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半夜三點來到約定地點,柏林一個無人煙的巨大停車場,屬於城市中的邊緣地帶。撇開周圍冷僻不說,如果這是個設局,那真的是沒人可以求救。