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lose balance sometimes for love is part of living a balanced life.」(有時為愛失去平衡也是平衡的一種) – Quote from the Movie

第一次拜訪峇里島 (Bali) 是在看過電影數年之後,現在也記不清是因為電影的原因,在那個當下決定去這個島嶼休假,還是其他,不過這一年,沒記錯的話,正好三十歲。

甚至,其中一個搭訕對象(峇里島一直是我此生被搭訕最密集之地)甚至還問我,是不是正在進行 “Eat, Pray, Love" 之旅。

“So, you are in an Eat-Pray-Love self-search trip?!" 是他的原話,他連問了三、四遍我才聽懂,接著哈哈大笑起來,想都沒想過卻是這麼剛好。

那時候,已經移居上海兩年左右(過了三十歲之後,似乎什麼跟時間有關係的記憶都變得模稜兩可),本來的預期就是個慣例性的海邊假期;此時正值我的工作起步期,非常繁忙,所有的精力和腦細胞幾乎都給了工作,一有機會休假,就只想找個地方躺著。

再者,我是個一定要在夏季正式來臨前把自己至少曬黑一層的人,不黑不敢穿短褲的病症相當嚴重;所以就只是抱著到海邊躺躺的心情,旅行資料也幾乎沒有準備。

只是,沒想到,它有一股讓我沉靜下來的魔力,自此愛上這個地方,我每回休假都忍不住想「再去峇里島」好了;我的另外一個夢想,就是擁有一幢海邊度假小屋,也萬萬沒想到讓我心生買房念頭的,竟是個亞洲小島。

沙灘上的椰子水
沙灘上的椰子水
It only takes one person to fall in love.

我初生之犢,自以為平時有認真在運動,就算休假也不可以荒廢,自以為在孟買、上海這樣的大城市討過生活,一個小島算什麼(可見我事前功課做得多糟糕),所以,我決定騎腳踏車去海邊!

當時住在 North Kuta 以北,Canggu 附近,最近的海灘是 Echo Beach,再怎麼繞,最多也就是 10 公里不到,以我的龜速,一個小時也是會到的,但是旅館的工作人員聽到我要租腳踏車,睜大眼睛,不斷地跟我說,大部份的人都是租摩托車,很遠的,我一直信誓旦旦保證沒問題,牽著一台真心不怎麼好騎的腳踏車就出發了。

一出發,內心就默默地後悔了,第一,是山路而且全是坑洞,第二,馬路上滿是汽車摩托車,騎起來更是艱辛,但是最致命的,還是因為我是超級大路盲……

當時我沒有買當地的 data plan,就是看著旅館提供的超級陽春地圖記了一下路,但現實根本就不是那樣!所以不斷轉錯彎,然後每隔十分鐘要停下來問路才安心,大概騎了我快兩個小時,飢腸轆轆,再騎下去說不定會當場掛點,還好在關鍵時刻抵達,匆忙停好車,直衝沙灘上的餐廳。

Echo Beach 上的 Bean Bag,第一天下午雲有點多,拍不出陽光普照的色彩
Echo Beach 上的 Bean Bag,第一天下午雲有點多,拍不出陽光普照的色彩
海灘另一頭拍餐廳,插滿了旗子
海灘另一頭拍餐廳,插滿了旗子

 

就在,點餐就續,搭訕者一號出現,他開口跟我說話的時候,我在心中小訝異了一會,畢竟,就坐時打照面我沒有笑(旅人通常還是會有默契地互相微笑),而且,我的防心很重加上肚子很餓,臉應該很臭才是;聊了我一整個午餐加餐後一杯果汁的時間,他邀請我傍晚時到附近的 Bar 喝一杯。

曬完太陽,提早出發,前往那個他說「很近」的 Bar,而我,再度迷路得很嚴重,還好提早出發,喝完酒,其實已經默默害怕再騎上腳踏車了,因為,我很累,而且到了晚上,我的路盲症通常會嚴重加劇,果不其然,更糟糕的是,還喝了酒。

我的體質是不適合喝酒的,會輕微過敏,也無法解酒,所以當腳踏車一踩,血液循環一加速,上路還不到十五、二十分鐘,就開始頭昏目眩、想吐,覺得再騎下去就要死掉了;趕緊往路邊的便利商店門口一靠,扶著牆(真的)去買了一瓶水,整個人蜷縮著坐在超商門口,祈禱著不舒服感快點過去。

這時,就聽到 “Are you ok?",我的武裝系統還沒見到是誰,就發功了(我的防心之重,還有討厭陌生人靠近的程度,已經在印度給訓練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原來,是一直把車停在門口的計程車司機,其實他英文也不是很通,為了讓我聽懂,肢體語言相當豐富,大意是:「你需不需要幫忙?不舒服嗎?需要我載你回去嗎?」、「阿,你有腳踏車,我載不回去,我去找人幫忙。」

他真的就到處問人幫忙,問人有沒有辦法連我帶腳踏車一起載走,也是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他,不要我的錢,是真心想送我回旅館。

在找不到人、我又一再強調自己休息一下就沒事了的狀況下,他就一直站在車邊,一邊和人聊天,時不時往我的方向查看;過了大概十至十五分鐘,酒勁退了許多,我決定牽起腳踏車試著上路。

畢竟時間已經過了晚上七點,心裡其實很害怕自己不知道會不會迷路到半夜,還是早早出發穩妥些;他看我站起來,又急忙過來,問我真的沒問題嗎?是不是用牽車的方式比較安全?直到我再次堅持自己沒問題,又出發了。

所以,什麼 “Eat, Pray, Love; self-search" 虛無縹緲的事情,三十歲在峇里島學到最實在的一門功課,就是不要不自量力騎腳踏車,還是摩托車拉風輕鬆一點。

還有,這位計程車司機,讓我看到再相信人性美好的一點曙光,他一定不知道,是因為他,峇里島開始在我的心中變成一個特別的地方,也因為他,在旅程的第一天就打開心防,之後,才能全心享受這個地方。

 

時尚教主的十年試煉:
之五:My Love──印尼峇里島,讓深陷陰暗谷底的我重見光明的療癒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