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友人喜歡搭廉航四處遊走,原因是「受限制」,尤其是搭機時只能帶一件7公斤手提行李。

「當你接下來的生活只能帶上7公斤,你會重新思索真正所需,同時發現生命中的多餘與不必要。」友人說。

那時我腦中畫面是家中成堆的書籍、雜物、衣服、背包、科技產品,一路走來生活物品愈來愈多,有時想丟掉又被感情所牽絆,最後堆積如山。

一到搬家時會出現二股力量,堆積物的力量與重量。

從小就聽大人說年紀愈大,包袱愈多;自己用生命驗証後發現,年紀愈大雜物愈多才是。

生活在雜物堆的日子裡,原本沉睡在潛意識裡的物質慾一下就被喚起,有時覺得電視螢幕太小想換大點的、有時覺得手機太慢想換快點的、有時覺得衣服看久了想買新的、有時覺得機車太舊想要新的。

若身上存款無法立即滿足物質慾時,貧窮感會若隱若現,進而轉化成工作動力。雖然知道這種價值觀很膚淺,但又無法讓自己與家人過著無慾的聖人日子或隱居山林。

每當一家人出遊前夕,看著行李箱內的幾件衣物、沐浴用品、少量尿布、電腦,會有一個感受「原來我們光靠這些就能生活下去!

轉身離家那刻有人生瀟灑的輕盈感,討人厭的物質慾會自動消失,讓我專注於旅行目的地。

遠離物質堆後,心情變得開闊,思維路徑會朝向更廣大的人生問題前進,會問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對於未來人生的期待與規劃?

隻身在高山大海前,會讚嘆與感嘆生命,嘆了一口氣之後彷彿所有煩惱都消失,就像魔術師總是吹了一口氣之後能把所有東西變不見。

假若我把家中雜物全帶到高山大海旁,即便嘆再多的氣,我猜煩惱不會消失反而增加。

這次出國遇見打工度假的背包客肩上揹負著一年生活家當,看著他們率性坦蕩的遊牧人生狀態,從物質慾世界暫時出來的我顯的渺小,低頭可以看見文明的腳鐐,完全被去自然化,日子被高科技綁架,自己演化成低智能動物。

很多人都以為背包客很孤獨,其實不會,因為一個人走路時,他們會與圍繞在身旁的萬物產生交感,無論是樹木或花朵。

當背包客邁開步伐,走了很久的時間以後,身體與心靈會融合一體,當腳步輕盈時心情會愉悅;當腳步沉重時會自我鼓勵。

換言之,即是找回身體的主人,重啟五感,對事物有感受,接著有了感情。

當人對身體有了感情,腳步愈是輕盈,生活愈無需汲汲營營。

 

全身家當都塞在背包裡,我們需要的真的不多
全身家當都塞在背包裡,我們需要的真的不多

 你需要的遠比想像中的少:

腳踏車旅行令我如此著迷的五個原因

知道自己要什麼,在女廁煮飯也能像是玩家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