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哥的車上下來後,我站在一家小小的咖啡館前曬了 30 分鐘的日光浴。昏倒前,停在跟前的是一台大得我完全看不見司機的大卡車。

「千萬別上大卡車!」

朋友們的忠告就在耳邊繞,但是,吹了 30 分鐘冷風的我當下實在管不了那麼多,先上車再說。

卡車的高度是我的兩倍,踮腳拉開了門後,我看見車裡伸出一雙手,一雙胖胖的手。

把背包傳給他後,我幾乎是用匍匐的姿態爬進卡車裡。他回到駕駛座,把背包放在我們之間的位子上,我看見卡車裡的空間那麼大,想說他想毛手毛腳也難,即鬆了一口氣。

「你等了很久吧?」開場的是他。

「不會,30分鐘而已。」

「前面發生嚴重車禍,所以很多車都繞道了。」

「哦哦哦……難怪都沒車。」我恍然大悟。

「但天氣好冷呀!」我接著說。

在紐西蘭,不管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對任何人,天氣永遠是不敗的開場白。

傳說中紐西蘭會有牛羊走在高速公路的奇景,我第一次看見,就是在Geraldine前往Fairlie的路上。
傳說中紐西蘭會有牛羊走在高速公路的奇景,我第一次看見,就是在Geraldine前往Fairlie的路上。

他說他這 12 年來只穿一套衣服,我這才開始端詳他。

他是毛利人,胖胖的,穿了一件無袖的背心,背心底部卷了起來,露出個圓圓的大肚子。

「哇!你太誇張了,現在是冬天也,那你猜一猜我身上穿了多少件衣服?」他挑了挑眉,沒有回答的意思。

「5 件!」我自問又自答。他笑了,很開朗的哈哈大笑。

「那你很安全,強姦犯想強姦你,脫得衣服來你都逃走了。」我也笑了,哈哈大笑。

他的話不多,都是我一問,他才一答的,但說的話很有意思。他告訴我說他載過很多 Hitchhiker,只要有人攔車,他都會停。

「我相信人。(I Trust People)」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紐西蘭人給我上的人生寶貴課之一。

他們非常信任大家,例如我打電話到背包客棧訂房,問及該如何付錢,他們會以驚訝的語氣回我說:「留下姓名就好,我相信你。」

還有一次,我跟朋友到超市買東西,回家後才發現對方收多了一項水果的錢,走回去問,收銀員也不多問,說了句Sorry 就退錢。這若發生在馬來西亞,估計我們就只能自嘆倒霉了吧。

我想,如果不是在紐西蘭,我根本不會有勇氣站到路旁,把生命交到陌生人的手上。

第一次搭順風車的目的是為到 Fairlie 的農場去換宿。活了30年,第一次看到剛出生的小綿羊搖搖擺擺地站起來,追著我咩咩叫,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喜歡鄉下的生活,並把目標設成了年輕先在城市打拼,45歲去鄉下買一塊地,養牛養羊,簡簡單單地生活。
第一次搭順風車的目的是為到 Fairlie 的農場去換宿。活了30年,第一次看到剛出生的小綿羊搖搖擺擺地站起來,追著我咩咩叫,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喜歡鄉下的生活,並把目標設成了年輕先在城市打拼,45 歲去鄉下買一塊地,養牛養羊,簡簡單單地生活。

卡車開進 Mackenzie Country,眼前出現一片白茫茫的雪山美景,我驚呼「好美」隨即拿出手機開始拍照。

他又開口了:「美嗎?那你怎麼留在城市裡?」我沒聽明白,說了句Pardon Me。

「我不明白大家為什麼總往城市裡擠,忙碌一年,再把辛辛苦苦存下的錢,花在旅行,到鄉下旅行,那一開始住這兒不好嗎?每天都有美景相伴。」

「到城市是為了工作機會呀。」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但這兒也有工作呀!」他瞄了我一眼,等我回答。

「不是每個人都有選擇吧。」我想真的就是城市工作機會多呀!

「小女孩,你聽好,每一個人,對每一件事,都有選擇。」我沒回答,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好了,你到了。」我還在沉思,他已經把車停下。

「記得,你有選擇的,加油,拜拜。」他給了我一個大大的微笑。

他走了,留下我,站在原地,呆呆地在想,我真的有選擇嗎?因為,有的話,我真的很想留下。

在城市和鄉下的生活,其實各有好處和壞處,選擇沒有對和錯,只有你喜歡,嚮往哪一種生活。
在城市和鄉下的生活,其實各有好處和壞處,選擇沒有對和錯,只有你喜歡,嚮往哪一種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