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一點離開酒吧,在柏林地鐵上,中情局的山姆突然低聲對我說:”This is a trap.”(這 TMD 是個陷阱)

除了我們,整列車只有兩個陌生人。

這兩個陌生人,剛好在這節車廂,剛好一前一後包圍,擋住兩出口。

沒有照片難想像,請看恥度無限的手繪。

直擊現場,兩陌生人堵住門口,示意圖
直擊現場,兩陌生人堵住門口,示意圖

(先倒帶三小時)場景交代 – 青年旅館的 Night Club Tour

NightClub Tour 就是青年旅館辦的夜店之旅,通常是晚餐後玩到凌晨,但若體力有限,半途也可以自行脫隊離開。

跟一群不認識的外國人出去喝酒,很容易交到朋友,也許是脫離了台灣固定的工作圈,旅行時常遇到身分有趣的人。

(有興趣 Night Club Tour 嗎?點我:入住歐洲的青年旅舍,千萬別錯過 Pub Crawl,讓你快速認識新朋友(或豔遇))

跟一群 20 歲的小朋友晃蕩酒吧,我跟幾個人美國人坐在一桌,聊著國際情勢(什麼硬邦邦話題!)。很明顯滴,我們是因為年紀稍長,默默靠攏(流淚),俗稱:老人桌。

同桌的美國人叫做 Sam(好美國喔),身分是 MIS 人員到柏林出差,順便帶朋友一起來歐洲。

(我是不了解,為何美國人出差可以帶朋友?)

問山姆在哪裡工作,他平淡的吐出三個字母:

CIA

(美國中央情報局)

他平淡地說,但我耳裡 CIA 超響亮(字都變大了)

中間的紅格子襯衫,是我留下CIA的唯一照片
中間的紅格子襯衫,是我留下CIA的唯一照片

當然並非 CIA 的都是情報員,任何組織都有行政人員。但喝酒就是垃圾話,我開玩笑說,Sam, are you agent or spy?(MIS身分很適合竊取情報)

CIA 工作有機密性,何況還到歐洲來,我麼成熟的人(?),就沒有繼續這話題。但我們倆整晚都特別有話聊,記得那天他在 Bar 從沒有喝酒,說是要保清醒。

午夜 12 點後,Night Club 主戲上演

通常 12 點前是喝酒聊天,更晚就會開始偏向跳舞狂歡。

此時,我跟美國人決定回去睡覺……畢竟我們是老人桌,小喝酒通血管,大跳舞傷腳踝,於是我們三人脫隊朝地鐵前進。

12點後的柏林地鐵,可沒照片這麼熱鬧
12 點後的柏林地鐵,可沒照片這麼熱鬧

在回程的地鐵上,CIA 的山姆表示,有~埋~伏~

凌晨一點離開酒 Bar,在地鐵上,中情局的 Sam 突然一臉嚴肅地低語。

「你有發現到嗎?我們站在這節車廂中間,前後共只有兩個出口,但出口各站著一個陌生男人。」

他繼續說:

「你有數過多少車廂嗎?」(超多節)

「有沒有別人?」(0個人)

這麼長的列車只有兩個陌生人,剛好都在這節車廂,看似隨便站,但剛好堵住全部出口,機率有多高?

用心手繪又來了,是不是身歷其境呢?

不計顏面手稿,陌生人位置可疑
不計顏面手稿,陌生人位置可疑

我剛開始還有點懷疑,故意講完話30秒才偷看那兩個陌生人,看一眼,我就覺得心臟涼涼的。

我發現這兩個男人眼神相視,太恐怖了,他們是認識的。

兩個認識的人一起在車上,會一個站前門,然後一個站在的後門嗎?而且默不交談,夾著不認識的我們在中間?

而且兩個流浪漢裝扮,竟然有一樣的外套(偽裝太不專業了)!

在這個緊張的時刻,我依然掛念問:

「山姆,還說你不是特工!(太明顯了)」

因為我在旅行模式時,警覺性很高,可能是地球旅人的前 10% 機警。但在我一根毛都沒發現的情況下,山姆已經竟然完全掌握了,山姆比那些歹徒還更嚇到我。我想,他不是CIA特工,就只能是外星人了。

如何脫身?

在歐洲硬碰硬的搶劫機會不大,最多趁不注意搶了就跑,或是拉扯。

既然我們已經有防備,我方兩男一女,對方兩個男人,我不認為對方會動手。畢竟求財的都想要輕易得手,若有失手的風險,夠專業的應該找別的下手對象。

何況山姆疑似是 CIA 情報員(甚至有可能是更強的外星人),山姆的女性朋友手臂也比我粗,應該沒有處於劣勢。

果然我們兩組人默默地互看,對方也發覺沒希望,下車直到對方走遠離開視線,我跟 Sam 才分開走回各自的旅館,結束這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