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分別找到自己的房間,把行李放好之後,紛紛到大廳交流聊天,這時候晚餐也差不多準備好了,有蘿蔔糕、白飯、燉雞肉、滷白菜、清炒青花菜等,菜色相當豐富,味道也相當台式,大家拿了盤子排隊夾菜,我也裝了一大盤躲在旁邊嗑了起來。

「吃得習慣嗎?聽說你從台灣來的啊?」一位中年婦人走過來問我。

「好吃耶!好像媽媽煮的喔。」

「是嗎?那就好,多吃一點喔。」她笑咪咪地說。

原來她就是劉先生的太太,叫做Teresa,深圳有名的僑城青年旅舍就是她經營的。我和一些研究生邊吃邊聊,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來參訪劉先生經營的這個社會企業,明天也會去探視附近的白族村落,住兩晚後,最後有一個分組報告,大家針對這幾天的學習和大家分享心得,我直嚷嚷著說也想旁聽。而他們聽到我計畫中的旅程,每個都瞪大眼睛,說我實在太瘋狂了。

吃飽喝足後,天色也暗了下來,工作人員把鍋碗瓢盆收拾乾淨,客人們有的打撞球,有的四處走走拍照,我也幫忙收拾好東西後,拿起相機四處拍拍夜景。一天最容易拍夜景就是天剛暗下來的這時候了,整個天空是靛色的,配合旅舍整體的紅磚和昏黃的燈光,呈現出和白天完全不同的靜謐感,怎麼拍都好看。

Teresa準備的豐盛晚餐
Teresa 準備的豐盛晚餐
我也裝了一大盤來嗑
我也裝了一大盤來嗑
大家吃飽後,打打撞球幫助消化
大家吃飽後,打打撞球幫助消化
剛天黑的旅舍:靛藍的天空和紅色的磚瓦與黃色的燈光,美極了
剛天黑的旅舍:靛藍的天空和紅色的磚瓦與黃色的燈光,美極了

Michael 看我在外面晃來晃去,向我招招手:「修修,來一下,我們開個會!」

「喔好!」開會?應該是討論晚上的表演吧。

他帶我進了個小房間,房間裡有兩套上下舖的床位,一個小桌子和幾張椅子,看起來是員工宿舍了。裡面除了小嚴和兩位工讀生妹妹是我見過的以外,還有一位頂著超短平頭的小哥。

「來,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老五,老五,這是修修,正要去騎腳踏車環遊世界的!」Michael介紹我們兩個認識。

「哈囉,老五哥你好!」我伸出手和他握了兩下。

「修修你好!叫我小五就可以了,你實在太牛逼了!」

「老五等一下會演奏手鼓幫我們打節奏,你們要不要稍微練習一下呢?」

「咦?好啊,那有什麼問題!」竟然在表演前才要增加新夥伴,跟我們以前吉他社實在太像啦!我喜歡!

於是我拿起 Michael 的吉他,彈起了<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的前奏,小五眼睛微閉,順著我的吉他輕輕地打起了節奏,我一開始輕輕柔柔地哼唱著,他的節奏也是細膩的,彷彿也流洩出一絲絲的哀傷。

當我唱了第二遍主歌,放了多一點力道後,他很靈敏地馬上跟著加重了節奏,甚至過門也都很漂亮處理過,到了副歌情緒更多了,他的鼓也跟著強烈了起來,好像也在訴說著:為什麼?為什麼你就是不懂?為什麼你就是不肯敞開心胸?為什麼你這樣墮落下去?你沒看到我的吉他在為你哭泣嗎……

結束前我很狂野地刷了八個八拍,當我最後把速度放慢,刷下最後一個和弦時,小五好像事先知道了我的意圖,也把鼓聲天衣無縫地漸漸放輕……我們對看一眼,互相點了點頭。

在場幾個人一起爆出掌聲和歡呼:「好好聽吶!」「配合得真好!」哇,我在這裡又遇上一位隱居在深山中的高手了嗎?在我自己都還沒練熟的情況下,第一次見面配合竟然就有這種完成度,我幾乎沒有這種經驗啊!

