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意猶未盡的心情,再次打開 Google Map,準備往山頂上的摩爾城堡 (Castle of the Moors) 前進,打起精神要爬山了!

看看手機上的路線,抬頭,那條路上,觀光撘巴士,呼呼一台接著一台,目測一路向上就是九彎十八拐,還要跟這些噴廢氣的大怪物爭道,在心裡浮現一個小人兒跪下來大呼「NO!」的畫面。

秉著旅人的直覺,深信這樣的觀光路線安排肯定是不合理的,一條路前前後後逛了逛,看到一個釘在石牆上的小箭頭,上面寫著往 Moorish Castle(確切到底是用哪一個語言寫的,已經記不清了),和大巴士前進的方向完全相反。

稍微猶豫了一下,因為道路無人,「會不會是標示牌被動過了?」,巴士繼續在不遠處爬坡轉彎處氣喘如牛,心念一轉,前方無人大概是因為大部分的遊客都不想爬山吧?!下定決心,往箭頭指示方向前進。

緩緩的上坡,而我的血糖,卻是往下陡坡,瘋狂往下衝,內心大喊不妙,腳步反射動作繼續往前一步一步邁開,眼光瘋狂搜尋有沒有路邊小販,「沒有!沒有!沒…有…!……耶!!??」。

是個小旅館

邊走邊東張西望,左手邊出現一個小入口,「餐廳嗎?」,不是,是小旅館,「但是旅館通常會有廚房吧,畢竟 B&B 至少都要提供早餐的吧,就算早餐剩下的食材隨便幫弄一弄,我也是別無所求了。

有一小段窄梯,安靜得不可思議,大巴士似乎是另外一個世界的東西,內心不是很確定,前方是否真的會有旅館的工作人員給我飯吃。

旅館充滿藝術氣質,相當有「個性」,但是一個人都沒有,我就一邊呼喊,一邊到處亂竄,還不忘拍照。

旅館充滿藝術氣質
旅館充滿藝術氣質

就在我把「屋子」裡能探頭的地方都轉了一圈,有點失望地想放棄,繼續餓肚子爬山,跟自己的意志力拼了的時候,一位第一眼讓我有點呆愣的先生走出來。

讓我愣住的原因是因為,我沒有料到會是一個幾乎是亞洲面孔的人出現在我面前,然後,另外一個圍著圍裙、膚色深刻的先生也走了出來,他們看著我,兩個人成了旅途中段站的小插曲,在在提醒我,刻板印象是多麼不應該存在和可怕的東西。

聽到我需要找吃了,他們有點為難,因為廚房沒有什麼食材了,我急忙解釋,「真的,什麼都可以,我真的快餓昏了」,第一位先生說,「那煎肉片的帕尼尼 (Panini) 可以嗎?我們可以再給你薯片。」

「煎肉片」,心裡皺了一下眉頭,聽起來就是平時我總覺得肉味太重不敢吃的東西,然而,將餓昏之人是沒有挑剔的權利的,我馬上連聲道謝。

他要我隨意坐坐,連同圍裙先生往很可能是廚房的方向去了;而我,哪坐得住(快餓昏的人就不能安分點嗎?),住屋對面有一個小花園,看起來就是很有趣的樣子。

到處都有畫布,原來,他們還安排畫圖課給小朋友,這麼有趣的旅館,讓我忍不住很想下一次有機會來住住。

到處都有畫布
到處都有畫布

 

有著那麼一點亞洲人面孔的先生拿了一個塑膠提袋出來,遞給我,裡頭有兩個小牛皮紙袋,平時裝食物那種,一個是帕尼尼,煎肉片的油脂已經滲出紙袋,油滋滋,另外一袋是薯片,另外一種油滋滋的方式,內心想著:「我的救星」。

付了錢,道過謝,準備轉頭離開,亞洲先生問我是不是要去摩爾城堡,「是的」。

他為我指了一條「散步步道」(trekking path,不知道要怎麼翻譯最好,因為,這段路,絕對不是「散步」),還叮嚀說,走一小段路後,你會看到一個花園小鐵門,如果門關著,你就直接開門進去,繼續走就好了,那是一個已經廢棄的莊園,是很棒的通往城堡的選擇,風景很漂亮;再次道過謝,出發。

一走出亞洲先生的視線範圍,我馬上從紙袋裡拉出帕尼尼,狼吞虎嚥起來,肉味?,太餓了,感覺不到,然後,又把整包薯片吃了,才有復活的感覺。

沿途的步行路線,大部分還算好走,有一些還鋪了水泥,有一些是碎石,但是也有幾小段路要踩著大石頭沿途而上;大約走了一半,抵達莊園的主建築,看了看地圖,這個地方叫做 “Villa Sassetti”。

圖片來源:www.parquesdesintra.pt)莊園的空拍圖
圖片來源:www.parquesdesintra.pt)莊園的空拍圖

這個莊園在網路上的資料少的可憐,雖然也是世界遺產之一,在各個旅遊推薦行程上幾乎被忽略跳過;這條從山下市區通往城堡的步行道,是在 2015 年在莊園和周圍的植栽整修維護完畢才開放的,真的是有心一步一步拜訪這個城市的人才會看到。

莊園和建築之間聯通的步道
莊園和建築之間聯通的步道

這個莊園本來是一位酒店大亨的夏日度假屋,Sassetti 就是第一任主人的姓,之後易主幾次,跟其他古蹟比起來,就是「普通人家」的住所。

不過,當拜訪完整個城市,再回頭看看這個建築,默默地覺得它的風格有點從山下,承下起上,沒有資料證明我的這個想法,心裡自己覺得就是了。

日晷儀和半山腰眺望的風景
日晷儀和半山腰眺望的風景

走過這一段,山路開始變陡,也沒有人為整修過的便利,踩著大石頭跟樹根,身體前傾小心上行。

 

⾝後
⾝後
眼前
眼前
⼤約再走了⼗五、⼆十分鐘,終於似乎進入城堡的主要佔地⾯積
⼤約再走了⼗五、⼆十分鐘,終於似乎進入城堡的主要佔地⾯積
要進城哪有那麼容易,連⾨口都讓人抬頭仰望,脖⼦酸
要進城哪有那麼容易,連⾨口都讓人抬頭仰望,脖⼦酸

摩爾城堡,建於西元八至九世紀之間,是屬於 Muslim Iberia 伊比利亞穆斯林(阿拉伯人),在十一世紀初,巴巴里人 (Berber) 伊斯蘭政權 (Almoravid Dynasty) 興起,入侵並佔領了利比亞穆斯林在西班牙南部的主要城市。

後者為了保護自己的領土,將城堡給讓渡給基督教政權 (Christian King, Alfonso VI of Leon and Castile,領土位於伊比利半島北方,鄰接 Sintra 北邊),企圖爭取戰略上的支持;可惜,這個聯盟策略並沒有很成功,很快地這塊領土就給Almoravid 王國,然而,這個王國也沒有威武太久。

十二世紀初,上面提到的 Alfonso 的外孫,也叫做 Alfonso (Alfonso Henriques),打敗了伊斯蘭政權,摩爾城堡正式易主,成為基督教政權的領土。

歷史悠長,易主多次的城堡,唯一不變的大抵就是這粗糙、無數大石堆砌而成的城牆;塔上飄盪的旗子,也不再是邊界領土的宣示,多是給遊客觀賞拍照留念的象徵意義了吧。

歷史悠長,易主多次的城堡
歷史悠長,易主多次的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