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承上集,我還沒有從震驚中回復)

Michael看我瞪大眼睛,很好奇地問:「你怎麼會知道他?」

「我的夢想就是在台灣成立一間全世界最棒的青年旅舍啊!」

「是嘛?那你可得跟他好好聊聊了。」

「實在太神奇了,我之前找資料的時候,有稍微研究了中國國際青年旅舍聯盟的歷史,所以知道這位劉先生,沒想到竟然能在這個神奇的地方遇見他……」

「可能真的是老天的安排吧,他也不常在這裡,明天是因為舉辦這個研討會,還有下禮拜也有個團體要來開會,其中好像也有台灣來的教授呢。」

「好的,啊對了,那我要再多住兩天!」

我這才想起來,我本來打算明天就離開了,現在計畫改變,我得把握這個天上掉下來的機會跟傳說中的劉先生多聊聊。我逛了大半個中國,只要是在著名的旅遊景區附近,就一定會有青年旅舍,每次一看到這個三角形的青年旅舍logo,就感覺像是回到家一樣。

令人親切無比,像回到家的三角logo
令人親切無比,像回到家的三角logo

先來簡單介紹一下「青年旅舍」這個在台灣越來越熱門的住宿型態好了,其實這件事情一開始不是一門生意,而是個社會運動,還得追溯到二十世紀初。

那時有一位德國中學老師,叫做李察希爾曼( Richard Schirrmann),他超愛徒步旅行,親近大自然。1907他任教於阿爾特納(Altena)時,就常把學校變成個臨時旅舍,晚上時,他會把某間教室的課桌椅清空,鋪上些乾草,讓經過的學生過夜。

1909年時,他又帶著一群學生去戶外教學,當他經過一個山谷時,遇上了一場暴風雨,幸虧他找到了一間學校願意收留他們。那時候他就在想,如果全德國的學校都能有這樣的機制,提供徒步旅遊的學生一個簡單的棲身地,那該有多好。

於是他開始構思管理機制,並且把想法寫成文章,得到了廣大的迴響,也認識了一起推廣青年旅舍運動的戰友──威廉孟克(Wilhelm Münker),一起成立了德國青年旅舍協會(Deutsches Jugendherbergswerk or DJH)。

1912年,希爾曼得到了參議員的幫助,把學校裡的臨時青年旅舍搬到了阿爾特納城堡(Altena Castle),成了世界上第一間正式的青年旅舍,從此青年旅舍運動在德國蓬勃發展,1913年已經有了83間青年旅舍。

可惜隔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了,希爾曼和孟克都被迫從軍去,但戰爭一結束,他們倆人又馬上回來重操舊業。

戰後的德國在凡爾賽條約的影響下,割地賠款,國內景氣蕭條,但青年旅舍的經營狀況卻逆勢成長,每年住宿人數都以倍數增長,到了1924年,希爾曼辭掉了老師的工作,全職投入推廣青年旅舍。

從此之後,其他歐洲國家也紛紛成立青年旅舍協會,終於在1932年於荷蘭阿姆斯特丹成立國際青年旅舍聯盟(International Youth Hostel Federation),也是現在 Hosteling International 的前身。

到目前為止,Hosteling International 已經有超過 80 個會員國、有總數超過 4000 間掛著三角招牌的青年旅舍散佈在全世界,讓喜歡交朋友或是旅行預算不多的年輕朋友投宿(內心年輕也可以啦)。雖然它是一個非營利機構,但它已經成為世界第六大旅館集團了。

Altena - Richard-Schirrmann-Denkmal 02 ies
位於Altena的Richard Schirrmann紀念碑
Altena-Burg1-Asio
世界第一間青年旅舍:位於德國的Altena Castle
以上是我在旅舍交誼廳找到的一本書《魅力三角──世界青年旅舍運動簡史》裡面寫的。

我即將見到的這位劉兆祥先生是位英籍香港人,是1988年到2002年國際青年旅舍聯盟的秘書長兼執行總裁,也是把青年旅舍系統引進中國的最大推手,是祖師爺!你們現在為什麼知道我會這麼驚訝了吧!

