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一篇朋友的泰山遊記,回去翻了我以前的照片,赫然發現我是整整六年前去爬的泰山。

那時去大連出差,偷了一個週末先飛到濟南,再坐車轉泰安,準備征服這座同時列為自然以及文化雙重世界遺產的五嶽之首。

年輕人嘛,當然要夜登看日出,上網查了時間,日出是六點二十左右,聽說一般人登頂要五小時,所以至少一點半就要抵達登山口。但我睡過頭,三點多才從旅舍急急忙忙出發,到了登山口時,大概只剩兩個半小時就日出了。

我那時心裡想:「一般人要五小時,雖然林北不是一般人,但兩個半小時好像還是有點拼,看來是來不及了……」轉念又想:「幹,不拼拼看怎麼知道!」

我深吸一口氣,展開輕功拾級而上,因為三月初的泰山還冷得很,人不算太多,我爬得很順暢,過了一個多小時,看看位置,還真的讓我走了一大半!

於是我精神一振,也不停下來休息了,左手拿著蘋果(對,又是我最愛的蘋果),右手拎著水壺,一邊行動一邊補給,經過一些小店時,老闆總是拿著偌大的熱水壺對我吆喝:「小伙子,來不及啦!坐下來歇會兒,吃碗麵吧!」

還真有些人已經坐在店裡的板凳,熱呼呼地吃起泡麵來了,我別過頭去,心裡想:這些人在搞什麼?明明快到了啊!繼續往上爬,雖然有些許抽筋跡象,但還撐得住!

過了南天門後,溫度驟降,風勢也忽然大了起來,難怪一堆人在出租軍用大風衣。我看看表,還來得及!於是我不作停留,直奔最高的玉皇頂,終於在早上 6 點 06 分登頂,歷時2小時37分!離日出還有十幾分鐘的時間,我成功了!

有一千六百多階的十八盤
有一千六百多階的十八盤
冰雪覆蓋的泰山
冰雪覆蓋的泰山

但我才站在風中 10 秒鐘,就覺得不對勁了──這未免也太冷了吧!強風不斷把我的體溫迅速帶走,我不斷在空地繞圈圈跑動,但還是越來越冷,冷得我頭都快炸了,我這輩子從來沒這麼冷過!我實在太小看這座海拔只有區區一千五百公尺的山了!

這時候我聽見有人叫我:「小夥子,過來這裡!」我轉頭一看,一個穿著紅色風衣的大叔站在一個角落。「來這裡,風吹不到。」我趕緊站了過去,還真的沒風了。

「山頂冷得很,你穿這樣,不行。」
「是啊,山腳下明明還好,山頂怎麼冷成這樣,現在都三月了。」
「泰山就是這個樣子的。」他看看表:「日出時間快到了。」

我向四周不斷張望,根本就是白茫茫的一片,一點日出的跡象都沒有啊。又等了二十幾分鐘,才依稀看到太陽的輪廓,已經高掛在半空中了。

「就這樣子了吧,下山囉。」

泰山的日出
泰山的日出
我和紅衣大哥
我和紅衣大哥

於是我們拍了幾張照,就慢步走下山了。這位大叔還有事,直接快步下山,我則是慢慢欣賞剛剛急行軍沒看到的景色。這大概是最多古人留下「某某某到此一遊」的景點了吧,從歷代帝王到文人墨客,無不想在這裡留下一筆,當然也有一些沒公德心的遊客,在某些地方也留下他們的傑作。

我不禁想,或許幾千年過後,這些現代人的塗鴉,會不會也變成歷史遺跡被珍藏起來了?

醉心石
醉心石
到處都是古人的題字
到處都是古人的題字
一堆石碑
一堆石碑

下山很快,一個多小時就走完了,回青年旅舍補了個眠。至於之後和兩個旅舍遇到的曲阜師範學院的小女生吃飯,然後去參觀她們學校和女生宿舍,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遠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