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橫豎交錯、高低起伏、此來彼往、周而復始的線條,多年後的今天瞇起眼睛來想,實在真真是線條;但當年無數個日夜荒遊其上,卻只知道它叫──公路。」–《流浪集》舒國治

當年三十五歲的舒國治,在沒有想太多的情況之下,一個人跑去美國公路浪遊。那時全世界的年輕人被公路音樂、電影與書本感染,渴望放逐靈魂。特別是帶著詩史般色彩的美國66號公路,牽引著旅人與嬉皮前往朝聖,似乎一趟公路之旅便可獲得生命的救贖。

在清邁的臺灣友人號召下,我們一群人行經「1095 號」公路抵達拜縣,沿途的山路實在曲折離奇,我的腦袋一路搖晃。看著自己一歲的孩子在車箱內彷彿玩著旋轉木馬,樂在其中,我只好強忍嘔吐慾,為了保有背包客的尊嚴。

起初只想體驗清邁公路之旅,欣賞當地居民的生活景色,但卻掉入漩渦般的線條,現在只隱約記得有無數個彎道與暈眩,最後睡眼惺忪地到了目的地。

第一次來到拜縣,波西米亞式的服飾、雷鬼頭、偉士牌機車、嬉皮風格隨處可見。

在這裡易於區分誰是都市野蠻人與鄉村嬉皮,臉上帶著羨慕與忌妒的人大多來自野蠻的都市,另一種人臉上會帶著微笑與哲學家模樣,不時還會向陌生人做鬼臉,而他們就是喜歡流浪的嬉皮。

以前,我認為的嬉皮是反傳統或社會邊緣人,酒、大麻與音樂,是他們的信仰儀式,當時我戒慎恐懼,因為嬉皮的酒後情緒經常不受控。後來才發現嬉皮有很多種,有從不煙酒的,也有不會爆走的。好比好人之中會有壞人,壞人之中有善良的,凡事沒有絕對。

我們一行人來到某間風格小店,同時是旅舍。裡頭的氣氛異常寧靜,有畫家在寫生,有人盤坐在電腦前,有人躺在吊床上看書,他們看到我們的眼神,讓我覺得自己是侵略者,說明這裡不歡迎都市人。

大家發現矛頭不對,不宜久留,匆匆選了幾件手製商品要結帳。當中有人想要殺價,然後有趣的事發生了。

友人:「請問可以打折嗎?」

嬉皮老闆:「不行。不然妳把東西還我,我不賣你。」

我們並沒有惱羞成怒,反而欣賞老闆的格性,最後還付錢買單。

當下我心想,向藝術家性格的嬉皮殺價,可能是羞辱與不尊重。再往下思考,的確,創意者的作品價格與做人價值怎麼可以折打!

在現今混亂的世代,工作者不斷被剝削,無論是價格或價值。或許,愈混亂的世代愈需要嬉皮魂,不能一昧的退讓,因為工作者的尊嚴不能給折扣,無價的東西如何打折?

 

hippiesPhoto credit to: Vanessa Marchand

 

更多藍白拖的旅行小宇宙:

誰說一定要壯遊?在城市中努力生活的你,也是真勇者!

只要有一顆對世界充滿好奇的自由的心,大自然就是最好玩的旅遊景點

別尋著別人的足跡去旅行!走自己的路,去嘗試、去跌倒、去經歷,人生才會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