我佩服地說:「小五哥,您實在太厲害了,鼓打得真好!」

「過獎、過獎。」小五靦腆地笑了,看起來粗礦的外型,沒想到言語舉止相當的斯文。

「我們老五可是白族的優秀青年呢,現在在雲南大學念民族研究所,明天他還會帶大夥去探訪白族的舊有聚落!」Michael在旁邊補充說明。

「哇!真的太厲害啦,可以讓我也跟著去見識見識嗎?」

「應該沒問題的,車子應該坐得下。」小五說。

「太好啦!」

「好吧,我們也該過去會場準備了,修修你還要再練嗎?不是還有另外一首?」

「應該不用了吧,我和小五哥超級有默契的!」小五微笑點了點頭。

Michael和小五在宿舍裡
Michael 和小五在青旅的宿舍裡

於是我們一群人帶著吉他和鼓,一起往後院的會場走去,客人們也都陸續就坐。我想說可能要接音箱或試麥克風,到了才知道什麼都不用,是貨真價實的「不插電演唱會」。Michael 在我上台前塞了個草帽給我:「修修,你就是真實版的魯夫,這個給你戴,等一下和大家說說你的旅程!」

等大家都坐定了,劉先生先上去開個場,介紹第一組表演上場,就是我和小五啦,我們上台坐定,當我把寫著「busking biker from Taiwan」的布條拿出來的時候,現場一陣鼓譟,我先用英文稍微自我介紹:

「其實我也是客人,只是因為背著吉他,就被抓來表演……」

「我現在正騎著腳踏車環遊世界,想一邊旅行一邊賣唱賺旅費,這裡是我的第一站,如果大家覺得我唱得不錯,可以丟錢不要客氣……」現場笑聲不斷。

「我今天要唱兩首Beatles的歌,希望大家會喜歡。」

然後我就開始唱了,很久沒有表演,實在很緊張,和弦彈錯不少,唱<Across The Universe>的時候歌詞又忘掉一大段(大家還陪我一起科科傻笑),但小五哥還是很冷靜地幫我打著節奏,我們像是多年的拍檔一樣,相當有默契地完成了這兩首歌,結束後,現場響起如雷歡呼和掌聲!我想我應該有達到暖場的目的了。

向大家講我環球單車走唱的瘋狂計畫向大家講述我環球單車走唱的瘋狂計畫

後來和香港理工大學的帶隊教授葉富強博士聊天,他說一開始聽到我要唱Beatles的歌,眼睛都亮起來了!當他說到 1964 年 Beatles 到香港開演唱會他也在現場時,換我眼睛瞪得超大。

我們各自聊到了喜歡的搖滾樂團,聊到 Dire Straits 的主唱 Mark Knopfler 在 Alchemy Live 這張專輯的 Sultan of Swings 史詩級的表演時,我們不禁停了下來,彷彿耳邊都響起那段經典的 solo……他說他之前也有玩一點吉他,但是因為學術研究和教學工作太繁重了,壓力很大,已經很久沒碰吉他了。

我和他互換聯絡方式,他在回信裡說,在昆明聽到我唱歌和我結緣,是他這年最大的喜悅,也鼓勵我繼續燃燒青春,以後有事儘管找他幫忙,去香港一定要找他。

接下來上場的就是 Michael 和小五啦,小五把鼓放在一旁,雙手輕輕握著放在大腿上,Michael 輕快地刷起節奏,小五先是跟著前奏吹起口哨,然後雙眼微閉,輕輕地唱著:

「如果你要走,那就帶上我
如果你要留,那就讓我走
天的那邊,有我想去的地方
留在這邊,我只會慢慢地腐爛」

原來小五除了打鼓,歌聲還這麼好,聽著他奔放不羈的歌聲,伴著窗外的蟬鳴,套句現在流行的話,我真的醉了,我想如果場地換到戶外的場地,應該更有感覺吧?

隨著小五的輕哼和Michael的吉他,我的思緒跟著跑到好遠的地方,一下在高山上,下一刻又到了廣大的草原。我想到下午的時候,劉先生和一位在這邊已經住了十天的客人聊天,聊什麼我不知道,只知道這位客人因為太喜歡這裡了,還想繼續住下去。但這間旅舍的規則是,除非特殊狀況,否則每個客人最多只能待十天。

留在這邊,我只會慢慢地腐爛。」

這不就是我出走的原因之一嗎?我在路上的這段日子,常常會想起這段表演。

Michael和小五一起寫的歌遠方
Michael和小五的創作歌曲:<遠方>
遠方

接下來上場的是岩納斯和恆哥,恆哥自彈自唱崔健的<花房姑娘>,岩納斯幫忙打鼓伴奏,兩位都是練家子啊!唱得好聽極了!我忍不住邊拍邊幫忙合音。這裡到底有多少隱居山林的高手啊?

