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有位朋友跑去當志工,是一個照顧流浪毛小孩的單位。我半開玩笑的說,在臺灣的流浪毛小孩問題就像核四一樣,永遠無解。日前甚至淪為選戰議題,候選人關心的只是能爭取到多少選票,能幫多少毛小孩爭取生命權力的核心問題,反而是其次。

碰巧,這位朋友熟知政治圈的運作方式,深知這件事絕對不能靠公部門來解決。

所以他打算靠自己的力量,讓照顧流浪毛小孩的單位能成為社會企業,除了要讓毛小孩能有健康環境與建立商業模式之外,更要讓許多孩子能來這裡上一堂生命教育課,教孩子學會照顧與陪伴以及培養「用認養取代購買」的觀念。

是啊,從小就沒有一堂課叫我們要去關心流浪毛小孩,它比較像是選修課,可有可無,遇到麻煩再解決。所以,當小孩子看到小動物,就像著了魔,嘴巴上說會照顧一輩子,後來變成一下子,最後毛小孩只好去流浪。

人類一生都在解決人類所製造出的麻煩,從這就可略知一二。

然而,突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旅行好像也是一堂生命教育課」,我花了整整一年來修課,但最後的成績只達及格邊緣,這可能也是社會邊緣人的宿命吧。

當下,我試圖把人生倒帶,找尋關於旅行的線索,似乎喜歡旅行的原因都和學校沒關係。但如果說因為討厭讀書而導致渴望旅行,那學校肯定脫不了關係。

倘若問我上大學什麼課最重要,早就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但問我年輕人該培養什麼樣的重要能力,我會說是「旅行力」,因為這堂課可以培養探索世界的廣度和仗量內心世界的可能。

我認為歐洲人是近代最看重旅行力的民族,在十九世紀的前半個世紀,英國人處於不斷移動的階段,旅行甚至成了他們約定俗成的教育一環。

我在越南旅行時,認識一位來自法國的女生,她在家鄉餐廳當服務生,存了一筆錢後就跑出來,她只是想要單純看世界,並沒有懷抱多偉大的理想。

這位法國女生,可能只想看看小時候手指地球儀的那個國家長什麼樣子,她也許會在餐廳當一輩子的服務生,同時也可能走完世界一圈,這不正是一種自我教育嗎?

如果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算成功,那花一輩子專心看一個世界,可稱得上是浪漫的成功。

生命是一趟旅行,旅行是一堂生命必修課。你準備好要選課了嗎?

 

planning route

更多藍白拖的旅行小宇宙:

別尋著別人的足跡去旅行!走自己的路,去嘗試、去跌倒、去經歷,人生才會精采!

旅行是人生的催胎劑,離開舒適圈才能讓你更強壯

學生不該被歸類於社會的任何部分,你們是思考的漫遊者,晴空的流雲,是心之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