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一直在想要怎麼增加旅程中的「趣味感」,要怎麼突破自己的旅遊方式。

現在去海邊,已經可以進行板上划水 (Standup Paddling) 和衝浪,甚至之前也有自己找當地人一起開船出海,還去浮潛,比起一整天躺在太陽下看書,真是突破很多。

但是,如果是去城市旅遊呢,除了一直走一直走,一個景點逛過一個景點,還有沒有其他的玩法呢?

這次短短五天里斯本之旅,完全大突破,健身又觀光,把我的兩大最愛結合在一起,愛上里斯本,也不知道到底是城市本身,還是卡路里消耗的指數?

趁著中國十一黃金週假期,剛好接著要到巴黎買貨,蹭了公司上海巴黎機票,自己再用里程數換了巴黎里斯本來回,本來該是旅遊花銷大宗的交通費,尤其是機票,瞬間降到三百多塊人民幣。

計畫行程這件事,就只花了在戴高樂機場等飛往里斯本班機四個小時的時間囫圇吞棗,在寂寞星球上把想要去的景點前面打個勾這樣的程度罷了。

從上海抵達里斯本的住宿,已經是將近二十四小時之後的事情;十月,屬南歐的葡萄牙,太陽的熱力卻威到不可思議,讓出機場時還穿著皮外套的我,內心大叫不妙。

舟車勞頓,衣著過厚,下午四點左右見到 guess house 的主人時,我一整個人像是被打過一般狼狽。

他的聲音很熱情,我追趕得有點辛苦,拿了地圖,還好能在廚房的桌邊坐下,那時,還有另外一位住客坐在另外一張桌子用電腦,我也是有氣無力地打了招呼。

主人 Andre 在地圖上畫出推薦的景點,一邊跟我介紹可行的交通方式,在其中兩個圈圈中間,他說,這兩個地方的距離有點遠。

看著地圖,我心想,「會嗎?很近啊!」,問了一下確切的公里數,也不過兩三公里,我說:「別擔心,我很能走的!」聽我這麼一說,他接著問我:

「你運動嗎?」
「嗯,我還蠻常健身的。」
「那你跑步嗎?」
「嗯,跑啊。」

此時,Andre 很興奮地轉頭跟那位在用電腦的女士說:「Robyn,她可以是妳的跑伴哦,你們明天早上可以一起去跑步耶!」

方才意興闌珊打招呼的我,此時精神來了,電腦女士也在此時抬頭。

「真的嗎?!你真的會想要跟我一起去跑步嗎?」
「嗯……是…啊,你常跑步?」其實腦袋還沒醒,似乎意識到賣身契給人拉著手就簽字了。
「我在準備接下來的馬拉松比賽!」

講到馬拉松三個字,我整個人就真的醒了,雖然平時有在跑步,但是我真心很不喜歡跑步,這項運動,太考驗人的意志力了,只有非得把它排進訓練項目的時候才會天人交戰站上跑步機或是去操場,馬拉松,我豈不是去拖後腿的!

「但是,我跑得不是很好耶,通常妳一次距離都跑多遠?」

「喔,不會很遠啦,我只是要讓我的身體保持活動的狀態,明天早上我打算去附近公園的斜坡道上訓練一下。」
「@#[email protected]%&(!…$#&%**@#…..OK! Sure!」

內心百般外星語 OS,連我自己都不懂那些 OS 在說什麼,我竟然很興奮地點頭答應了。我們約了早上六點半。

我收好地圖,衝出去附近的賣場買運動裝。出發前糾結半天,覺得自己肯定是不會運動了,還特地把運動裝從行李箱拿出來。大概是我那很想買新裝備的潛意識,操縱我的嘴巴說「好」的吧,雖然不知道自己隔天早上要面對的是什麼。

買東西的時候倒是開心的很;順道,再去 Zara 買了兩條細肩帶和兩條短裙,準備迎接里斯本十月天攝氏三十度以上熱情的太陽。

早上六點半,微涼,和 Robyn 走到「培訓」場地,看到坡度不是很大,內心大大鬆了一口氣:

「這坡度不大嘛,沒問題的!」

先是下坡,慢速跑,輕而易舉,臉不紅氣不喘,上坡,真的有點喘了,汗,也毫不客氣地弄濕了頭髮,一趟來回,大概1.4 公里,約跑了六、七趟,邊跑邊聊天。

下坡時輕鬆,上坡時兩人上氣不接下氣,都會很有默契地停止對話,一口氣衝到頂端再說,最後,衣服都濕透了。

這是我人生第一張Selfi,就獻給我的跑友Robyn了!醒腦豐收的一個早晨。
這是我人生第一張Selfi,就獻給我的跑友Robyn了!醒腦豐收的一個早晨。

跑步,真的是很快增進感情的方式耶,當然啦,沒想到我和 Robyn 很聊得來,她是個文字工作者,而且,旅居過超級多地方,我們可以聊運動、飲食、文化、旅行、書、電影,當然,還有里斯本。

七公里不知不覺就過去了,跑完步,我們直接到附近的 Cafe 吃 Pastel de Nata(蛋撻),喝咖啡,葡萄牙不愧是蛋撻的發源地,咬一口這邊的蛋撻,太銷魂,過去人生所吃過的蛋撻,都只能把自己埋了。

令人垂涎欲滴的蛋撻,他們一站出來,世界上其他的蛋撻都要退下。
令人垂涎欲滴的蛋撻,他們一站出來,世界上其他的蛋撻都要退下。

四天半、五天的時間,就跟 Robyn 跑了兩個早上。

我沒有晨跑過,更沒有跟旅行途中認識的新朋友晨跑過,Robyn 每年都會到紐約過一、兩個月,還跟我說,如果我去紐約,她可以幫我和她的跑友們搭線,這完全為我在旅途中認識新朋友這件事,打開了另一扇大門!不能說不興奮啊!

第二回一起晨跑完,也知道大概是兩人一起跑步此回緣分的最後一次,Robyn堅持要照一張看得出上坡路的照片,水瓶充當比例尺。

 

更多 SM Chang 的旅居生活:

夏天的我像是火紅的玫瑰,在托斯卡尼的豔陽下綻放著

[穿越人生黃金十年] 之一:My Eat──義大利羅馬,到處都是古蹟的永恆之城

義大利佛羅倫斯,給你完美的豔遇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