岩納斯在昆明開了家樂器行,自己也在教學,難怪這麼厲害,後來和恆哥聊天,知道他竟然也是 Tommy Emmanuel 的大粉絲,還買了他的曲譜來練過,現場就彈起了超難的經典曲<Mombasa>,又把我嚇壞了!

之後旅舍的大家輪番上陣,恆哥變成了人肉點唱機,幾乎點什麼歌都能伴奏,還自彈自唱了一段 Beatles 的<Blackbird>,晚會就很歡樂地結束在大家大合唱的<Hey Jude>之中。

大家一起的表演
大家一起的表演
工作人員合照左起ShoshoMichael劉先生向容教授小五恆哥陸德泉教授岩納斯店長婷婷
工作人員合照,左起Shosho、Michael、劉先生、向容教授、小五、恆哥、陸德泉教授、岩納斯、店長婷婷

隔天由小五帶隊,大家一起去參觀一個彞族的傳統村子:大樂居村去參觀。土磚砌成的屋子散佈在一個小山坡,從遠處就可以看到,相當壯觀,走近了才發現這個村子已經是荒煙蔓草,荒廢已久。

這裡本來是要開發成旅遊區,把房子保留下來的,沒想到當居民都同意,搬到旁邊的新房後,原本想投資的老闆跑了,所以這裡除了一些不想搬走的老人以外,幾乎已經沒有人住了,因為屋子年久失修,所以隨時有坍塌的危險。我拿起相機對這一片古色古香的老村子狂按快門,內心深深覺得,這裡無法保存下來,實在太可惜了。

我們順著小徑走上山坡,穿過許多雜草叢生,已經被藤蔓佔據的屋子,爬到了最高點,看到一個寫著「龍門坊」的牌坊,右邊「地靈」,左邊「人傑」,中間看過去,有個大大的「目豁神怡」,寫的都是繁體字,足見已經有一段歷史了。沿著階梯爬上去,是個大廟,應該是祭祀彞族祖先的,從上往下俯視,視野相當好,彷彿是祖先正居高臨下庇佑著子孫。

我們逛了一陣子往回走,芝大的教授在旁邊看到一株植物,叫了一聲:「Wow, look at that!」,大家紛紛靠過去看,「It’s weed!」學生看了引起一陣騷動,大家爭相傳閱。「啊?雜草?有啥好看的?」我那時還不知道「weed」的意思,一頭霧水,經過同學的解釋,才知道原來就是大麻。看起來應該是野生的吧?大家紛紛和這個途中的意外小驚喜合照,就準備回旅舍了。

大家拾級而上
大家拾級而上
階梯都長滿了綠草
階梯都長滿了綠草
幾乎都被雜草籐蔓覆蓋
幾乎都被雜草籐蔓覆蓋

大樂居

年久失修的木造房屋
年久失修的木造房屋

大樂居119號

龍門坊

俯瞰另一側的新蓋的村子
俯瞰另一側的新蓋的村子
宗廟前小五向大家解說這裡的故事
宗廟前,小五向大家解說這裡的故事
教授發現野生大麻大家爭相拍照留念
教授發現野生大麻,大家爭相拍照留念
野生大麻就長在路邊
野生大麻就長在路邊
聞起來......沒啥味道
聞起來……沒啥味道

下午的時間,劉先生先向大家做個簡報,介紹連心青旅的理想與願景,然後學生們各自找了地方坐下來分組討論,準備隔天的報告,我也拿了吉他,在大廳一個可以照得到陽光的角落,坐下來隨便亂彈。劉先生經過看到我,也拉了個椅子坐下來。

「你昨天的表演很不錯啊!你真的打算一邊唱歌一邊踩單車環遊世界?」

「哈哈,我是這樣打算啦,只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對了,你會不會唱John Denver的<Leaving on a Jet Plane>?這首歌好像蠻適合你的……」

