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一路往山上開去,闖入了白色的迷霧之中,群山於飄渺之中,氣溫逐漸下降,辦理入住之後,黑夜更是冷得發顫,狂起雞皮疙瘩的我想起了行囊中的厚重外套。

我不喜歡去挖背包深處的東西,因為懶得重新調整背包配置。但進一步思考,若因此生病的話,那就太不值得了。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向大背包,翻出了鮮少使用的羽絨外套穿上,再喝杯熱茶,身體漸漸暖和了過來。

睜開雙眼,往窗戶的方向望去,外頭還是一片漆黑,拖著剛睡醒的身軀走向廚房,享用簡單的早餐時,還順便準備了午餐三明治。

一切打點好後,我踏出溫暖的木屋,白天漸漸從黑夜甦醒,吸入凌晨特有濕冷又新鮮的空氣,有種預感,今天將會是好天氣,九人搭上小巴,不一會就抵達健行的起點。

「下午四點半在另一頭見!」司機臨走前說。

看著不斷駛離的巴士,我發覺那句話是種叮嚀,同時也是種宣告,接下來只能夠持續不斷往前走,十九點四公里非爬完不可。

三位德國室友率先快步向前衝,不一會就變成了遠方的小黑點,我還是不要貪快的好,畢竟我一日健行二十公里的經驗為零,更何況是有積雪的山。

對我來說,今天需要的是耐力而不是爆發力,調整好裝備與暖身一下,我跨出前往末日火山的第一步,今天我要穿越東格里羅山 (Mount Tongariro)!

Mount Tongariro

 

「哈囉!你也是一個人走嗎?」後頭突然冒出聲音
「對啊!你是……?」

麥可來自韓國,目前在紐西蘭打工度假,給人的感覺相當的正面,眼神和氛圍散發出眾多故事,相當熱情地和我聊了起來。

他是位經驗豐富的登山客,相較之下,我顯得十分不專業,但他還是配合我的速度,以差不多的速度和我走一塊。

麥可告訴我他的打工度假簽證快過期了,但他滿喜歡紐西蘭的生活,想要再多留個一段時間,其實紐澳長期缺少建築工人,剛好建築就是他的專業,工頭似乎也滿喜歡他的,透露出願意擔保的訊息。

「其實不光是喜歡這裡,也是順便存點結婚基金。」麥可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你不擔心分隔兩地太久,感情會變調嗎?」
「還好耶,跟女友交往很久,也滿穩定的,三不五時也會視訊通話。」

他的話語,感覺不到一丁點的擔心,距離不是問題,對這段感情似乎極有信心,亦或只是豁達,身於命運的洪流,一切順其自然。

Mount Tongariro

 

繼續向前進,眼前地形漸漸變得平整又寬敞,原來,我們闖進一大片幅員遼闊的雪白平原,麥可從容不迫地向前行,我則是笨拙地一再地陷入厚厚的雪之中。

健行於雪中比原本想像中的困難,但是山頂就在雪原的另一端,不斷以此為動力,催促著雙腳繼續踏出下一步。

經歷一個小時的折騰,終於穿越雪原爬上山,站立於山頂之上俯看四周景色,陡峭的山稜線令人嘖嘖稱奇。

專屬於火山地帶的黑色沙與土,染上了不均勻的冬雪,湛藍天空和不平衡的黑白灑出上帝的水彩畫,只有黑、白、藍的自然藝術,是撫慰人心的美。

抱著膽戰心驚的心情,踩著鬆軟的土壤滑下山頂,兩旁皆是懸崖,深怕一不小心摔跤便會一路滾下山腳。

平安走過不安的路段後,加快腳步追上麥可,一起抵達著名的綠寶石湖泊,我們找了塊石頭坐下來,暢談著對未來的憧憬,翱翔的夢想和壯麗的美景轉變成美味醬汁,加入了今早準備的三明治。

雖然食材簡單,嘗起來卻是真實又甜美,不只填飽了肚子,內心也感到十足的飽滿。

Mount Tongariro

 

夢想的起點:

環遊世界 1460 天,我的夢想從這裡開始萌芽。

也是登山壯遊:

那一年,我跨出了舒適圈,一路走上了 4256 公里的美國太平洋屋脊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