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到大學演講,尤其看見學生的眼神裡透露著對未來的迷惘與恐慌時,我真心覺得這些年輕人才是臺灣的希望,最令人放心,因為「有感」才能「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