我搖搖頭,劉先生接著唱了起來,我一開始沒想起歌名,聽了旋律就知道了,很琅琅上口的一首老歌啊,和弦也不難,我一下子就抓了出來,幫劉先生伴奏。這首歌的歌詞實在太符合我的心情啦,講的是一個男生要出遠門了,即將和女友分別,依依不捨的心情,這根本就是我前幾天在基隆港邊的寫照啊。我忽然想到:

「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是要Leaving on a bicycle吼?」

「對啊,哈哈哈……對啦,你為什麼想開青年旅舍啊?在台灣流行嗎?」

「台灣這幾年突然多了一大堆青年旅舍,但很多都是空有形式,光賣床位的旅舍,不是我心中理想的青年旅舍。」

「你理想的青年旅舍是什麼樣子?」

「它是要有故事的,是會和主人以及客人一起成長的有機體,它要和周邊的環境合為一體,而且對環境友善的,它還要有能幫周邊社區帶來價值,是以社會企業的形式來經營的……」

我一古腦兒說了一大堆,劉先生只是微笑地聽著,等我說完之後,他再慢慢接下去:

「我很早以前就開始住青年旅舍了,我最喜歡青年旅舍的一點,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是自然的……

在一般的飯店,如果一個人在大廳看報紙,你突然跑過去和他說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是在青年旅舍,你不去和他打招呼然後寒暄兩句,那才奇怪。

我一邊聽一邊狂點頭,劉先生繼續說:

「因為太喜歡,所以我加入了國際青年旅舍聯盟,擔任了秘書長加上執行總裁十五年的時間,致力於推廣青年旅舍,一直以來聽到旅客們的好多故事,像是誰和誰成了生意夥伴,誰和誰認識了之後一起旅行,之後就結婚了……就是這些故事,讓我覺得雖累,還是一直堅持下去。

退下來之後,我繼續擔任中國國際青年旅舍協會的顧問,在中國推廣青年旅舍。但我這幾年發現中國的青年旅舍有點變質了……」

「太商業化嗎?我懂!我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從昆明市區的青年旅舍搬過來的!」

「哦?是這樣啊?是的,青年旅舍一開始本來就是個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一個社會企業,事實上全世界超過七成的國際青年旅舍都是用這種理念經營的,但中國除外,大部分都是在做生意,哈哈。

所以我就發起一個『珍旅舍計畫』,就是要專門做社會公益和永續發展的。這間旅舍就是第一間,我當初看到這裡實在驚為天人啊!雖然相當破舊,但我和兩位雲南大學的教授花了很多心血,把它改建成現在的樣子,這比打掉重蓋要貴,而且麻煩得多啊,但你看看,是不是很值得?」

劉先生講得興高采烈,我也聽得津津有味。他繼續說:

「我們這裡慢慢的會變成社區服務中心,你看很多小朋友跑來跑去,都是鄰居的小孩,我們有時候會教他們做功課,說英文。最重要的是要讓當地居民能保留、欣賞自己的傳統文化,然後介紹給全世界,讓全世界的人都認識這裡,來這裡旅遊,而連心青旅就會是連接這裡和世界的橋樑。」

聽到這裡,我實在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這不就是一直以來我在心裡規劃的願景嗎?我緊接著問:

「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啊!可以請教您,我該怎麼開始呢?就找個地方然後開始做嗎?」

「是啊哈哈,就找個地方開始吧!不過我不清楚台灣的法令是如何,你可能要自己弄清楚,到時候開成了,記得要找我去玩啊!」

「好的!我會加油的!」

「對了,如果你真的對社會企業有興趣,後天要來的輔仁大學的團隊可以好好認識一下,他們都是搞社會運動的。」

「好的!沒問題!」看來我又要延後出發時間了。

劉先生向大家說明連心青旅的理念和願景
劉先生向大家說明連心青旅的理念和願景

分組討論中

分組討論中
分組討論中
和劉先生暢談青年旅舍的想法
和劉先生暢談青年旅舍

我到前台找小嚴,想請他幫我延長住宿時間,看到價目表上面有「露營」選項,比床位便宜了十塊,我不就帶著帳棚睡袋嗎?不如就在這裡露營吧!

