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故事

青年旅舍是個小小聯合國,我們用友情照亮了戈壁的夜空

旅行住在 Hostel 的好處,就是會認識很多陌生人,尤其是在多人房,三不五時就會跟室友聊起來,或是在客廳或廚房,都會和旅友聊聊彼此的經歷、生活和想法。 在蒙古的Hostel,很多人都是從莫斯科坐西伯利亞鐵路往東,一路到貝加爾湖待個幾天,再坐鐵路抵達蒙古,之後繼續往北京前進,也有人反向操作。 只是到了九月,北方漸漸走入冬季,在這個時間點,大家多是計劃由北往南,以規避西伯利亞急凍的冬天。 遙想三年前在雅庫茨克,當時三月,是冬天的尾巴,氣溫還是攝氏 -35,室外待個 10~20 分鐘,就要走進室內回溫一下,正冬平均約為攝氏 -50,對大多外國人來說,西伯利亞的冬天過於殘酷。 在烏蘭巴托 Hostel 認識的夥伴們,莫名其妙就成為了七天戈壁行的夥伴,A 是美國護士,旅行途中很照顧大家,藥物和各種裝備相當齊全,路上一直被我們戲稱小雜貨店和藥房。 B 和 P 是情侶檔,一路從歐洲出發旅行三個月了,接下來還要繼續前進中國和中南美洲,B 不知聽誰說在蒙古就是要喝伏特加,在車上和蒙古包總是拿出包包中的上好伏特加,開玩笑地慫恿大家喝一口。(不得不說蒙古伏特加便宜又還滿順口的)   護士、律師、社工、導遊;德國、波蘭、美國、台灣,大家都來自不同領域不同國家,卻都相當隨和,也很願意接納不同的想法和意見,意外地相當合拍。 我們因為緣分在異地相遇,生命交錯在蒙古,七天旅程結束,生命再度錯開,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再度相遇,亦或蒙古是唯一一次的相遇,我真的不知道。 但我很確定的是,我們沒有浪費在一起的一分一秒,真誠相待和享受相伴的時光,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待在 Hostel 的原因,與陌生人相識、陪伴,從陌生人變為朋友。   每當夜色降臨於戈壁沙漠,總是會被問: 「今天要不要一起拍星空?」 團員們晚上都興致勃勃地拿出相機,走進黑夜中想要抓住黑暗中的無數光點,可是所謂的同儕壓力似乎對我沒什麼效,尤其是第一天就染上風寒的我,每當夜色降臨,只想要鑽進溫暖的睡袋去找周老先生下棋。 很顯然德國情侶和護士小姐都沒有拍星空的經驗,第一天拍了幾個小時都沒有滿意的作品,不知為何他們似乎覺得我很專業,向我請教相關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