今天沒事幹,我就四處晃晃認識環境。從交誼廳的落地窗走出去,穿過一片草地,原來建築物的後面別有洞天,先是看到一個鑲在草地中的圓形平台,對面是一個順著坡地建造的紅磚階梯,在吉他社打滾多年的我一看,這就是最棒的露天舞台啊!

爬上階梯,是一片更大的草皮,邊上有個木製棧道,通往一個涼亭,再過去有個蠻大的,像是禮堂的建築物,聽說裡面常辦活動。

我心裡想,這間青年旅舍實在太理想啦!可以辦露天音樂會、可以放電影、草地可放得下十幾頂帳棚,那間禮堂可以辦各式活動或課程,還有花圃和菜園可以開個開心農場。但,應該要花不少錢吧……

木製棧道通往涼亭及活動中心
木製棧道通往涼亭及活動中心
完美的露天舞台
完美的露天舞台

熟悉環境之後,我騎車到村子裡隨便找間賣米線的解決了午餐,回到房間稍微休息,然後拿出我的吉他隨便亂彈,Michael忽然跑過來說:

「哇,你還帶著吉他騎行啊?吉他放哪裡啊?」

「就背在背上囉。」

「是嗎?這不累嗎?哇靠你也太奇葩了。」

「累啊!但我就想一邊騎車一邊賣唱賺旅費嘛,這可是我的生財器具!」我那時旅程才剛開始,還沒意識到這是個異想天開的計畫。

Michael的小眼睛瞪得大大的:「臥槽!算你牛!」

他把我的吉他拿過去,順手刷了幾個和弦,還蠻好聽的,我問他:

「哦,你也彈吉他啊!這是什麼歌啊?」

「一點點啦,這是我自己做的歌,明天要上台表演的……」又接著說:「對了,我們明天有兩個大學的研究所學生要來,你是知道的嘛?我們晚上要準備一些娛樂節目歡迎他們,你要不要也唱幾首?」

「我?真的假的啊?」

「我是認真的!有很多芝加哥大學來的老美,你會不會唱英文歌啊?」

「會是會啦,不過這也太突然了吧……」

「那就好,就唱幾首歌當做賣唱賺錢的熱身嘛!」

「你這樣說也是啦,好吧我來想想要唱些什麼好了……」

「那你慢慢想啊,就這麼說定了,我先去忙啦!」話才說完,他把吉他丟還給我,就一溜煙跑了。

這間旅舍還真隨性啊,不過這就是我喜歡青年旅舍的地方,什麼故事都可能發生。要唱什麼英文歌好呢?首選當然就是我練得最多的 Beatles 啦!最近剛好在練 George Harrison 寫的經典名曲<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另外一首,挑我最愛的<Across The Universe>好了,只是歌詞都還沒背,要加緊練習才行,不能漏氣啊!

晚上的連心旅舍,有另一種讓人心情平靜的美
晚上的連心旅舍,有另一種讓人心情平靜的美

隔天一早,旅舍的大家都忙了起來,小嚴搬了一箱青島啤酒出來,一瓶一瓶拿出來擺在桌上,Michael 把幾張長桌擺出來,鋪上桌巾。他看到我,對我說:

「起床啦修修,早上好啊!我們今天晚上有個自助餐會,是劉先生的太太 Teresa 親手做的,一人只要20塊,你要一起加入嗎?」

「哦?當然好啊!是為了要迎接那些研究生嗎?」

「是啊,他們大概下午會到,我們吃完之後就是歡迎晚會啦,對了,你要唱幾首歌啊?」

「呃……這個,大概要準備幾首啊?」

「大概兩三首就好了,應該沒問題吧?」

「應……該吧?哈哈。」我回答得有點心虛,<Across The Universe>的歌詞實在太難背了。

「好,那就決定派你第一個上場啦,哈哈哈……」

「靠,不會吧?那我趕快去練習好了。」

這個 Michael,難道不怕我搞砸了他們的場嗎?算了,趕快把歌練熟一點好了,千萬不能漏台灣人的氣啊。就這樣混到下午,突然聽到外面傳來「轟隆隆」的聲響,出門一看,果然是他們來了,從大門開進來一台小巴士,車上的人魚貫下車。

