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9 月 29 號,這天我與好友走完了長達 4256 公里的美國太平洋屋脊步道。歷時 5 個月,穿越了水源不足的沙漠與滿地白雪的山頭,成功完成了自己給自己的挑戰。

如果說,以前的我看到蟲就會尖叫逃開,覺得自己做不來的事就不想去做,你相信嗎?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舒適圈。每一個人的圈圈大小,都不盡相同,也會因為時間的推進,或不同事件的影響,而有所改變。

舒適圈之所以叫做舒適圈,是因為在這樣自己給自己圈限的範圍內,你覺得很舒適,也非常習慣這樣的環境。

待在這裡面是舒適的,舒適到你不太會留意自己其實已經在舒適圈裡面。時間一長,面對新的挑戰與陌生事物時,你會感到麻煩與害怕。擔心著自己這樣做,會不會有損失,是不是值得?

「反正我不做也不會影響我的生活啊」

「這問題怎麼這麼難,都找不到答案,問人也好麻煩喔。」

「算了,先這樣放著,有空再來研究該怎麼解決。」

這些想法往往在腦中一現,一個誠實面對自己不安的機會就消失了。有趣的是,很多人都習慣這樣的過程,一個我們默默把自己留在舒適圈內的選擇。

原來,我的舒適圈是可以擴大的!

我是一個很喜歡嘗試新鮮事物的人,進到超商買飲料我會先選擇我沒喝過的,任何新奇有趣的事物都會抓住我的眼光,讓我想要實際嘗試看看。

但實際上,我也曾經很樂於待在我自己的舒適圈內,直到我隻身前往澳洲念書的時候,才發現很多事情,不管再困難你都應該要有能力獨自解決!

就像許多旅人前往陌生國度的歷程一樣,再奇特與難以想像的狀況發生時,你都要正面迎擊,勇敢地解決後才能繼續自己的旅程。

PCT 在美墨邊境的起點紀念碑
PCT 在美墨邊境的起點紀念碑

 

去年從 PCT 上回台後,每一次分享都有人認為我本身就是個熱愛戶外冒險的戶外咖。但是事實上,我的戶外冒險活動啓蒙初期,其實並不是這麼快就喜歡上戶外冒險運動。應該說,當時的我對於戶外冒險運動一點興趣都沒有。

在澳洲唸研究所的期間,我與同班的泰國好友各租了一艘獨木舟,在布里斯本河上開始了我們各自的獨木舟初體驗。去程划得很開心,回程卻碰到強大逆流,好不容易划回岸上後,雙手發抖的我心中默默的說「我再也不要划獨木舟了。」

後來跟著澳洲朋友去天然岩場攀岩,沒經驗的我穿著一般的休閒短褲與確保安全用的吊帶,就開始嘗試著爬上岩壁。

經過半個多小時在岩壁上生理與內心的掙扎後,還爬不到一半的我只能緩緩地被降回地面。看著兩條小腿上滲血的無數條傷痕,我再次覺得下次還是不要再攀岩比較好。

接連著兩次的壞經驗,讓我對於戶外活動實在是倒盡胃口。

美麗如畫的 Thousands Lake
美麗如畫的 Thousands Lake

 

從澳洲念完研究所回到台灣後,我進入了一家國際戶外冒險教育組織「Outward Bound」的台灣分校。在這組織裡面,我第一次聽到舒適圈(Comfort Zone)的概念。

舒適圈是這樣的。如果用好幾個同心圓來比喻,最內圈的會是你的舒適圈,任何你覺得可以舒適面對的狀況,就是舒適圈。

再往外一層是學習圈,在這範圍你碰到的事情會讓你不安,但成功從中學習後,就會變成你人生的養分,也同時變成你舒適圈的一部分。

最外層的,就是會讓你害怕的恐慌圈,這裏所遭遇的事情,不但會讓你立刻害怕與緊張,還有可能危及你的生存。

這間以戶外教育為主的工作中,我嘗試了很多過去不同種類的戶外活動與戶外技能培訓。也因為職務上牽涉管理與經營,所以同時也經歷了許多不同的挑戰與不安。

時至今日,回頭看看自己才發現,過去那個害怕與不喜歡戶外的我,現在已經是個身具戶外專業技能與證照的專業戶外從業人員。也曾經獨自帶領過企業培訓課程與國內外多個戶外冒險課程,轉變之巨大,連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

