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住在 Hostel 的好處,就是會認識很多陌生人,尤其是在多人房,三不五時就會跟室友聊起來,或是在客廳或廚房,都會和旅友聊聊彼此的經歷、生活和想法。

在蒙古的Hostel,很多人都是從莫斯科坐西伯利亞鐵路往東,一路到貝加爾湖待個幾天,再坐鐵路抵達蒙古,之後繼續往北京前進,也有人反向操作。

只是到了九月,北方漸漸走入冬季,在這個時間點,大家多是計劃由北往南,以規避西伯利亞急凍的冬天。

遙想三年前在雅庫茨克,當時三月,是冬天的尾巴,氣溫還是攝氏 -35,室外待個 10~20 分鐘,就要走進室內回溫一下,正冬平均約為攝氏 -50,對大多外國人來說,西伯利亞的冬天過於殘酷。

在烏蘭巴托 Hostel 認識的夥伴們,莫名其妙就成為了七天戈壁行的夥伴,A 是美國護士,旅行途中很照顧大家,藥物和各種裝備相當齊全,路上一直被我們戲稱小雜貨店和藥房。

B 和 P 是情侶檔,一路從歐洲出發旅行三個月了,接下來還要繼續前進中國和中南美洲,B 不知聽誰說在蒙古就是要喝伏特加,在車上和蒙古包總是拿出包包中的上好伏特加,開玩笑地慫恿大家喝一口。(不得不說蒙古伏特加便宜又還滿順口的)

我的旅伴們
我的旅伴們

 

護士、律師、社工、導遊;德國、波蘭、美國、台灣,大家都來自不同領域不同國家,卻都相當隨和,也很願意接納不同的想法和意見,意外地相當合拍。

我們因為緣分在異地相遇,生命交錯在蒙古,七天旅程結束,生命再度錯開,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再度相遇,亦或蒙古是唯一一次的相遇,我真的不知道。

但我很確定的是,我們沒有浪費在一起的一分一秒,真誠相待和享受相伴的時光,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待在 Hostel 的原因,與陌生人相識、陪伴,從陌生人變為朋友。

同遊戈壁沙漠

 

每當夜色降臨於戈壁沙漠,總是會被問:

「今天要不要一起拍星空?」

團員們晚上都興致勃勃地拿出相機,走進黑夜中想要抓住黑暗中的無數光點,可是所謂的同儕壓力似乎對我沒什麼效,尤其是第一天就染上風寒的我,每當夜色降臨,只想要鑽進溫暖的睡袋去找周老先生下棋。

很顯然德國情侶和護士小姐都沒有拍星空的經驗,第一天拍了幾個小時都沒有滿意的作品,不知為何他們似乎覺得我很專業,向我請教相關技巧。

夜拍方式其實相當多元性,端看主題是什麼,反正白天大多時間都在車上,於是就幫三位朋友上了一下簡單的攝影課,對於光圈、快門和 ISO 三個參數稍加解說一番。

他們悟性還滿高的,當天晚上就拍出了不錯的作品,身為教授者不免感到些許驕傲,自此開始只要天空無雲的夜晚,都會相邀出去夜拍嘗試各種不同的照片,三人愈拍愈起勁,不停地邀請我我一同拍攝,不知為何我對夜拍興趣一直都不大,同時也需要休息養病就一直推卻。

第五天晚上病情似乎逐漸好轉,左想想右想想……來蒙古都幾十天了,每次夜半上廁所總是被頭上的星空震撼到,似乎該把蒙古的滿天星斗記錄下來,也想試試新相機的夜拍功力,塵封在背包深處的腳架終於英雄有用武之地!

令人震撼的星空
令人震撼的戈壁星空

 

那個晚上我們不只拍下純粹的星空和銀河,也嘗試了用手電筒讓照片附有多樣性,諸如寫字、畫圖、光柱之類的加料,經歷一晚的攝影晚宴,我們的心似乎又更加靠近彼此。

你問我一個人旅行會不會寂寞?不,一點也不會,朋友其實可以到處就是,端看自己願不願意踏出關鍵的一步。

 

更多康哥的作品:

環遊世界 1460 天,我的夢想從這裡開始萌芽

穿越冰封的末日火山,我的內心感到無比的充實飽滿

關於青年旅舍的奇妙故事:

《1082萬次轉動番外篇 01》命運的相遇──連心青年旅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