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生命也真的是很有趣,原本的我,對大體大歐洲的歷史文化算是了解,不至於了解各國細節差異之處,就是能旅遊時不至於冒犯本地人。

接著,今年夏天,拜訪了摩洛哥,整個肺部吸滿了阿拉伯穆斯林、猶太人、巴巴里人(Berber,摩洛哥原住民)的剪不斷理還亂。(查詢這些歷史,我,又再度自認女子不才)

且在那裡遇到 Corine,一位不斷告訴我一定要拜訪葡萄牙優雅法國女士,然後,這天,站在宮殿屋頂牆面精緻、獨具特色的彩繪磁磚的空間之中,有一種任督二脈給打通的舒暢感。

這個風格,是用各色切割過的磁磚拼成幾何圖形,有萬花筒的感覺。

這面牆根據我的猜測,應該是有點類似燒陶的技巧,磁磚上的圖案是立體的,想當年,應該是有錢有勢的人家才用得起這麼費時耗工的裝潢風格。

還有這種,每塊磁磚上的繪圖皆不同,等拼裝完畢,就是一幅大作,這類型的磁磚作品,多是這種藍色,記憶中沒有看過其他顏色,在摩洛哥的時候也是。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這個顏色才能配合這種技術,又或者,是因為文化的偏好,才以這種藍色為主調?完全又是一個令人想要一探究竟的專業世界。

離開城堡往下一個景點前進,這是路邊經過的建築物,這個磁磚作品也是每個小磁磚有不同圖案,拼組之後就是一幅圖畫,除了藍色之外,還有一點金黃色,還有一點綠色,那為什麼大幅作品沒有見過這麼多顏色呢?

特地回去翻了摩洛哥所有的照片,記得自己看過一個長形房間裡面,左右兩邊的彩繪牆,全是用這種彩繪拼組技術的磁磚裝飾,可是發現自己當時因為對宗教的故事沒有興趣,就真的沒有拍照,真的是討抽!

另一類的彩繪磁磚,比較多色彩的,通常是小面積不斷重複的幾何圖形;這個設計,小巧可愛之感。(這張照片是在里斯本市區裡拍的,不是宮殿裡的牆面之一)

離開宮殿,十字馬路口,一個超大的指示牌,上頭寫著「Quinta da Regaleira」,「quinta」在葡萄牙文裡,是「在鄉間的大房子」的意思,「Regaleira」是家族的名字/姓氏,這個景點直白來說就是「Regaleira 家族在鄉間的大房子」。

之後,它轉手到一個非常有名的百萬富翁 Monteiro 的手上,因此也有「The Palace of Monteiro the Millionaire」的說法,由此推論,只要夠有錢,房子庭園夠大、夠奢華,就算不是王族,也是可以用「palace (宮殿)」這個字的。

走著走著,坡度更陡了,馬路蜿蜒,不知道還要走多久才可以看到傳說中的大房子,在路旁看到這個雖然老舊卻不掩精緻雕工的莫名的建築。

本來以為應該是根宗教有關,因為在某些國家有見過就是嵌在路邊突兀的建築物,通常是給人祈禱或是祭拜用,加上,下方那個小門還加了了鐵欄杆,裡頭還有小接水盆,很像教堂蓄儲聖水的盆子。

哪知道,後來發現,這就是 Quinta da Regaleira 圍牆的一部分,以前守衛站崗點,也真是夠極盡奢華的。

圍牆好長,終於看到宮殿了,爬坡爬得氣喘吁吁,腿不是很給力,入口,還是不知道在第幾個轉彎處,然而,建築加上景色,真的太開人眼界,忍不住一直拍照(嗯,我知道這張照片可能不太看得出來當下的抬頭瞻仰之感)。

