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到汕頭有幾種走法,直通巴士一天兩班,路程 5 個小時。聽說高鐵通了,於是走福田口岸,換四號線去深圳北,然後排了 45 分鐘才買到票,到了潮汕站,還要等大巴轉運去汕頭,下了地頭一算,也是 5 個小時。

輾轉來到兄弟推薦的城市便捷酒店,簡單乾淨價格實惠,是個好選擇,而且天下聞名的海記牛肉就在旁邊,放下行李跳過來,結果還是晚了,那些奇巧的部位大多沽清,只剩胸口撈,這部位在香港,每一家都早早賣光,在這裡居然有剩。下了鍋,受熱捲起,滾燙的白湯中開了一朵朵白花,看的出刀工的講究。

胸口撈
胸口撈

 

簡單吃過,繞到車水馬龍的中山路上看看,這城區一點也不講究,鬧區的人行道上滿是亂停的汽車,稍偏的區域連平整的路面都是奢求,城區看不出規劃,想發展旅遊的話還差了好大一截。

瞥見脆皮烏腸粉,好奇點上一份,是混了紫米的,口感綿細,裡面包了蛋跟油條,口感也可以,算是有創意的小吃。

中山路上許多賣果汁冰的,點了一杯黑桑子,老闆一大勺糖直接倒進果汁機裡,一時想起上回在越南路邊的釋迦果汁也是這樣蠻幹,喝了一口,果味新鮮,這不自然的甜味可受不了,乾脆路邊找一家賣茶的,回酒店學當地人泡功夫茶。

脆皮烏腸粉
脆皮烏腸粉

 

第二天起早,先去廣場豆花,這裡的豆花結實帶糯,豆味香濃,豆花上灑糖灑芝麻卻不加料,另外要了一碗五果湯,蓮子百合薏仁紅棗白木耳,樣樣處理的很到位,只是湯底太甜。

吃完出門,去找昨天茶行老闆推薦的鱟粿,吃來像台中肉圓,只是餡料十分豐富,有蝦有鱟還有豬肉,醬汁味略重,有特色,中午時間,深圳過來的小夥伴都集結好了,來到事先選定的東海酒家。

廣場豆花
廣場豆花
鱟粿
鱟粿

 

一進門光鮮亮麗,問了一下沒設大堂只有包廂,晚娘臉孔皮笑肉不笑地解釋這裡專吃翅鮑參,雖然不喜這些假掰的食材,既來之則吃之。

鹵水先來,鵝掌外爛內脆很夠水準,鵝肝精彩絕倫,口感滑嫩,濃郁的味道從喉頭漫溢,竟是全無雜味,吃得眾人眉開眼笑。

鵝血煲同等出彩,單這兩味便值得來潮汕一趟,蠔烙也很不錯,蠔的鮮味在焦脆裡透了出來。

大菜就掉漆了,雞翅包翅滾上一層厚粉去炸,油味把翅味全蓋過,梅子蒸鯧魚不蒸整條,片了去蒸,難得在潮州館子吃到有腥味的鯧魚,超想開罵。

回頭看看菜單,貴價菜吃的七竅生煙,讚不絕口的鹵水跟小點價格實惠異常,是一家不知如何評論的餐廳。

鵝肝,鵝肉,鵝掌三拼
鵝肝,鵝肉,鵝掌三拼
鵝血
鵝血

 

晚餐再戰牛肉鍋,這回換了當地人推薦的烏記,五花趾,吊龍伴,匙柄各具風味,眾人大快朵頤,不過深圳近來潮汕牛肉鍋水準提升很快,來這裡吃,就是勝在便宜了三成。

隔天一早去尋 Howard 故事裡的鄉愁,愛西乾麵,老店所在的老城區在整修,找到了離酒店不遠的分店,菜牌十分簡單,乾麵,粿條,豬雜湯,要了一碗麵搭湯的套餐。

這麵夠咬勁,醬味複雜優雅,麻醬味鮮明,搭了桌上的陳醋更具風味,豬雜湯入口清爽,回甘濃郁,豬肉豬肝豬腸豬肚的味道分明,故事裡,自小出外的返鄉華僑,遇到這乾麵,一言不發連盡四碗,眼角帶淚悠悠嘆了一口長氣,真鄉愁也。

愛西乾麵
愛西乾麵

 

中餐選去老媽宮粽球,餡料豐富的鹹粽淋上甜醬,味道略遜名氣一籌,糯米脹大腸口味異常熟悉,口感上比台灣黏了一些,有機會到了地頭試試無妨。

下午坐了渡輪去看礐石風景區,回程在渡船頭喝到油甘汁,非常驚豔,前味略澀,中段偏酸,尾韻回甘悠長,很少在單一果汁中遇到這等層次,彷彿當年初遇精品咖啡的感動,試了一顆果子,外皮的澀味十分明顯,榨汁是更合適的。

粽球
粽球
油甘果
油甘果

 

再來驅車到澄海去吃鵝,交通頗塞,開了一個多小時才到,汕特日日香專門賣鵝,部位頗全,鵝頭,血肝心胗腸掌蛋樣樣齊全,小伙子大刀快斬,一盤盤瞬間上來。

鵝肝處理的很簡略,腥味甚重,鵝血偏硬,比起東海酒家落差甚大,最有水準的是鵝胗,脆又夠味,鵝蛋滷的也好,是還過得去的館子,似乎也沒厲害到塞這麼久的車過來。

鵝雜
鵝雜

鵝心
鵝心

 

車回汕頭,兄弟們整裝道別,汕頭一行,或許期待太高,訊息有限,不過畢竟底蘊足,不乏精彩,聽說台北已經可以直飛潮汕,下次要做足準備功夫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