首先下車的兩人看起來就是教授的樣子,一位有點禿頭,微胖,留了個大落腮鬍,應該就是芝加哥大學的教授,另一位瘦瘦的,個子不高,戴了個細框眼鏡,一看就知道是香港人,應該就是香港理工大學的教授吧。

這時候從正門進來了一位先生,也是戴著細框眼鏡,頭髮帶點灰白,穿著深藍色polo杉,身材中廣,但是身手很敏捷,感覺全身充滿了活力,他進門後,身後又陸續進來了一位先生和一位女士,看起來都是學識淵博的學者。他們走向剛下車的師生們歡迎他們,Michael 跟我說:「那位穿藍色的就是劉先生。」

哇!終於見到傳說中的劉先生啦!好像跟照片中看到的不大一樣?廢話,網路上的已經是15年前的照片啦。後來才知道,跟著劉先生進來的兩位,女生那位是雲南大學社工所的所長向容教授,男的是陸德泉博士,也是雲南大學社工所的客座教授,這間青年旅舍,就是他們幾位為了實踐公益和社會企業所經營起來的。

劉先生招呼遠道而來的朋友入住之後,Michael 向他稍微介紹了我,他聽了,很熱情地向我伸出手:

「台灣來的啊,歡迎歡迎,所以你以後也想開一間青年旅舍啊?那我們得好好聊聊了……」
我握了他的手,是雙相當厚實溫暖的手:「是啊劉先生,之前研究青年旅舍的時候就知道您了,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碰到您!」

「哈哈哈是嗎?我也是幾個月才來一次的其實,大部分都在香港、倫敦兩地跑,這次是因為要接待貴客……對了,過幾天也會有一團台灣的教授來喔。」

「我有聽 Michael 說了,請問他們是來旅遊的嗎?」

「不是,他們是輔仁大學的團隊,來和中國這邊的社會工作者開一個工作坊的,今天這一批是芝加哥大學和香港理工大學的教授和學生,都是研究社會企業相關的科系,也是來這邊參訪並且開研討會……」
我瞪大了眼睛,迫不及待地脫口而出:「天啊!把青年旅舍以社會企業的方式來經營,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啊!」

「是嗎?那你真的來對地方啦,哈哈哈……我先去招呼他們,晚點聊啊!」

「好的,您先忙!」

飲料熱水備妥等待貴客
飲料熱水備妥等待貴客
芝加哥大學和香港理工大學的研究所師生。大家遠道而來,齊聚一堂
芝加哥大學和香港理工大學的研究所師生。大家遠道而來,齊聚一堂

其實我在離開台灣之前,參與了一連串的社會運動,從大埔、反核、洪仲秋事件,我忽然變成了現在鄉民口中的「覺醒青年」,覺得應該要為這個快爛掉的國家做點事情才對,於是我到處去參加相關活動、講座,在參加了社企流第一屆年會後,第一次知道這種把解決社會問題當做企業來經營的模式,覺得有為者亦若是啊。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在思考把青年旅舍結合社會企業的可能性,不論是提撥固定比例的獲利來做公益,或是真的能去解決旅舍所在社區的問題,為當地帶來價值。常常晚上躺在床上,自己一個人想到熱血沸騰,但又不知道要從何開始。

或許宇宙真的收到我下的訂單了吧?於是祂把我引導到了這裡,我是真心這樣認為的。

 

上集:《1082萬次轉動番外篇 01》命運的相遇──連心青年旅舍(上)

下集:《1082萬次轉動番外篇 03》開始和結束的地方──連心青年旅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