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時常想起A級特區。想起那一群孩子(有些是青少年了他們一定討厭被我喚做孩子),想起院子裡的足球賽,想起放課後的校園八卦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