,餐點也多了日系菜色,價錢貴了至少一倍。

不知道那位充滿笑容的老闆去了哪裡,為什麼結束了這間店,或許只是他不想做了,或只是他要忙其他事,說不定他想過的人生是不停向前、不走回頭路這個選項吧。

新經營的餐廳多了不少設計感餐具和商品,卻少了些家庭味的溫暖。芬蘭的海鷗食堂對我來說就是記憶中的那間 Kahvila Suomi, 可是瑞凡,我們回不去了。

Ravintola Kamome:

地址:Pursimiehenkatu 12, 00150, Helsinki, Finland

網址:http://www.kamome.fi

FB:https://www.facebook.com/RavintolaKAM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