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坦佩雷的第二天,我們一大早便前往學校參加 orientation course(新生訓練),開始的時間是早上九點半,但由於芬蘭冬日的白天實在是短到不行,八點多起床的時候天還沒亮,早上九點出門的時候大概是台灣早上五六點的亮度呢,每天都好像很勤奮一樣。

沒有圍牆和大門的大學

第一天到學校是由我們的 tutor 們帶著我們去的,芬蘭的學校對交換生非常照顧,每個交換生都會分配到一個當地的芬蘭學生當 tutor,雖然也是有聽說有人被 tutor 放生的事情啦…

但我們的 tutor 超級照顧我們的!從公車站走向學校,tutor 們開始介紹「這是 Linna Building,這是 PinniA 和 Pinni……」

咦咦咦咦!?我們進到學校了嗎!?後來才發現學校是沒有大門也沒有圍牆的,學校裡面的主要建築物就散落在一般的建築物之間,跟想像中的大學差很多呢。

宿舍窗外看出去的森林和雪景
宿舍窗外看出去的森林和雪景

 

令人驚豔的雪景

一走上 Päätalo(main building)的二樓,一大片的玻璃窗戶就在眼前,厚重的積雪覆蓋了整個校園的建築,銀白色的世界裡只看得到建築的輪廓,完全看不出來校園的真面目是什麼……(一個塗了超厚底妝,完美遮掩素顏的概念)

望著這雪白的景色,我們不斷地驚呼,從二樓看下去,一樓的小屋頂及小椅子全都覆上了雪,有人在其中一個小屋頂上畫了個可愛的笑臉:) 在這寒冷陰暗的早晨,心情也跟著溫暖起來!

另外我們還有個驚奇的小發現,原來雪的結晶是肉眼看得到的!意外發現黏在玻璃上沒有融化的雪花,真的是有各種結晶形狀的美麗樣子呢!

被雪覆蓋的校園和屋頂上的笑臉
被雪覆蓋的校園和屋頂上的笑臉

 

別有深意的 ice breaker party

有別於台灣的破冰活動通常就是玩玩遊戲和自我介紹,這裡的 ice breaker party 玩了兩個特別的小活動,讓我們印象滿深刻的。

一開始主持人讓交換生們各自找一個夥伴,第一個活動是其中一個人問問題,另一個人只能用一個字回答,有交換生表示這樣對話很難繼續,一直被句點的感覺很差。

第二個是其中一個人問問題,另一個人的回答中不能提到有 S 的字眼,其實也滿難溝通的,必須絞盡腦汁想其他的字眼代替。

後來主持人解釋說,這兩個活動看似無俚頭,其實是給我們的交換生活做些心理準備,由於芬蘭人很害羞,對於想要向他釋出善意的你,得到的所有回答可能只有一個字,所以很多人可能會誤會自己被芬蘭人討厭。

再來,由於我們交換生中每個人的英文溝通能力不盡相同,但是沒有關係,遇到不會的單字,換個方式表達就好了,可以運用簡單及相關的詞彙去形容想要表達的物品或概念;而英文程度較好、甚至是以英文為母語的人,也可以學著如何和其他人溝通。

重要的是彼此能夠有效地溝通及愉快地相處,語言並非唯一的溝通方式,我們還能運用世界通用的語言──肢體語言來溝通啊!

路邊欄杆上的積雪
路邊欄杆上的積雪

更多你所不知道的芬蘭:

關於芬蘭,除了極光、諾基亞、和聖誕老公公,你還知道些什麼?

芬蘭人有多害羞?超奇葩的 Sitsit Party 保證讓你歎為觀止!

芬蘭 vs. 台灣教育制度大 PK!台灣學生的「用功」程度,讓芬蘭高中生都嚇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