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們是兩個單車騎士,因為剛剛風很大,這邊剛好有樹擋風,我們就進來露營了。」

「這不是公用土地,你們不能就這樣擅自進入,柵欄沒有關上嗎?」

「真的很抱歉,因為柵欄是打開的,我們就以為沒關係,但如果你要我們離開,我們會馬上走。」

「你們必須離開,我們等一下就會在這邊放牛。」

「好的,我們收拾好就離開。」

然後我們便心裡覺得很幹地開始打包,那三個人在帳篷外竊竊私語,我一度想說他們會不會因為同情我們,就乾脆讓我們繼續露營算了,可惜沒有。我們將東西都收拾好後,有點惆悵地繼續騎車。

強風中的愛爾蘭
強風中的愛爾蘭

先前的強勁逆風可能也因為同情我們而減弱,我們一路向前,有了被趕的經驗,這次我們決定一定要先問過人家。

第一戶人家說我們可以去鎮上,那個開門的大嬸感覺怕怕的,躲在門後隔開我們和她的距離,我們也很怕呀,我們臉皮這麼薄!

後來兩戶人家都不在家,看著他們寬闊的庭院,我忍不住覺得明明每戶人家都有這麼一大塊草皮庭院,我們卻找不到一個地方露營,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後來轉進一條支道,有戶人家旁邊有好大一塊空地,我眼睛一亮,決定就是它了。

史按了門鈴,我們有些忐忑,等了一會兒後一位太太來開門,她一見到我們便展露一個很親民的笑容,不像剛剛那位躲在門後的大嬸,她甚至走出門外。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我們是兩個在愛爾蘭環島的騎士,請問可以在你們家旁邊那個空地扎營嗎?」

「喔,我問一下喔。」

然後她便轉身入屋,沒多久另一位大叔出現了,他明白我們的來意後欣然答應,還問我們從哪來的,我們簡略介紹我們從香港開始,已經騎了一年七個月了,他們頗感意外。

太太臉上笑容未減,直說我們如果要用他們的廚房煮飯或是上廁所,洗澡之類的都很歡迎。在謝過他們後,我們便牽著車走到那塊空地,那地比我看到的部分還大,根本可以用來放牛牧羊都不成問題,但他們只用來圈養兩座雞籠。

我們揀了塊角落搭營,史說他讓我們去他們家煮飯,可能是不想我們在這邊煮,雖然我覺得他想太多,但我們還是決定接受她的邀請,在拿了必需品後我們回到他們家。

Edel 正在通電話,但仍很熱情地招呼我們,她很迅速地翻出一些食材讓我們使用,並同時熱了湯和在餐桌擺好碗盤,甚至還開了一瓶紅酒。

剛剛才因被趕加上找不到營地的沮喪和不悅,馬上被她的熱情一掃而空,戲劇性的轉折好不真實,Edel 對我們的好也同樣不真實。

史煮了好吃的義大利麵,我們邊吃邊消化這奇妙的際遇,「上帝關上一扇門,但開了另一扇窗」的感覺就是如此吧。

Edel 忙完後也加入我們,她和史兩人一起幹掉那瓶紅酒。我們天南地北聊了很多,聊著聊著,Edel 說他女兒今天不會回家,問我們要不要睡她的房間,我們一聽張大嘴,真的嗎?可以嗎?

這樣一路被升等的幸運,好到讓我們接受得有點心虛。但有床睡的誘惑真的大過睡帳棚,於是我們萬分感謝 Edel 後就去拿行李。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過,真的很難想像有人可以如此迅速且真誠的對陌生人慷慨。

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複雜,人與人之間的牆築的越來越高越來越厚,對於未知的人事物容易習慣性地阻擋在牆外,當有人願意走到牆外看見路過的人,就算是一個微笑都能傳達善意。

希望我們也能成為別人生命中,那個善意的陌生人。

我們的貴人 Edel
我們的貴人 Edel
Edel 特別為我們準備的早餐
Edel 特別為我們準備的早餐
感謝 Edel
感謝 E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