「小嚴,我想要換成露營,請問哪裡可以搭帳棚啊?」

「哦?好呀,你看到的有草皮的地方都可以啊!」

「這麼好,那交誼廳外面這塊呢?離廁所近些,呵呵。」

「行,沒問題。」

於是我把所有裝備拿出來,上次搭帳棚應該是大學玩童軍團的時期吧?早就忘記怎麼搭啦!笨手笨腳地把帳棚本體、營柱、營釘撒在地上,發現營柱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全部用彈力繩連接起來,組裝好後呈現一個大T字型,接下來把帳棚本體攤開,有洞就鑽,有扣就上,竟然就糊里糊塗搭好了!?

Michael經過看到,跑了過來:「喲,搭帳棚啊?我來睡睡看……」「欸等……等」,我話還沒說完,他身形一矮,就鑽進我的帳棚裡了。「靠!我的寶貝帳棚第一次就被你睡走了!」「哈哈哈,沒關係啦,別介意嘛!空間蠻大的很舒服耶……」

搭完帳棚,看看天氣放晴了,騎腳踏車出去逛逛好了,於是我往西邊騎去,看到山就往裡鑽,看到坡就爬,漸漸到了越來越沒有人跡的地方,忽然前方出現一大片橘色的花,配上藍天綠草,我看得都呆了。繼續騎,連柏油路都消失了,遇上軟泥爛路,還得下來牽車。忽然聽到「哞~」的一聲,提醒我其實不孤單,有兩隻水牛在路邊休息吃草。我想等一下如果遇到身穿古代衣服,像陶淵明這樣的人,我應該不會太驚訝。

繞了一大圈,騎了四十公里,也爬了七百多公尺的坡,運動量應該夠了,趁天黑前我回到了旅舍。隔天就是分組報告日,我本來滿心期待要聽聽大家的點子,沒想到全村都停電,投影機亮不了,只能直接取消。大家雖然失望,還是把握最後的機會盡量交流,我也和一些朋友交換FB或email,希望有緣還能再見。

第一次搭建帳棚
第一次搭建帳棚
號稱雙人帳所以裡面的空間相當寬敞可以把行李全搬進來
號稱雙人帳,所以裡面的空間相當寬敞,可以把行李全搬進來
帳棚外觀
帳棚外觀
橘色的花,配上藍天綠草
橘色的花,配上藍天綠草
越往郊區人煙越稀少
越往郊區人煙越稀少
我和牛
我和牛

開心地把這群師生送走之後,旅舍的大家又得趕緊收拾環境,因為緊接著又有一批客人要進住了。

這天下午,有一位背著大背包,皮膚黝黑,理著平頭,穿著迷彩服的大哥先來報到。他鄉音很重,說是四川的一個社會服務工作隊的,主要是做救災的工作,他們是從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時候組成的,之後只要地方一有天然災害,他就會率隊加入救災行列,相當令人佩服。他早大家一天先來,聽他說,明天加入的社工還有各地區做扶貧、支教(支援教育)、助學等等的團隊領導人。

隔天陸續有人入住,大家看起來都認識,很熱絡地交談起來。依稀聽到台灣口音的說話聲,望過去,劉先生正在和一位女士交談中,想必就是輔仁大學的教授了。他們看到我,劉先生稍微介紹了一下我的故事,這位女教授笑著點點頭,伸出手對我說:

「你好,我是輔大夏林清。」

那時候還不認識她,但很容易就感受到她的霸氣,我想她應該就是帶隊的老師了,我也趕緊伸出手回握:

「老師您好,我叫修修。」

「你的故事很精采啊,等等有空我們聊聊。」

「也沒有啦哈哈,我才要多跟您請教呢。聽劉先生說你們會舉辦一個有關社會工作的工作坊,請問我方便旁聽嗎?我會乖乖地坐在一邊的。」

「可以啊,你就一起來吧。」

於是這幾天,我就在活動中心裡,搬個椅子坐在茶水區旁邊,如果熱水瓶空了,我就跑到前台去裝滿再跑回來。

一開始夏老師先請我跟大家自我介紹,我把我這幾年突然從一般的上班族,忽然變得很熱血又憤怒的「憤青」,到現在決定辭掉工作出來看看世界的心路歷程大概說了一下,她聽了,說如果一個社會悶久了,我這類型的「衝族」就會越來越多,但是要把這種血氣方剛的「衝勁」,能轉變成對社會有幫助的「行動」,那才是有價值的。