終於來到入口,售票處大排長龍(這個景點不含在套票內),但是就連售票口周邊的建築,也秒殺了不少手機內存;看起來角度不是很好,畢竟排隊的時候只能將就拍拍。

入口,就是我愛不釋手的斑駁感。

排了大概十五分鐘隊,買到了票,不算太久,攤開景點地圖,才發現可以看的東西真是多,整個莊園佔地廣大,綠意盎然,又是在坡地上,各個步行小徑上上下下,看著地圖也是不知道自己是往著東西南北哪一個方向走去的。

採取想走到哪就往前而行,看到有什麼有趣的建築或景色再對對地圖上的圖案的方式,根據前後看到的景點的相對位置來決定下一步。

另外一個 Qinta da Regaleira 特別的地方,歷任的主人,尤其是最有錢的那一任,在擴張莊園建築的時候,希望所有的細節裝飾從房子到庭院都可以徹底彰顯自己的收藏和藝術品味。

這裡,除了一般有錢人家有的溫室、教堂、花園裡的雕塑擺設之外,面積大到還可以有湖泊、網球場,特別一點的是曾經有個水族館(已經久年失修),更酷的是,有很多石窟、密道,還有兩口充滿神秘感的井。

第一個停駐點是 Portal of the Guardians(守護者之門),遊客很多,因為不想讓「凡人」的衣著和嬰兒車破壞了古典美,加上建築本身很大,反而每張照片都是一個角落,有點侷促,沒拍出壯闊感,是小女子的過錯。

這是守護者之門的正中央頂部裝飾。

兩端有一個各有塔式的建築。

兩旁的塔護衛著的,是中央這個看似有著一般雕塑的噴水池,然而並不是。

守護者之門,其實是一段密道的入口,通往Initiatic Well (儀式深井)。

暗摸摸的入口,我害怕,很想走進去,雖然沒有密閉恐懼症,但是我有「迷路恐懼症」,一向非常害怕「感覺自己出不來」的感覺,無法克服。

而且也沒有看到其他旅客進去,如果有,硬著頭皮我也是會嘗試的,可是….,所以一向凡事都一定要一探究竟的我,就這樣放棄酷炫的密道了。

更可惜的,也就這樣,我也放棄了走到 Initatic Well,而且地面上的路,在我眼前的,是相當陡的上坡路,大部分都被草叢遮蔽了,沒什麼力氣挑戰體力的當下,也不是很確定到底能不能走到井邊,就…,很完美地錯過了。

不過就是一口井,錯過應該也不會怎麼樣吧?!錯了,整個莊園,有兩口 Initiatic Well,之間有點距離,一北一南,互相呼應,中間有密道相連,也有另一個說法,稱呼這兩口井是 Inverted Towers(倒塔),看看他們的本尊就知道為什麼了。

這個是井底 (圖片來源 Ancient origins.net)


如果在井口探頭往下看,就會看到這樣成螺旋狀的的設計,好像在井裏還有一層層的走廊,是不是比較能體會「倒塔」這個稱呼的由來了? (圖片來源 Urban Ghost Media)

這時候就要問啦,為什麼水井還要花這麼多心思裝飾呢?此井非彼井,這兩口井從來就不是為了水源而鑿出來的,而是為了塔羅牌的儀式而建造的。

是不是既神秘又讓人興奮,在穆斯林和基督教兩大宗教輪流統治之下,竟然有人大費其事專門為「異教/邪教 (occult)」建造了儀式專用的建築。

更有趣的是,當 Carvalho Monteiro 這位有錢的富商接手這個莊園的時候,十八世紀末、十九初,恰巧是歐洲塔羅牌(已經從原本的牌戲發展出異教神秘主義的形式)流行之際。

但是這股風潮並沒有真正傳到葡萄牙、西班牙(Iberia Peninsula 伊比利亞半島);這個莊園卻在此時遇到這位在里約熱內盧(巴西)長大的葡萄牙昆蟲學家,他還是文學與藝術的收藏家,也對神秘主義有著極大的興趣。

就這樣,這兩口不一般的井就在塔羅牌並不盛行的葡萄牙留存下來了,成為世界遺產之一;不得不感嘆,宇宙間那股無形的力量,促成這麼神奇與壯觀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