們怯生生地走進一間民房,正在忙著清理庭院雜物的眾人眼光紛紛落在我們身上,當我們問說今晚是否可以在此露營時,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眼神拋來拋去,好像尷尬的不只我們,他們也像是初次遇到這種場面,無所適從。

最後,一個男人開口說話了,他說要在外面路邊還是院子裡都行,還特地清了屋簷下一個角落給我們搭營,幾個男人再拿了兩塊木板讓我們鋪在帳篷下,就怕我們晚上會冷。忙完的大家陸續圍在我們帳篷旁邊,一下子問東一下子問西地好不熱鬧。

原來這一群人是附近工程(香麗快速道路和高鐵)的工人,來幫村長翻修房子的,而我們就這麼碰巧的選上了村長家過夜。煮泡麵的水才沸騰,村長就吆喝我們一起吃晚餐,受寵若驚地我們領著盛情步入屋內,只見幾個人已圍著火堆捧著飯碗。

村長家
村長家

 

村長太太把豬肉和雞肉熬煮成湯,然後淋著湯汁和飯吃,簡單入味讓我連扒了三大碗,主人時不時還勸我們再多吃點肉呀飯呀,說這山上土地貧瘠種不出什麼像樣的蔬菜,只能養雞養豬再殺來吃,眼前這些盤中肉都是自己養的,保證天然無污染。

一個年輕女孩笑笑地朝我湊了過來,我跟她聊起了我們的旅行,瀏覽相機裡旅途中的照片,當她看到台灣風景的照片時,雙眼發亮地直說有一天等她存夠了錢也要去一趟台灣。她看起來約莫二十四歲左右,但從沒離開過雲南,難怪當我跟她說雲南很美時,她露出一個再美也看膩了的苦笑。

燉肉拌飯
燉肉拌飯

 

圍著火堆的一群人說著聽不懂的語言,熱烈地嚷嚷著,三不五時又有新的客人推門進來加入烤火喝酒。史頻頻被勸酒我ㄎㄣ,一瓶五百毫升的大理啤酒被男人們當作水在喝似的。

自制的史先是喝了兩瓶,眾人又開了第三瓶給他,但他卻不斷推卻,我想他可能是怕等下會一直跑廁所,不然以他對啤酒來者不拒的個性,此刻反倒客氣的過於刻意。

最後他還是抵不過眾人盛情,勉強的收下第三瓶,後來他才偷偷跟我說,那大理啤酒實在不對他的口味,兩瓶已是他忍耐的極限了,我看這難以推卻的第三瓶若全全下肚,勢必會打通他的任督二脈,激發他的潛能極限。

我看著他微皺著眉,一鼓作氣的大喝一口後,又小心不要露出噁心想吐的掙扎,忍不住幸災樂禍地笑了。

男人們把啤酒當水喝
男人們把啤酒當水喝

 

村長說他們是彝族人,沒讀多少書沒什麼素質,窮得房子簡陋只能待在這荒山野嶺,成不了什麼大器,又說城市裡的房子蓋得多好多美,他們窮人只能每一磚一瓦都自己來,我藏著情緒默默地聽。

懸吊的單只燈泡映著火光人影重重,貓咪舒服地就著火打盹,母親抱著女兒,男人們互相喧鬧拼酒,我們這對陌生的男女坐在屋裡一角,有我們沒我們都不影響他們的簡單生活似的。

時間慢慢的走到深夜,眾人歡樂打鬧依舊,而我將昏黃光線下的這幕歡樂細細地鎖在記憶寶盒,小心地寶貝著。

和大家道了晚安離開屋子踏入黑夜,滿天星星立即撞入眼眸,想想這等浩瀚星空,又是多少有錢人願意捧著錢去租高級別墅換來幾晚的清靜呀?

想起曾看過一句話說:「全天下最大的慷慨莫過於窮人的慷慨」,明明擁有的不多卻樂於分享,真想回頭對村長說,其實你才是個大贏家呢,尤其是你那顆善良純真的心,珍貴得無價!

上一篇:[中國雲南] 我們吃著隔壁桌的剩菜剩飯,遙想當年的大饑荒,彷彿已成過往雲煙

下一篇:藏族大嬸幫我烤暖的外套,不僅溫暖著我的背,更溫暖著我的心

尤莉為什麼要走這一趟:一封寄給三十三歲勇敢台灣女孩的信,她花了十三個月騎單車橫跨歐亞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