應該是裡面有很多專業的術語關係吧?說實在的,我坐了整整兩天,持續燒腦,對他們在討論的事情還是一知半解,像是「位置」、「脈絡」、「介入」等等,不知道這些詞彙的精確定義,真的很難理解他們在討論什麼。

夏老師教的是叫做「行動科學」的一種研究方法,經過我粗淺的理解,它是以「做中學,學中做」這樣不斷循環的實踐過程中,來做出一些改變,達成一些目標。雖然對討論細節霧撒撒,但我深深的感覺到,在場每一位團隊的領導人,都是很開放且不保留地去探索自己的心理狀態,以期讓自己的行動是有效的,能夠朝著目標前進的。

最後一天燒完腦了之後,我真的有種精疲力竭的感覺,大家也放鬆心情,一起去吃飯,我也很不好意思地被邀請一同入席。大家酒酣耳熱之際,互相鼓勵,訴說自己的理想。具體說了什麼內容,我大部分都不記得了,只記得有人跟我說:「加油,你們台灣要撐下去!」,我可能因為酒精催化的關係,身體和眼睛都熱熱的,覺得世界上有這些人真好。

晚上夏老師和他的研究生們要先離開,大家到大廳出來送他們。不知道誰把交誼廳的手鼓和鈴鼓拿出來,提議大家一起來唱唱歌吧!「修修你不是有帶吉他?為我們伴奏幾首歌吧!」夏老師說。

這種場合怎麼可以推辭!於是我去拿了吉他出來,唱了我的主題曲<向前走>。「蝦咪攏毋驚!」大家一起跟著我唱著,雖然中國朋友聽不懂台語,還是一起幫我打節奏,氣氛相當熱鬧,之後夏老師點了幾首歌,發現我都不會,她說:「哈哈,我們的年代果然差很遠,那你會彈<美麗島>嗎?」「美麗島?我會唱,但還不會彈耶。」

「快去學起來,<美麗島>是一首必須會唱的歌曲」她鄭重地跟我說。

我把這句話牢牢地記在心中,馬上就把這首歌練了起來。隔年太陽花學運爆發了,那時我正好回台灣辦簽證,於是我拿著吉他,在3月23號的半夜,坐在林森南路8號的巷子裡,守在某個通往立法院的缺口,一遍又一遍輕輕地唱著<美麗島>,不久之後傳來消息,有群眾正在進攻行政院。

大家圍在一起又唱又跳
離別之夜,大家圍在一起又唱又跳

本來只想在這裡住一天,隔天就走,沒想到一待就待了十天,還遇到了這麼多人,發生這麼多事情,我不禁想,天啊,才一開始就這麼精采,之後到底還有什麼冒險在等著我呢(魯夫上身)?要出發前,我和 Michael 和小嚴道別,Michael 還破例讓我試乘他的愛車。他跟我說:

「修修,跟你說喔,我們旅舍一致認為,你是我們今年排名前十名的好客人!」

「哇!真的嗎?你們還有做這種排名啊哈哈!」

「對啊,你來之前還有一個台灣人也入榜了喔,他也很牛,每次出門,回來之後都會帶著鄉民們送的青菜。」

「感覺是個很好相處的人耶,希望有機會能認識他。」

「有緣的話,會的。一路小心啊,有空記得回來!」

「會的!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這不是客套話,我知道我一定會再回到這裡的,因為這裡就是屬於我的,開始和結束的地方。

小嚴和村子裡的小朋友
小嚴和村子裡的小朋友
旅舍的屋頂村子的小孩和雲
旅舍的屋頂、村子的小孩、和雲
我和Michael的機車
我和 Michael 的機車(好帥,想換車了)
我和Michael和小嚴
我和 Michael 和小嚴
連心青年旅舍我會再回來的
連心青年旅舍,屬於我的開始和結束的地方

上集:《1082萬次轉動番外篇 02》公益與生意的完美結合──連心青年旅舍(中)

下集:《1082萬次轉動番外篇 04》一代女皇與她愛人皇帝的安息之地──乾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