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是最耐不住性子的人,偶爾會有前輩或朋友叫我要改掉這個壞習慣,聽多後也以為這是壞事。

所以,過去求學時,讀書不快樂的時候,身邊的人會說再忍一下,以後可以出社會工作賺錢就會開心一點了;進入職場時,工作不快樂的時候,身旁的人會說再忍一下,賺錢後去實踐夢想,人生就會開心一點;離職後,失業不快樂的時候,身旁的人都會說再忍一下,退一步才會海闊天空。

「忍耐」就像一種病菌,全面入侵我的生活與生命。與家人、朋友、長官爭執時,我會忍耐。當心中浮現奇怪的聲音時,我也會忍耐。身旁的人以為我變成熟了,好像越懂得忍耐,離成功才會越近。

我如同一個耐用的悶燒鍋,被人讚美。若突然不耐熱,立刻會被人批評與淘汰。

直到在旅行的路上,我發現自己殘破不堪,幾乎快壞掉。因此,經過旅行的修補,我從此不再把忍耐當成美德,反而是缺德,是一種對自己情緒不負責任的缺德行為。

當我心中浮現想去流浪的聲音,那就去吧!
當我心中浮現想換跑道的聲音,那就換吧!
當我心中浮現想怒吼的聲音,那就吼吧!

想哭卻不能哭,想笑卻不能笑,想怒卻不能怒,這種情緒的忍耐會轉化成無奈。

我讓自己任性,不代表放任自己。在做任何衝動的非理性決定之前,還是會經過冷靜的理性思考,但最後的選擇權會交給靈魂的野性。

前幾天,有個熱愛跑步的友人在臉書上寫著:

「壓力好大,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了。這幾個月連運動的時間都沒有,累積的負能量也不知道該如何排解。每回都告訴自己『加油,只要再忍一下就過去了。做久了就會越來越輕鬆的。』

但是,現實哪有這麼美好!即便這個案子結束了,下個案子又接踵而來,怎麼也脫離不了這種無力感。

想想,一份工作做了十年,也算是功德圓滿了吧。認真的尋求下一個階段,更好的我。」

看到一個人為工作忍耐十年,我立刻想低頭雙手合十,打從真心敬佩。

有時遇見某些朋友半夜還掛在臉書上,原來是在深夜加班,真的替他們的健康感到不捨,很想不負責任的叫他們離職,找一個錢賺少一點,快樂多一點的工作,而他們總會說再忍一下吧,現在經濟不景氣。

但認真想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苦衷,總不能不開心就離職,那肚子與家人怎麼辦?

我雖然經常做事衝動、處理事情不夠細心、像個任性的傻孩子,但也卻讓我保有傻孩子的天真與熱情,不再一昧的忍耐。當我覺得肚子餓了就會哭,覺得無聊就會鬧情緒,覺得難過就會哭,因為我只想當個單純快樂的野孩子。

如果你是那個習慣「再忍一下的人」,我只能說:「再忍下去,就快變下人了。」

燃燒你的旅行小宇宙:

腳踏車旅行令我如此著迷的五個原因

一封寄給三十三歲勇敢台灣女孩的信,她花了十三個月騎單車橫跨歐亞大陸

最自由的人:環遊世界七年的台灣小伙子──林文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