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酒的人來說,這裡大概是比一星略好但是很貴的地方,但是對於酒鬼來說,這裡絕對是超超三星的所在。

義大利文 Enoteca 本來就是酒坊的意思,老闆開店以來,所有賺的錢全部拿去買酒,四十多年下來,酒藏過四千種,近九萬瓶,世界名莊的絕版酒,在他們的地下酒藏室隨腳就踢到。

從一開始,他們便以賣單杯的名莊酒崛起,而為了發揮名莊酒的特色,菜色就是設計來配酒的,簡單一句話,就是下酒菜來著,只不過是搭配的是變化細膩,層次多變的名莊酒。

一進餐廳,這米其林三星的架勢十分明顯,服務生親切有禮,跟英國系的客氣又不太一樣,第一個嚇到我的是他們居然有水單,要氣泡水,還可以選氣泡強度,大小跟產地。

服務生原來推薦了西班牙的水,不過人在義大利還是選了義大利的水,這水確實非常好喝,也算開了一次眼界。

再來還可以在三種氣泡酒裡面選迎賓酒,挑了一杯紅氣泡,開始翻著比聖經還大本的酒單,這架勢之前在 Waterside Inn 也見過。

不過這裡連 Wine Pairing 也有四種選擇,一個比一個離譜,最後連 Petrus 71 年都出現了,把這種酒拿來上單杯搭餐,有夠大氣,客氣地選了入門的六杯酒,拿熱毛巾擦一下手,準備大快朵頤。

先來一道招待菜,脆皮鯖魚,鱒魚卵,野生水芹,調味用了雞油底的美乃滋,鮮酸爽口來放對 Coche-Dury 的村名酒,一口就飄上天,再來是炸鱈魚球,旁邊的酒醋洋蔥非常搶戲。

脆皮鯖魚
脆皮鯖魚
炸鱈魚球
炸鱈魚球

這兩道先看手法,食材自然沒話說,材料的搭配不複雜,但是處理的基本功很實在,是古典派的義大利菜。

麵包上來是涼的,但是口感咬勁非常到位,前幾天在瑞典的 Vollmers,他們上的麵包號稱百年老麵,跟這麵包一比,還要遜色三分。

然後來了 Marc Colin et Fils 2015 Chassagne-Montracht ,搭配的是鐵板燒干貝鮪魚子,搭配醃漬烤菊苣葉,淡鹹微苦輕酸襯出干貝的鮮甜,確實是 Chardonnay 的好匹配。

鐵板燒干貝鮪魚子
鐵板燒干貝鮪魚子

下一道也搭同一款酒,義大利水餃,內餡是捲心菜跟烤過的 Riccota,上面撒了魚子醬,用蘋果泥混著鯡魚白子做醬汁,味道豐盈平衡,順著 Chardonnay 的餘韻一直延伸,優雅迷人。

在搭配 Chambolle-Musigny 的朝鮮薊小蝸牛炒螺旋麵之中,紮紮實實地表現了這以餐搭酒的特質,單吃的時候雖然好味,但是醬汁明顯過鹹,還以為這號稱三星級的餐廳也失手了,一口愛侶園下去,鹹味間的鮮跟酒體的陰柔甜美直接地釋放出來。

帶點硬的螺旋麵咬勁十足,每一口都攪和著這美妙的混成風味,一開始喝的快了,麵還有三分一的時候,酒已經快見底,侍酒師二話不說直接加上,一路吃喝,不知今夕何夕。

義大利水餃
義大利水餃
朝鮮薊小蝸牛炒螺旋麵
朝鮮薊小蝸牛炒螺旋麵

後面上主菜了,烤小牛肉搭菊苣根,肉分兩層,上層鍍著焦化的巴薩米克醋,下層的肉相對多汁,口感有別,風味各異。

這時下一支酒也來了,是 Stephon Ricci 特供給這餐廳的,桌上的兩隻酒分搭上下層,頗有同中求異的樂趣。

經典的烤乳豬上場,也是兩個部位,這乳豬也是名農莊,Mora Ramognola 專供的,脆皮嫩肉微筋之間層次與滋味變化豐富,出名的西班牙乳豬與之相比,單調的矮了一截,酒的入口柔順細緻,飄飄然托著乳豬的風味變化,讓人加多了三分酒意。

烤小牛肉搭菊苣根
烤小牛肉搭菊苣根
烤乳豬
烤乳豬

酒足飯飽買完單,記起來 Vollmers 的侍酒師特地交代要去看酒藏,那一排 Henri Jeyer 只是個目瞪口呆的起點。

驚人的酒藏
驚人的酒藏

後來去 Montalcino 看酒莊,亮出他們家名頭,人人以禮相待,勢力不可言喻,離開富麗的餐廳門口,在春夜的微寒醺醺地走過 San Groce 教堂,記起西班牙也有一家以酒坊為名的餐廳,看來也該去拜訪一下了。

更多米其林美食:

[哥本哈根] Geranium:位於足球場樓上的米其林三星

[哥本哈根] Relæ:新派北歐菜入門,前往世界第一餐廳朝聖前的開胃菜

[倫敦] Sketch Lecture Room & Library:美不勝收,全世界最不適合一個人來吃的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