放下,再次走出舒適圈,才能繼續成長

當你在一個環境久了,過去的挑戰就會變成習慣,同時也就變成你自己的舒適圈。在工作職場上,也是循著這樣的路徑在發展。

2015 年 11 月的我,在工作與人生疑惑上到了一個爆發點。我當時對於我的人生有著許多疑惑,我不知道現在這工作我是否願意繼續下去,我不知道我的人生重心該怎麼規劃,我對於未來徬徨不知所措。

某一個晚上,意外的讓我查到了 PCT(太平洋屋脊步道)的資訊。我一股腦地陷入去搜尋所有相關資訊,直到我突然發現我正開心地笑,發自內心地對著電腦螢幕中的 PCT 資訊傻笑。

這時我才發現,我應該放下一切,跳出現在的舒適圈,讓自己面對不一樣的挑戰才會有機會看到新的自己。

一條步道,不只是身心的挑戰,也是人生旅途中歷練

我其實沒有花多少時間為了走上 PCT 而準備,嚴格來說,我根本沒有認真的把補給計畫做好。

連買機票、申請簽證、申請步道通行證這三件最重要的事情,都是在當時被我的遠征計畫吸引一起前往的好友,不斷提醒我要趕快處理,這些事情才一一的被我們辦妥。

在步道上時,自以為過去的戶外專業可以讓自己在步道上過得舒適。但沒想到,就是因為自己過去的專業背景,讓自己吃了不少苦。

因為長時間的行走,讓自己的雙腳水泡沒有停過,關節也因為長時間的使用,而造成磨損疼痛,後期幾乎每日都需一顆止痛藥,才有辦法讓自己的的雙腳可以繼續行走,完成整條 4256 公里的步道。

PCT 在美加邊境的終點紀念碑
PCT 在美加邊境的終點紀念碑

 

有人問,過程中有沒有動過放棄的念頭?老實說,我根本就沒有想過放棄這件事情。因為我一定會走完,再多的困難我都需要一個一個的面對解決。

在步道上的 150 個日子裡面,獲得最多的不是在步道上認識了多少朋友,不是走了多少哩路,也不是拍攝了多少絕世美景。而是自己終於可以花很多時間與自己相處,在踏出的每一步與規律的呼吸中,在腦中與自己對話。

很多過去沒有認真去想的事情,都被一件件地拿出來檢視。在腦中進行的對話越多,我也越了解自己,也讓自己有機會去整理自己在這人生的中途點,還可以再多做些什麼?

回到台灣後,有些人會問「你在這樣的壯遊後,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嗎?」

我認真的想想,我還真不知道我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不同的時空背景,隨著時間進步的人生歷練,讓我覺得我想要的東西會一直改變,也認知到我永遠不會找到一個非常非常明確的點,來作為我真正想要的答案。

但我卻非常清楚,我想要的方向朝向哪裏,在前往這方向的過程中,我不想要的會是哪些。我想,總是要給人生留點驚喜,能夠知道自己絕對不喜歡的就夠了。剩下的,就留在這人生的道路上慢慢去發掘吧!

Sierra 山區一景
Sierra 山區一景

更多鼓舞人心的壯遊故事:

最自由的人:環遊世界七年的台灣小伙子──林文翔

環遊世界 1460 天,我的夢想從這裡開始萌芽。

一封寄給三十三歲勇敢台灣女孩的信,她花了十三個月騎單車橫跨歐亞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