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上海的第一個星期,一個上海朋友很盡地主之誼地幾乎天天帶我上餐廳、泡夜店,一回,在計程車裡她轉頭跟我說,「霜哥(嗯,沒錯,是「哥」,這是在義大利華語同學圈的暱稱),歡迎來到上海!」,接著馬上有說,「你要小心,上海是個魔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