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越來越多學校鼓勵學生去旅行,會主動提供旅行獎金、辦講座、專人諮詢,服務內容比旅行社還多元。

我之前到了清華大學演講,主辦單位特地在二個月前,寄了一封行前通知給我:

「清大的學生是以理工科的男性學生居多,能考上清大的學生通常有不錯的能力,尤其是在學業表現上,且大部分清大的學生對學業成就是比較在意的。

不過成績好這點優勢,有時會模糊了清大學生對自己的定位與興趣,所以在面對生涯的抉擇時,會比較多的遲疑、擔心及缺乏彈性。希望能有多一點從旅途尋訪勇氣、越旅行越勇敢的鼓勵。

因此,講座的方向,會期待藍白拖老師能分享他的生命和旅行的經驗,以及藍白拖在面對一些抉擇、問題時的思考方式。希望能帶給學生探索的勇氣與更彈性及多元的視野。」

然後,我很認真地準備這場演講,為了不讓主辦單位失望,甚至提早一個小時到校,先感受清大學子的風格與模樣,想藉此融入此校。但其實全臺灣的學子不外乎二種模樣,呆若木雞或矯若游龍。

活動開場後,坐滿五分之三的位置,大部份的學生都是一臉書生樣,少有打瞌睡,整場活動還算順利。

演講結束後的問答,有個學生舉手發問,看似有備而來。

「我想休學去旅行,你覺得這樣好嗎?」
「當然好!」

這下好了,主辦單位一臉錯愕,我趕緊接著解釋原因。他們的錯愕確實合乎情理,因為沒有一間學校會鼓勵學生休學,至少目前我沒耳聞過。

我舉了賈伯斯的例子,他因為討厭上不喜歡的必修課,大一就休學,但沒有因此停止學習,反而是大膽的跑去找校長,希望可以在校園裡旁聽課程,花了更多時間在校園求學,上設計與藝術相關課程。

「休學,是為了求學。」賈伯斯說。

之後,他工作不到一年,便休業旅行到印度流浪七個月。

我也舉了自己當例子,我因為「休業」才開始出國探尋人生方向,回來有了學習的重心。

倘若,我能回到大一,我會毫不猶豫的休學,去追求自己樂於學習的知識,但當時我只是個懦夫,不敢做自己。因此那時也不敢向心儀的女生告白,眼睜睜看著她和別人幸福。

把學業停下來,不代表停止學習;把職業停下來,更不意謂著停止付出與努力。

停止,並不是為了偷懶,而是為了前進。移動中的旅人想要搭便車,不停下腳步,把手伸出來,又怎麼會招到車?

舒國治說:「太多的人用太多的時光去賺取他原以為很需要,卻其實用不太到的錢,以致他連流浪都覺得是奢侈的事了。」

而我覺得「太多的學生用太多的時光去賺取他原以為很需要,卻其實用不太到的知識,以致他連流浪都覺得是奢侈的事了。」

如果你是保守派的求知者,也請別追殺我。

 

更多藍白拖的旅行小宇宙:

別尋著別人的足跡去旅行!走自己的路,去嘗試、去跌倒、去經歷,人生才會精采!

流浪者的十項心之修行,出走,是為了要變得更強回來

感受到恐懼,代表你正踏出舒適圈,前往偉大的航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