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斯約瑟夫冰河」與「福克斯冰河」兩道著名的冰河沉睡於紐西蘭南島西部。我出生到現在二十五年,還未看過冰河長什麼樣子,如今在南島開著小紅車,終於有機會親眼一睹風采。

但問題也隨之浮上檯面,究竟要選擇約瑟夫還是福克斯?

規劃行程的時候,其實打算參加從冰河末端走上去的一日遊,出發前幾天才發現,原本唯一可以一路步行上去的福克斯冰河,前幾年末端崩塌,步行起點風險大增,現在兩道冰河都只能坐直升機上去,再做冰河健行。

也因為搭乘直升機的關係,團費對我有限的預算來說有點過高,勢必只能選擇其一。最後深入了解相關資訊後,我選擇福克斯冰河的直升機和健行活動,約瑟夫冰河只在園區散步遠眺。

車子開進冰河近郊的小鎮,周圍氣溫明顯比基督城降低許多,從後車廂拿出登山背包,望著它我嘆了一口氣,說真的我其實很懶得破壞整裡好的背包去挖深處的東西,但想想若是感冒就麻煩了,畢竟我是車上唯一的駕駛。

還是挖出了捲成黑黑橢圓型的羽絨外套,套上沒多久,發顫的四肢逐漸暖活起來。望向不遠的旅舍大門,還是早點進去取暖吧!

接近屋子之時,我被梁柱上的紙吸引住視線……原來是通緝令啊,仔細一讀卻發現不簡單,止不住地哈哈大笑,算是見識到紐西蘭人的幽默感了。

通緝令

弗雷德 憤怒之男 & 泰德 瘋狂紳士

他們通常都一起旅行,近日晚上有人目擊他們在庭院出沒,甚至呼朋引伴。危險!請勿接近,因為他們會吃了你。(顯然地,他們吃任何東西) ,如果看見他們,請馬上通知警察。

活捉獎勵:一杯啤酒 

要站上福克斯冰河也是挺看運氣的,冰河上的氣候說變就變,雲層一罩住冰河,直升機便無法飛行,聽說有高達三分之一的團會因此臨時取消,所以我特地安排兩個晚上待在小鎮,以防第一天運氣不好,還有第二天可以嘗試看看。

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踩著藍白相間的冰河,像在陸地上卻又不盡相同,彷彿站在另一個星球上,不安的感覺捲上心頭。

工作人員開始發放冰爪給大家,穿上走起路來穩健得多,增添了不少信心。開始健行前嚮導再三強調要隨著他走,禁止自行隨意脫隊走動,雖然冰藍雪白的冰河表面看起來十分平靜,底下卻暗藏著許多危機。

有時候看起來沒問題的冰層,但其實只是薄薄一層,一踩下去可能就會滑落至冰斷層之間,嚴重點甚至會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所以嚮導在往前行之時,都會用冰斧敲一敲,確認穩定度再踏上去,這工作其實需要相當的經驗累積呀!

 

跟隨著隊伍的腳步,踩穩一步步向前進,導遊似乎在尋找什麼,不久,前方發現較大的冰河間隙,導遊叫我們等會兒,他拿起冰斧大力一揮,開始打造下去間隙的道路,絲毫不苟,確定一塊穩了才開始打造下一塊,只花10分鐘左右。

打造出雪白的冰之通道,大夥一人接著一人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剛剛在腳底下的冰河,漸漸包覆了我們變成兩側的冰牆,高度約七公尺,兩層樓高左右,越下面的冰層年代越久遠,顏色也漸趨藍色。

對生活於亞熱帶的我,眼前的美景有如興奮劑般,經由眼睛流入血液再流至全身,我開始抓起身旁的碎冰來吃,甚至扳起一大片冰塊來啃,像是小時候一樣,看到什麼東西都想要放進嘴裡。

先舔一舔,再咬一咬,冰河的一小部分溶化於舌尖,順口甘甜的滋味流入喉嚨,不論是味道還是品質都是數一數二,我開始後悔沒有帶上煉乳或果醬,不然就現場自製全天然的冰河挫冰。

 

前方,出現了小冰洞通往表層之下,高度大概一公尺高,蹲下來勉強還穿得過去,往內一探究竟,剎那間,被無與倫比的湛藍給包圍,令人不轉睛的藍色隧道,鞋底下踩著涓涓細流,一切都連貫起來了。

冰洞是怎麼來的?由於太陽日曬的緣故,融化的雪水長期侵蝕而成的。導遊要我們一個人跟緊一個人,畢竟在冰之下,凡事還是小心為上,相機快門聲不停地響著,所有人都想要抓住美景,一離開洞穴,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呢!

不久,隊伍停止了,抬頭一看陡峭的斜坡上方有個出口通往表層,導遊已經架好繩索要我們一個一個爬出來,若是可以我很想繼續多待一會,但畢竟是跟團,沒辦法隨心所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只好依依不捨地離開藍色隧道。

 

烈陽擺脫厚重的雲層,強烈的光線照射著冰河,表層的冰逐漸融化成細水,如同山川有多個上游,在這裡也不意外,從頂端順著地勢而下的各個小支流,不斷地相互結合愈來愈大,流到我們所在的位置已成寬 6 公尺左右的水流。

清澈的雪水看起來晶瑩剔透,忍不住伸出雙手搖起來品嘗一下……冰冰涼涼又甘甜順口,原來自然的水可以如此沁人心肺,原來無汙染的水味道是這樣,一口接著一口不想停下來。

躺在雪水旁的岸上,看著遠方的冰河頂端,面對如此古老壯麗的景色,心中有著無限的感動,卻又感到無比的平靜,和過去百年相比,冰河前端一直在往後倒退,是不是在遙遠的未來,子子孫孫只能透過照片知道冰河的樣子,無法親手去觸碰上天打造的藝術冰雕,沒有機會去品嘗甘甜純淨的冰河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